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200【访谈节目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一辆轿车在中华广播公司门口停下。

    “夫人,到地方了。”司提醒说。

    后座斜躺着的,是个胖乎乎的中年妇女,正是那天在百货公司呵斥华人巡捕的贵妇。

    她叫宋慧群,天津布商李宗义的正房太太。

    李宗义属于暴发户,更是个妻管严,三天两头被老婆呵斥,连姨太太都不管娶,只能悄悄的蓄养外室。

    宋慧群挪动肥屁股下车,一提包,一摇着团扇,那扇面还没她的脸盘子大。

    就在宋慧群踏步进入小洋楼时,突然又来了一辆黄包车。车上坐着个健壮女人,五官还算端正,就是显得太壮了,膀子有男人的小腿那么粗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什么,那健壮女人的腰上,居然别着一把长刀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都走到电梯口,宋慧群神经比较大条,开口就问:“大妹子,你这刀是用来砍人的?”

    健壮女人答道:“为仇人准备的,时刻带在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仇?”宋慧群又问。

    “杀父之仇。”健壮女人说。

    “女中豪杰啊!”宋慧群竖起大拇指,稀罕道,“我平时就爱看武侠小说,这还是第一次遇到女侠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对方答道:“施剑翘。”

    宋慧群问:“你也是来广播公司,录那什么访谈节目的?”

    “是,”施剑翘道,“那天我用刀背拍晕了一个华捕,还去巡捕房做了笔录,不知怎么广播公司就找到了我。”

    宋慧群像个男人般哈哈大笑:“厉害厉害,我都是用包来砸,你居然用刀背。大妹子,你是不是会武功啊?以后咱们多走动走动,教我几招真功夫。”

    施剑翘摇头说:“我只练过几套粗浅的拳法。”

    “谦虚,哈哈,谦虚,我知道的,武林高一般都这样。”宋慧群哈哈笑道,这位夫人看来已经中了武侠小说的毒。

    两个女人一见如故,说说笑笑来到楼上,很快被请进会客室里。

    屋内已经有人,周赫煊正在法学家黄右昌聊天。

    黄右昌年纪不大,却绝对算是个天才。他3岁能识千字,5岁能做对联,12岁考取秀才,17岁便中了举人,这在科举腐败的晚清极为恐怖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”宋慧群发出杠铃般的笑声,摇着团扇说,“周先生,我是你的小说迷,今天总算见到活人了!”

    周赫煊狂汗:“你好你好。”

    施剑翘随即抱拳道:“周先生好。”

    “施小姐好。”周赫煊说话的时候,忍不住多看了施剑翘几眼。

    施剑翘在后世太有名了,王家卫的电影《一代宗师》,女主角宫二就是以她为原形。

    历史上,威风赫赫的大军阀孙传芳,最终也死在这个女人上。

    起因是孙传芳杀了施剑翘的父亲,而且暴尸三日。

    施剑翘原名施谷兰,忧愤于杀父之仇不得报,她作诗“翘首望明月,拔剑问青天”。遂改名剑翘,立志要为父报仇,她隐忍策划十年之久,甚至后来把自己两个孩子都取名叫佥刃和羽尧。

    行刺成功那年,孙传芳已经退居天津当寓公,装模作样的吃斋念佛。

    某次在佛教圣地居士林听法时,孙传芳突然后脑勺中枪,随即下意识的回头看去,第二颗子弹打入他的眉骨,第三颗子弹打进脊骨里。

    三枪,枪枪致命,证明施剑翘的枪法是极好的。

    施剑翘解下佩刀,放于随可及的地方,坐在沙发上不说话。

    宋慧群则颇为积极地问:“周先生,你说的那个啥节目,到底咋弄啊?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就当成随便聊天即可,不过到时候,你不能随便插话,免得广播出来显得太吵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明白,我这个人话少,你放心。”宋慧群哈哈笑道。

    大概闲坐半个钟头,张乐怡进来说:“周大哥,可以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袁三儿飞快地喝完稀粥,抄起一张小板凳就往外跑。当他来到巷口的杂货铺时,店外已经坐满了人,一个个傻乐着听广告。

    “瓜子儿,谁要瓜子儿?边吃瓜子儿,边听广播,保你一宿都乐呵。”货郎守在旁边大声喊。

    有个听众不耐烦说:“去去去,别吵着我们听广播。”

    货郎小声笑道:“各位爷慢慢听,我的瓜子儿摊就在旁边,想吃就举个。”

    袁三儿没理会货郎,而是问身边的熟人:“虎子,今天是哪个说相声?”

    “我咋知道?”虎子说完,便一脸傻笑地看着收音。

    收音摆在店门外的台阶上,杂货铺老板笑眯眯的守在旁边,有人进店买东西他才会站起来。

    等广告结束,众人脸上都露出笑容。按照往常的习惯,马上就要播相声了。

    但今天似乎有些不同,只听收音里传出男人的声音:“听众朋友们,大家好,现在是《晚七点闲话》时间,我是主持人周赫煊。在节目开播前,我想向诸位说声抱歉,相声节目以后会推迟半个小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,咋不是相声?”

