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168【编教材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上午开完校务会议,周赫煊下午又接受钟观光的邀请,到学校各科系和图书馆、实验室、标本室视察。

    一路走马观花,周赫煊啥都没说。其实他觉得北大文科太多,理工科专业太少,明显偏得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但没办法,如今全中国的大学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文科便宜啊,有老师有课本就能搞定。理工科却很麻烦,各种实验太花钱,一些高级科学仪器设备也奇缺。理工科的学生想要更进一步,那就必须留学,待在国内完全没法搞研究。

    来到物理系时,物理系主任李书华介绍道:“物理系去年有七位教授和讲师,不过由于各种原因,今年只剩下三位了,其中还包括我这个系主任。”

    “教得过来吗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“勉强还能应付,”李书华笑道,“每位老师至少同时教五门课,比如我,就教《数学原理》、《普通物理》、《物理光学》、《电动力学》、《理论力学》和《专门物理实验》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听着感觉有点难过,这都是些值得敬佩的老师。

    像李书华他们这种理工科教授,又不能写文章和外出演讲赚钱,每月只靠教师薪水度日。在动不动就拖欠几个月工资的情况下,他们很多连吃饭都要找人借钱,却还能坚持同时教授数门课程。

    他们如果去南方的话,随随便便就能改善生活。之所以留着不走,是因为责任在身,舍不得抛弃自己的学生。

    此时正值下课,周赫煊走到教室里,随翻开一本《气体中的电流及电子论》教材。他惊讶的发现,这本书居然是全英文的,不由问道:“北大物理系都是英文教材?”

    李书华回答说:“有一部分中文教材,不过也是照章翻译的。”

    “学生们用英文教材上课,不会有沟通障碍吧?”周赫煊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沟通障碍并不存在,读工科的学生,会英文是基础中的基础,”李书华说:“就是有些教材里的内容和体系,跟咱们中国的实际情况不符,特别是在联系生活生产及实验的部分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问:“只是北大如此,还是全中国的大学都是这样?”

    李书华解释道:“全国都是这样,理工科教材都是英文教材当家,中文教材为辅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皱眉道:“有没有想过,咱们自己编一套理工科教材?”

    “想过啊,谁不想?”李书华无奈地笑道,“可惜工程量太大,必须要有政府组织和推广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政府是顾不上了,不过可以联系清华那边,由清华、北大两所学校组建‘中国教材编撰小组’。教授们利用课余时间,结合中国的实情,编出咱们中国的理工科教材。这些教材编好后,我来负责做推广,由北大出部出印刷。至于编者的稿费,可以一次性结清,也可以按照按照印刷量计算税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好,”李书华喜道,“若是能把教材编出来,中国所有的工科学生都能受益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你先去联系理工科的老师吧,愿意编教材的把名字报上来,我明天就到清华走一趟。咱们慢慢来,先编物理教材,以后再弄化学、地质、械等科目。”

    李书华立即行动,把周赫煊的想法一说,其他几位物理老师全都同意。他们白天课程太多,根本抽不出时间来,编教材的活只能晚上赶工。

    隔天上午,周赫煊来到清华学堂,连梁启超这些老朋友都来不及拜会,直接前往清华物理系。

    一个不到30岁的英俊青年接待了他,此人正是清华物理系主任、中国近代物理学奠基人之一叶企孙。

    叶企孙西装革履,梳着二八偏分发型,亲自冲茶道:“周先生,久仰大名,想不到你会来我这里做客。”

    “有些唐突了,不事先打招呼就来。”周赫煊歉意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这里又不是官府衙门,哪需要事先通报。”叶企孙开玩笑说。

    周赫煊随即道明来意:“叶教授,是这样的。鉴于中国物理教材,大多使用英文本,教学不甚方便。所以我就想编一套符合中国实情的教本,北大能力不足,希望能与清华合作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好事啊,”叶企孙喜道,但又为难地说,“实不相瞒,清华的物理老师只有几位,恐怕帮不上什么大忙。”

    清华物理系是去年成立的,师资力量奇缺。除了叶企孙这个物理系主任外,只有一位教授(梅贻琦),两位讲师(赵忠尧、郑衍芬)和一位助教(施汝为),比北大那边还惨。北大物理系虽然只剩下三个老师,但却全是教授级别。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不碍事的,人多力量大,只要肯帮忙就好。而且我也不能让大家白出力,编教材是有稿费的,希望孙教授能够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此事我当然支持,请周先生放心。”叶企孙满口答应道。

    叶企孙也是位神人,身为清华物理系创始人、中国近代物理学奠基人之一,他不但精通物理,而且学贯中西,从小苦学天文历法和四书五经,还拿到了哈佛大学的哲学博士学位。

    在清华百年校史上,叶企孙和潘光旦、陈寅恪、梅贻琦并称为四大哲人。

    周赫煊这次在北大待了五天,帮着把北大出部改为北大出社,又参加了北大科研部的成立大会,最后牵头清华、北大两校合作成立“中国大学教材编撰小组。”

    时间虽短,周赫煊却觉得格外充实,比他在天津做报纸写文章有意义得多。

    这些工作都需要钱,周赫煊以个人名义,垫付了1000大洋给“教材编撰小组”,用于教授们的日常联络以及预支稿费。又捐了2000大洋给北大科研部,他们购置材料和进行试验都需要花钱。

    至于北大出社,暂时不用周赫煊给钱。北大有自己的“学生银行”,学生银行里的钱,足够北大出社前期开支。

    等把事情全部搞定,周赫煊才有空去拜会北平的朋友,然后又跟章太炎一起去见大名鼎鼎的辜鸿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