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169【古怪的老头儿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周赫煊很喜欢结交民国时期的名人大师,跟崇拜没关系,仅仅是好奇而已。就像一个外国人到了四川,必定要去看看熊猫,到了京城,一定要游览长城和故宫。

    但辜鸿铭让他很失望。

    这是个垂垂老矣的糟老头子,一身布鞋长衫,拄着拐杖,脑后拖着小辫子,身体瘦弱得风都能吹倒。眨眼望去,不似什么大师,反倒像个前清遗老。

    “辜兄,好久不见!”章太炎抱拳笑道。

    辜鸿铭老眼昏花,盯着章太炎看了一阵才说:“是你啊,不会是来找我借钱的吧?”

    章太炎毫不客气地说:“就我们俩的交情,顶多值两块钱,还不够路费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”辜鸿铭用拐杖指着周赫煊,“这是你儿子?”

    章太炎介绍说:“我一个忘年交小友,叫周赫煊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过,假洋鬼子嘛,在上海登报卖新式内衣,”辜鸿铭劈头盖脸就开始教训,“你说你,西洋的内衣有什么好?我们中国的肚兜才最妙,罩着那丁香小乳,盈盈一握,岂不美哉!还搞什么大奶奶主义,要那么大做什么,女人又不是奶牛!”

    周赫煊哭笑不得,辩解道:“提倡大奶奶主义,是为了宣传放胸。束胸实乃中国陋习,残害女性身体健康,因此造成很多疾病。”

    “妖言惑众,”辜鸿铭吹胡子瞪眼说,“谁说束胸残害身体?中国女子历来束胸,也没见危害了民族繁衍。西方的先进是应该学习,但小脚和小乳,都是我中华独有之审美。宣传放脚和放胸者,都是些愚蠢之辈,舍本而逐末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瞬间无语,没有再聊下去的兴趣,当即反驳说:“辜先生那么喜欢小脚,怎么不自己折断脚趾缠一个?”

    辜鸿铭说着他的大道理:“中国文化源自《易经》,易讲阴阳。男人为阳刚,自然要有阳刚之气,怎么言缠脚?女子阴柔,所以才要缠脚和束胸。小乳为阴,提倡大奶奶,就是阴阳颠倒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对辜鸿铭原有的好奇和敬佩,此刻已经消耗殆尽。他毫不客气地翘着二郎腿,喝着茶吊儿郎当地说:“辜先生,你去过敦煌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辜鸿铭道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去过敦煌,就会发现壁画中的女子,一个个都有大奶奶,”周赫煊笑问,“唐朝的时候,中国不讲阴阳吗?怎么唐时女子,就没有束胸呢?”

    辜鸿铭瞬间语塞,强词夺理道:“唐朝的时候,中国的文化和风俗尚不完美,是到了明清两朝,中华文化才至真至美的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被雷得说不出话来,辜鸿铭在他心中的光辉形象瞬间破碎。

    辜鸿铭确实很牛,能言善辩,通晓多国语言。但他的很多想法极为奇葩,就拿宪法来说,辜鸿铭反对中国立宪法。他的理由是:第一,中华民族是一个拥有廉耻感,拥有高度道德标准的民族;第二,中国政治赖以建立的基础不是功利,而是道德。所以中国没有也不需要成文宪法,因为中国人拥有道德宪法。

    几年前搞新文化运动时,辜鸿铭还喷过胡适,把文言文比作高雅英语,把白话文比作通俗英语,说白话文运动时文化倒退。胡适回应道,通俗英语比高雅英语更能为大众接受,现在中国90%的人不识字,就是因为文言文太难学。

    然后辜鸿铭就开始诡辩了,说你们这群留学生,现在之所以有那么高地位,还得感谢那90%的文盲。他们要是都识字,就要和你们这些人抢饭碗了。

    辜鸿铭这话虽有道理,但明显是转移话题,属于诡辩的范畴。

    此君喜欢诡辩,而且经常诡辩,但如果遇到明白人,他的诡辩就相当于笑话。

    就拿诡辩的宗师公孙龙来说,他的“白马非马”,一旦遇到善辨之士,瞬间就要被拆穿。

    比如可以这样来反驳白马非马论:

    “男人是不是人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男人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白马非马,那按你的理论,男人也非人。所以,你还是人吗?”

