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202【迫不及待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井上医院,问诊室。

    三井次郎脖子上挂着一幅听诊器,翻开桌子上的病历本问:“你今天来我这里,是有什么发现?”

    廖雅泉说:“我上次在周赫煊的房间里,找到一个保险箱。保险箱中有一个奇怪的盒子,一条钻石项链,以及一只patek_philippe牌的西洋表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些?”三井次郎把信息在病历本上记下。

    廖雅泉又说:“项链和西洋表都非常精美,不是随随便便都能买到的普通货色。另外,最奇怪的是那个小盒子,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做成的。背面有两行字符组合,一行是iphone7,一行是designed_by_apple_in_california_assembled_in_china,最下方还有几个不明其意的符号。”

    “iphone7?”三井次郎皱眉道,“这个英文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廖雅泉说:“我翻遍了英文词典,也找不到这个单词。我猜想iphone应该是一个组织团体,而那个‘7’,则表示周赫煊在组织里的编号。”

    “嗯,很有可能,”三井次郎说,“那designed_by_apple_in_california_assembled_in_china又是什么意思呢?”

    廖雅泉分析道:“这个神秘组织,是在加州一个跟苹果有关的地方成立的。或许是因为遇到什么意外,又或是带着什么任务,这个组织又在中国重组,或者是组织成员在中国汇集。”

    “你带来的情报很重要,我会通知本部,让他们派人去加州调查,”三井次郎赞赏说,继而问道,“周赫煊平时有什么奇怪的地方?”

    廖雅泉道:“他的生活方式很简单,平时在广播公司或者报馆工作,下班后就待在家中写文章,周末有空则去乡谊俱乐部消闲。唯一可疑的是,他在俱乐部里经常跟西洋人交往。我猜测,俱乐部里肯定有给他传递情报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跟俱乐部的哪些人走得最近?”三井次郎问道。

    廖雅泉说:“有法国驻津总领事埃尔韦·雅克·赛泽尔,美国海军陆战旅准将梅斯德利·达林顿·巴特勒,俱乐部酒保劳尔·伯特。这三个人,跟周赫煊聊天的次数最多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”三井次郎思索道,“那个神秘组织,应该有欧美鬼畜的高层参与,否则不可能得到帝国的密情报。”

    廖雅泉又说:“周赫煊那本《枪炮、细菌与钢铁》,我有反复研究过,里面的各种资料数据极难获得。而周赫煊在写这本书的时候,根本没有翻阅任何资料,他是凭记忆写出来的。此人的头脑极其可怕,不知道里面都装着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他的关系进展得如何?”三井次郎问。

    廖雅泉说:“我经常暗示爱慕他,但他却装作不知道,刻意回避我的亲近。”

    “他对你起疑心了吗?”三井次郎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,”廖雅泉说,“当我第二次去打开保险箱时,里面的东西都不见了。表他自己戴着,项链送给了未婚妻,这两样东西应该无关紧要。但最重要的神秘小盒子,却消失得无影无踪,他可能藏到了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三井次郎说:“周赫煊曾说,他是美国洪门成员。总部派情报人员去调查了美国致公党,但致公党的所有堂口,都说没有周赫煊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廖雅泉猜测道:“会不会是洪门的秘密构?”

    “似乎也有这个可能,”三井次郎说,“你加紧对周赫煊的引诱,如果能成为他的枕边人,说不定就可以得到更多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努力的。”廖雅泉说。

    三井次郎挥挥:“去吧,小心行事。这个周赫煊值得长期调查,不要太着急。”

    廖雅泉没有立即离开日租界,而是去百货公司买了些东西,才慢悠悠返回周赫煊家中。

    《晚七点闲话》这个访谈节目,周赫煊本来想每天一播。但由于请名人做访谈太费钱,而且内容策划也需要时间,所以只能每周六播出。

    今天正是周末,周赫煊下午去帮孙永浩做媒,往女方家里跑了一趟。

    女方的父亲只是木匠,见到周先生亲自登门,顿觉脸上有光,笑呵呵地便答应了亲事。双方准备请算命先生挑日子,只等下聘和正式结婚了。

    刚回到家中,张乐怡就问:“成了吗?”

    周赫煊还没回答,孙永浩便乐不可支地说:“成了,成了,明天就去找算命的挑日子。”

    廖雅泉在旁笑道:“永浩哥,你可要多谢周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呵呵。”孙永浩一个劲儿地傻笑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周赫煊坐在书房迷思苦想,久久不能动笔。

    张乐怡进来问道:“遇到什么难事儿了?”

    “《狗官》的结局我拿捏不准,”周赫煊解释说,“男主人公被当兵的剥皮吃掉,如果在这个地方完结,那么小说的整体结构就更完整。如果醒来发现是一场大梦,然后改过自新想做好人,却被同僚排挤诬陷而死,这个结局又更讽刺有利。你说该哪个结局好?”

    张乐怡笑着说:“这有什么好为难的,两个结局都写啊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一愣,顿时笑了:“这主意好。前面一个做为正式结局,后面的内容当做外传连载。”

    “你慢慢写吧,我回婉容那里了。今天逛街热出一身汗,得洗个澡才舒服,”张乐怡说,“宵夜我热在锅里,待会儿你自己端来吃。”

    “乐怡,你对我真好!”周赫煊起身将张乐怡抱住。

    他正待要亲,张乐怡却连忙推开:“别抱了,今天出了好多汗,黏糊糊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有汗也是美人香汗。”周赫煊笑道。

    张乐怡心头甜丝丝的,啐道:“惯会说这种话来哄我,真是上了你的当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道:“南北战事就该结束了,过段时间我就去庐山拜访伯父,把咱们的婚事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北伐确实要结束了。

    张宗昌、褚玉璞去年连遭重创,剩下的部队战斗力低得可怜。孙传芳倒还有些精锐,可无奈遇到两个猪队友,在张、褚二人不断溃败的影响下,孙部也只能跟着后撤。

    张作霖的奉军嫡系特别厉害,直接把阎锡山赶回山西,又掉头过来把冯玉祥打得落花流水,甚至将冯玉祥主力包围。常凯申连忙改变作战计划,调阎锡山向正太路方向出击,打算抄截奉军后路。

    奉军怕后路被断,连忙撤围后退,冯玉祥、阎锡山趁发起大反攻。

    如今山东的北伐军已经占领济南,河北方向的北伐军兵指石家庄,北平、天津两地就要快成为前线了。

    张乐怡怀着愉悦的心情离开,心思全在未来的婚事上。高兴之余,她又难免忐忑不安,怕父亲对此会坚决反对。

    夜晚,廖雅泉偷偷抹黑起床,钻进周赫煊的卧室。

    这位女间谍已经等不及了,打定主意要将周赫煊拿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