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201【电声杂文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广播电台在平津地区发展极快,短短时日,收音用户已经接近2000。而且许多收音是全家在听,至于公共场合,一台收音甚至有几十上百人听,把胡同街巷堵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周赫煊的《晚七点闲话》栏目,至少有上万观众听到,所取得的效果非常恐怖。

    这不同于报纸,就算不识字的底层百姓,也能听得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那些喜欢嚼舌根子的妇人们,见面就聊华捕打人事件,把这当成可以炫耀的谈资,说得是眉飞色舞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吗?那些华人巡捕偷东西还打人,关几天就放了,还把店员绑进巡捕房毒打!”

    “有这种事?他婶儿,你从哪儿听到的?”

    “广播呗。我跟你说啊,我们胡同口有台广播,可有意思了,评书、相声、京戏,啥都有。还能听到西洋曲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稀奇了,改天我也要去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么口口相传,收音、广播和华捕打人,成为最近北平、天津两地的热门词汇。你要是对这些不了解,出门都不好意思跟人说话。

    而被周赫煊挑起的华捕作恶话题,也成了舆论焦点。

    各大报纸纷纷对此展开讨论,华捕嘛,华人巡捕,反正又不是洋人,骂了也就骂了,无所谓得罪谁。所以好多报纸都敞开了骂,痛斥各地华捕的可恶行径,也呼吁各国租界惩治华捕为恶的现象。

    如今北方地区可是有上千的南方间谍、政工人员,这些家伙趁煽风点火,说北洋政府就是洋人养的狗。北洋政府存在一天,老百姓就要受欺负,只有等北伐军杀过来,才能赶走军阀和洋人,大家都过上好日子。

    在随后的几天里,华捕伤人事件已经闹得街知巷闻,日本天津总领事馆收到好几百封抗议信,天津学生更是组织了小规模游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日租界,总领事馆外。

    上百学生举着标语,拉着横幅,站在路边愤怒地高喊口号:

    “严惩凶,还我公道!”

    “不开除伤人华捕,誓不罢休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有田八郎脸色阴沉,站在窗后看着下面的情形。

    秘书突然敲门禀报道:“大人,巡捕房警务总监酒井先生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进来。”有田八郎拉上窗帘。

    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子推门而入,正是日租界巡捕房警务总监酒井次郎。他走到有田八郎面前低头说:“总领事大人,属下来迟了。”

    有田八郎沉声讽刺道:“酒井君,你是白痴吗?”

    “嗨。”酒井次郎弯腰立正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是不是白痴?”有田八郎的声调高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嗨!”酒井次郎又弯腰少许。

    有田八郎指着外面:“你看看,那都是你惹出来的。几个支那巡捕而已,为什么不开除掉?”

    酒井次郎辩解说:“就算是华人巡捕,也是日租界的华人巡捕。如果因为偷几双皮鞋,打伤几个支那人就要开除他们,我大日本帝国颜面何存?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真是白痴。”有田八郎气急而笑。

    酒井次郎又说:“这些学生不成气候的,他们三天两头搞游行,闹两天自己就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些报纸呢?”

    有田八郎抓起办公桌上的一沓报纸,狠狠地扔在酒井次郎脸上,怒道:“你知不知道,这件事让总领事馆有多丢脸?昨晚的舞会上,英国总领事还拿这件事来嘲笑我!”

    酒井次郎沉默片刻,低声说:“有田大人,如果我们做出妥协的话,会被人认为是软弱。我们不能因为一点点舆论,就被支那人牵着鼻子走。”

    “八嘎!”有田八郎被顶撞得更加生气,“你懂不懂什么叫外交?你懂不懂什么叫国际形象?马上滚回去,把这件事给我解决掉!我不想再听任何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嗨!”酒井次郎满肚子腹诽。回到巡捕房后,他把华捕的头头叫来一顿臭骂。

    第二天,巡捕房公开登报表态,宣布开除那七个闹事的华捕,并且今后会严格招收巡捕,有劣迹前科的不予聘用。

    其他租界也展开行动,把名声最坏的那批华捕全部开除——当然,开除的都是些小喽啰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老百姓也拍称赞,把这当成为民除害的大好事。

    周赫煊的一档广播节目,居然真搞出这么大动静,让日本领事馆方面都做出妥协。

    时人评价道:“广播一物,为西洋之先进产品。其舆论价值,不输于报刊、杂志,易为不识字民众接受。周赫煊先生开创广播时评先河,每周邀请文化名人、曲艺名角或市井小民做嘉宾,畅谈当下社会诸多现象,可谓‘电声杂文’也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也是无语,他搞的那个叫《晚七点闲话》的访谈节目,居然被称为“电声杂文”,受到知识分子和草根百姓的一致追捧。

    好些听众现在都不关心相声和京剧了,每天晚上就等着听周赫煊瞎扯淡。

    聊的也不仅仅是社会现象,国外趣谈、名人轶事、历史事件、学术科普……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比如周赫煊就请孟小冬聊了戏坛秘闻,请恰好来北方讲学的徐志摩讲诗歌创作。最轰动的有两次,一次是请文绣谈皇宫生活,一次是请袁克文谈大总统袁世凯。

    那真是听者云集,就连讨厌周赫煊的遗老遗少们,都一边骂一边听,生怕听漏了哪段。

    最廉价的矿石收音只要25元,工薪阶级咬咬牙,也是能买得起的。至于月薪几百元的大学教授,那更是小意思,嗯,北大教授是例外,咱就不提他们了。

    甚至有一些大学、中学,还特地购买收音,供学生们在课余时间收听。

    物理系的学生们更猛,找废旧材料自制器,音质效果有的比正牌商店货还好。

    短短月余时间,广播和收音用户猛增,广告费自然也跟着上涨,电台勉强能够维持收支平衡。

    转眼就到了五月,北伐军已经攻入山东。而日本人为保自己在山东和东北的利益,不顾国际法悍然出兵,以保护侨民为名,派兵进驻济南、青岛及胶济铁路沿线。

    五三惨案就要发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