    周赫煊摇摇头,起身说道:“话不投半句多,辜先生,我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好不送。”辜鸿铭也懒得跟周赫煊废话。他早就因为放胸之事对周赫煊不满,更对周赫煊当北大校长感到不高兴(辜鸿铭是蔡元培的铁杆拥护者,认为蔡元培才有资格当北大校长),所以初次见面就不给好脸色。

    “可惜,可惜。”章太炎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辜鸿铭问:“有什么可惜的?”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你们见面会大吵一架,”章太炎惋惜道,“居然没吵起来,无好戏可看,自然要感到可惜。”

    好嘛,这老家伙也不怀好意,存着歹心要看热闹呢。

    辜鸿铭不屑道:“一个黄口小儿,有什么好吵的?”

    “明诚且稍等,”章太炎喊住周赫煊,又问辜鸿铭,“你读过他的《大国崛起》吗?”

    辜鸿铭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章太炎这才抱拳道:“你或许可以先找来读一下,告辞!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辜鸿铭挥道。

    章太炎与周赫煊联袂而去,等走出辜家大门,他才笑道:“有何感想?”

    周赫煊没好气道:“说好听点叫狂生,说难听点叫老贼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你还真不客气。”章太炎大笑。

    “可惜没要到墨宝。”周赫煊耸耸鼻子。

    却说辜鸿铭在家中,赶走两位访客后也暗自叹息。他几年前死了心爱的日本小妾,最近正妻又病逝,晚景颇为凄凉孤独,而政治上更是失意。

    前两个月辜鸿铭回国,日本人推荐他去给张作霖当顾问,辜鸿铭兴冲冲地就去了,打算辅佐张大帅统一中国。

    结果张作霖根本看不起他,语气尖酸地问:“你能干啥?”

    辜鸿铭愣是没反应过来,怔怔地看着张作霖,最后气得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坐在家里翻了会儿《论语》,辜鸿铭闲得蛋疼,便拄着拐杖出门,喊了辆黄包车直奔书店。

    “有《大国崛起》没有?”辜鸿铭问老板。

    书店老板瞅了瞅他脑后的小辫子,笑道:“《大国崛起》当然有,不然我开什么书店?”

    辜鸿铭说:“还不快拿来!”

    书店老板立即去取书,双捧着递给辜鸿铭。

    辜鸿铭拿到书后,没有付钱,也没有离开,而是说:“快端凳子来啊,你懂不懂敬老?难道让我一大把年纪了站着看书!”

    书店老板狂汗:“老先生,本店只能短暂翻阅,不可以在店中读书。”

    辜鸿铭顶了一句说:“我不先看内容,怎么知道值不值得买?饭馆吃饭,还要先吃了再给钱。”

    书店老板无言以对,只能搬来一张凳子,不再理会这个奇怪的老头儿。

    辜鸿铭坐在书店中,优哉游哉地抽着烟,还让老板给他泡了碗茶,这才翻开《大国崛起》细细品读。

    一直看到晚上天黑,书店老板提醒说:“老先生,我要关门打烊了,你明天再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天黑了?”辜鸿铭看着外边漆黑一片,恼怒道,“你这人真是,天黑了都不知道叫我吃饭,我说怎么饿得慌。”

    书店老板苦笑道:“得,我请你吃碗面吧。”

    辜鸿铭拿出购书钱,拍在老板里就走,回家对女佣道:“快把饭端来,饿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去书房,认认真真写下拜帖,交给仆人说:“把帖子送去北大,交给那里姓周的校长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住在北大的接待宿舍里,快晚上十点才收到辜鸿铭的拜帖,看完之后哭笑不得。帖子是用文言文写的,大致内容是:白天的事我不跟你计较,今天看了你的书,写得还行。明天请在北大备好茶水饮食,我要找你聊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