    “这要把我们涮着玩儿啊。”

    “别吵吵,大善人周先生亲自给你播节目,你们瞎闹等什么?”

    “对对,快听周先生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收音里还在继续:“今天我们要聊的话题,跟前几天的中原游艺场开业风波有关。在此,我们专门请到北大法律系主任、清华法学教授黄右昌先生。黄教授你好,跟听众朋友们打声招呼吧。”

    “各位朋友大家好,我是黄右昌。”黄右昌的声音很平和。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大家可能对黄教授还不太熟悉,我来介绍一下吧。黄教授是晚清神童,12岁考取秀才,17岁中举人,23岁留学归国参加戊申部试,一举夺魁。如果科举没废除,那也是位状元爷。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说笑了,我可不敢称状元。”黄右昌谦虚道。

    两人的对话,让收音前的听众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袁三儿乐道:“嚯,今天可运气好,前清的状元爷都来录广播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废话,先听状元爷怎么说。”旁人立马呵斥。

    周赫煊又说:“另外,我们还请到当天的几位当事人和目击者。大家都打一下招呼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来,我先来,我叫宋慧群,那天我在百货公司买东西,我看得清清楚楚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,具体情况稍后再说,施小姐该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好,我叫施剑翘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卢有福,是中原公司的职员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我先麻烦卢先生,请你把那天事情的经过再复述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在卖东西,有位太太看中了法国进口的皮包。那些华人巡捕有七个,站在柜台前边聊天儿,我当时也没在意。等我回过头来的时候,就看到他们在偷皮鞋,是最高档的洋货皮鞋。我就拦着他们,让他们付钱,结果他们就把我推倒了。我的同事过来帮忙,他们就打人,还冲天上开了一枪……”

    “宋女士,说说你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不让我说话,我都快憋死了。我当时逛了楼顶花园下来,就看到那帮兔崽子打人,打人就不提了,居然还说什么‘穿着这制服,就代表日本天皇’。日本人多可恶啊,这些狗x的华捕,好好的中国人不当,偏要去做日本人的狗。我就气不过了,抓住他们领头的,就让他们赔礼道歉。嘿,小兔崽子还不肯,差点我给推翻了。幸好老娘马步站得稳,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,宋女士您先歇会儿,让施小姐说说当时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什么好说的,就是看华人巡捕欺负店员,我就冲过去帮忙,抽刀打晕了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那卢先生,你能说一下后续情况吗?”

    “那些打人的巡捕屁事没有,事后又跑来中原公司撒野,还调戏我们的女店员。我们去告诉经理,经理让我们安分点,谁再惹事就开除谁。大前天我下班的时候,突然就被巡捕给抓了,硬要说我偷了东西。我整天都待在百货公司,哪有时间偷东西啊?明白着是要报复我。他们把我抓到巡捕房,二话不说就绑起来毒打,整整关了三天,只给我一碗水喝。把我都饿晕了,才拖着我扔在路边上。幸好有好心人帮忙,不然我连命都没了。等我回到百货公司,经理说我偷东西,脚不干净,又无故旷工三天,就把我开除了。我发誓,我真没偷东西啊,谁偷东西谁全家死绝。我就想不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很好,我们已经了解整个事件经过。下面有请黄教授,请用法学的角度来分析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了解,中原百货公司找日本领署抗诉过,日本领署也受理了,这些都是符合法律流程的。但让我想不明白的是,为什么日本领署不处罚涉嫌偷窃、伤人、滋事和无故在公开场合开枪的华人巡捕。根据租界法律,就算是巡捕,也不能随意开枪。如果违反这项规定,那最轻的处罚也是开除警职。再来说伤人滋事,据我了解,百货公司被砸毁数个柜台,损失在1000元以上,数位店员被打伤,还有一位顾客被流弹所伤,那些巡捕并未赔偿,也未受到任何处罚,这都是违反租界法律的。日本领署更是没有报知租界法庭,更未依法审理此案。只私自关了涉案人员几天禁闭,就全部无罪释放,这简直就是在践踏法律。如果我是法官,这些涉案巡捕至少要羁押一个月以上,并且赔偿相关损失。至于开除职务,那是巡捕房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聊完此次事件,周赫煊开始带节奏,说起全国各地租界的巡捕违法事件。

    黄右昌还比较理性,宋慧群就显得十分激动了,把自己这些年见到的一桩桩丑事都讲出来。什么贪污渎职、坑蒙拐骗、敲诈勒索……说着说着就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收音前的听众,明显被宋慧群鼓动起来。

    袁三儿这个修鞋匠,平日里唯唯诺诺,见到打怪贵人连屁都不敢放。但他此时却义愤填膺,嚷嚷道:“洋人都是混蛋,给洋人做狗的更混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混蛋?那是汉奸!”虎子气道。

    “对,就是汉奸。你没听那些华人巡捕说的吗?他们穿上制服,就是代表日本天皇。”

    “天杀的日本人,都是他妈王八蛋!”

    “中原公司也不是好东西,人家那个姓卢的帮他们抓到小偷。他们不但不奖励,还把人给开除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这世道,就没个讲道理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啊,就该让北伐军早点打到天津来,把那些洋人都杀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洋人的狗,全部杀个遍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