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159【军事化办学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“立正!”

    “向左转!”

    “向后转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声口号从操场传来,学生们正在进行队列训练,时不时还有人摔倒,歪七扭八的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冯庸大学不仅有大学部(学费全免),还有中学部(相当于高中,学费减半)和小学部(相当于初中,全额学费)。因为学生数量不足,一些教员也没抵达学校,因此暂时还未正式开学。

    但许多学生却已经来了,冯庸把他们安排在宿舍住下,先不上课,而是每日进行军事化训练。

    “嗡嗡嗡!”

    突然天空中传来巨大的噪音,学生们下意识抬头观看,有人指着头顶大喊:“飞,是飞!”

    开飞的当然是冯庸,这货实在忍不住痒,不但自己开,还把周赫煊也请上去,说是要带周赫煊兜风。

    周赫煊活了两辈子,还是第一次坐飞兜风,也算开了洋荤。

    “哟呵!”

    冯庸把飞飞得很低,故意围着操场盘旋,兴奋地朝操场上的学生招。

    好吧,这破战斗,虽然号称当今世界最先进的型号,但座位两侧连块玻璃都没有,周赫煊被冷风灌得眼睛都睁不开——他没戴航空眼镜。

    “飞,咱们自己的飞!”

    学生们轰动了,也顾不上队列,追赶着飞大声叫嚷。

    台上的教官正是马匪侯七,他此刻脸黑如锅底,大喝道:“都给我回来!回来!”

    可低空飞行的飞噪声太大,加上学生们处于兴奋欢呼状态,他吼了半天也毫无作用。

    “妈拉个巴子!”侯七掏出配枪,对着天上连连扣动扳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学生们终于安静下来,诧异地看着他们的教官。

    侯七生气道:“全体都有,围着操场跑十圈,跑不完的今天不许吃饭!”

    有的学生立即奔跑,有的学生却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侯七跳下高台,直接用枪指着一个学生的脑袋:“违抗军令者,一律枪毙!”

    那学生直接吓尿了,连忙说:“侯教官,我跑,我跑,你把枪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们,都给我跑。”侯七瞪着原地不动的学生说。

    学生当中还有十二三岁的小屁孩儿(小学部),哪里见过这种阵仗?顿时一个个吓得不敢吱声,围着操场埋头疯跑,生怕那活阎王真的开枪。

    侯七跟着学生一起跑,边跑边说:“都给我听着,这里不仅是学校,还是军营。谁要是不尊军令,我让他竖着进来,横着出去!”

    冯庸大学真是个军营,里面的军事训练,比许多军阀部队都要严格。而且还会安排各种实弹演练,按照学生们各自的天赋,今后还能开大炮和飞,冯庸这厮甚至打主意弄几辆坦克进来。

    周赫煊抬掌按眉,做出猴哥远眺的姿势,眯眼瞅着操场上的情形说:“冯校长,你这是练精兵呢?”

    冯庸臭屁道:“奉天有东大营、北大营,以后我这冯庸大学,就是奉天的西大营。别说学生,就连学校看大门的,都是上过战场的老兵。日本鬼子要是敢来,我叫他们一个都回不了老家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五哥豪……咳咳。”周赫煊张嘴大笑,结果被冷风灌得直咳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赫煊和张乐怡两人,一直在冯庸大学住了大半个月。

    其实在8月8号那天,学校就已经开校了,但学生和教员数量都不够,所以正式开学日期一拖再拖。

    由于冯庸在《申报》上打了招生广告,免费读理工科的口号,着实吸引来不少贫寒学子。别说东三省,就连南方的一些学生,都借钱凑路费赶来奉天。

    民国大学虽多,但理工专业却少见,冯庸此举对国家建设大有好处。

    直等到九月初,大学部的学生勉强凑够150人,冯庸决定不再等了,终于宣布开学。这是为了照顾周赫煊,历史上,冯庸大学的开学日期足足推迟到10月份。

    这天早晨,全校师生职工加起来200多人,全部汇聚于操场。

    冯庸做为校长登台训话,他说:

    “老师们,同学们,我捐出了300多万银元办学,我不心疼。为啥?因为这些都是不义之财,我老冯家做了很多坏事,赚的都是昧良心的钱。这钱烫啊,我不敢拿,不花干净我睡不着觉……

    中国现在内忧外患,主要原因是工业落后,想要改造混乱的社会,就得发展民族工业,培养大量的工业人才。工业兴国,先育人才。你们以后从这里毕业,就是全中国最顶尖的工业人才。学成之后,不要只想着个人,还要报效国家,回馈社会。只有人人出力,国家才能振兴!

    凡我学校师生,需遵守三纲、八德、八正。何为三纲?即工业救国、男女平等、教育均等。何为八德?即孝、悌、忠、信、礼、义、廉、耻。何为八正?即正行、正业、正思、正言、正视、正听、正德、正容。

    还有,不论学生和老师,每天都要进行军事训练。如今日本人虎视眈眈,我们必须居安思危。吾辈唯有奋力猛进,严训青年,准备国际大战,以收回我丧失之领土主权,才能求得我国家之独立自由!”

    台下大部分都是贫寒学子,他们对国家的苦难感受最深。冯庸一番话讲出来,说得学生们热血沸腾,扯开嗓子奋力嘶吼——

    “冯校长说得好!”

    “收回领土,独立自由!”

    “工业救国,振兴国家!”

    “精忠报国,死而后已!”

    “打倒军阀,再造华夏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咦,好像混进来什么奇怪的东西?

    冯庸对学生们的反应很满意,他抬示意大家安静,笑着说道:“今天,我特地请来了著名学者周赫煊先生,现在就让在周先生上台讲几句。大家,热烈欢迎!”

    周赫煊缓步走上高台,还没开口说话,操场里就响起热烈掌声。许多后排学生踮起脚尖张望,就跟围观珍惜动物一样,想把周赫煊的相貌看个清楚。

    “真是周先生,他竟然也来了!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会留在这里做老师吗?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切,你连周先生都不知道,还读什么书?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,把《我有一个梦想》再讲一遍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台下轰然嘈杂,看来周赫煊在学生圈子里确实很有名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