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222【变天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张作霖这一辈子,不知经历了多少次暗杀。

    十多年前,日本人就暗杀过他,用榴弹炸得他满巷子逃窜。

    两年以前,苏联人也暗杀过他。把地雷埋进了张作霖的官邸,但是被提前发现拆除。参与暗杀的苏联特工,也在第一时间被苏联政府声明为白匪。

    不管是苏联,还是日本,都发了狠要除掉张作霖。

    后世有俄国历史学家普罗霍罗夫,就认为张作霖之死是苏联所为。是苏联嫁祸给日本,日本关东军为了挑起战争,居然一口承认了。

    当然,史学界的主流观点,还是觉得日本人是真凶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杀的,反正张作霖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张作霖早就感觉这趟有危险,再加上张学良的提醒,他首先放出消息说6月3日出发。接着,张作霖又把日期推迟到6号,在迷惑日本间谍的同时,于4号偷偷乘火车离京。

    嘣……

    皇姑屯一声爆炸,张作霖重伤濒死。

    张作霖无论哪天离开,等待他的都是死亡,因为日本人对他的行踪了若指掌。

    事实上,就连张学良都不知道父亲哪天走的,但日本人却很清楚,可见消息是从张作霖身边的亲随处传出。

    究竟谁是奸细?

    有人说,是川岛芳子冒充天宝班的戏子,以同班姐妹身份接近张作霖六姨太,从而获得张作霖具体出发时间。

    但此说法站不住脚,以张作霖的警,这种事情不可能让六姨太知道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张作霖故意在火车的10号车厢,写上贵宾字样,自己却坐入8号车厢,也是为了迷惑日本间谍。

    可爆炸的时候,炸弹分秒不差地炸毁8号车厢,其他车厢则受损并不严重。六姨太当时就坐在10号车厢中,仅仅只受了些轻伤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张作霖坐在哪节车厢,几分几秒经过炸弹安放地点,这些早就被日本人掌握了——也有人认为,是日籍顾问町野武泄密,但町野武坐到天津就下车了,不可能知道张作霖具体在哪节车厢。

    究竟张作霖身边谁是奸细?

    这属于一桩历史悬案。

    被炸成重伤的张作霖,被护卫队送去医院,当天上午便不治身亡。

    张学良那时正在率领奉军后撤,得到父亲死亡的消息后,他没有立刻返回奉天,而是先稳住上的部队。张学良与杨宇霆一起,率奉军第三、四方面军团,撤至滦州一带,同时密令奉天方面封锁张作霖的死讯。

    在稳定军心后,张学良怕自己也被日本人暗杀,于是乔装成一个伙夫,秘密乘火车只身返回东北。

    奉天督署参谋长臧式毅(后成汉奸),以及奉天省长莫德惠等人,在后续行动中表现得极为老辣。他们首先宣称张作霖正在救治当中,把日本人都给骗了,接着又以张作霖的名义,任命还没回东北的张学良为代理奉天督办,自然而然地完成东北的权利交接。

    直到张学良回东北三天后,把方方面面都稳固下来,才终于对外公开张作霖的死讯。

    日本人企图通过暗杀张作霖,在东北激发一场大的事变,从而以平乱(保护侨民)为借口,堂而皇之的出兵占领东北。

    可他们的计划落空了,虽然成功把张作霖杀死,但东三省却没有乱。

    日本人有些懵逼,因为张作霖遇刺事件闹得太大,不仅中国舆论哗然,连英美法苏等国都极为关注,向日本政府施加了巨大的国际外交压力。

    日本政府里的那些“反战派”(准确地说是蚕食派),趁大肆攻击主战派,在天皇面前闹得不可开交。日本天皇事先对此毫不知情,都是关东军自作主张搞出来的,现在闹成这样也气得不轻,把相关人员叫来大骂一通,并对外宣布要严惩凶。

    当然,严惩凶只是个笑话,当不得真。

    反正因为张学良的妥善处置,让日本关东军计划失败,东北终于保住暂时的和平。

    关东军一计不成,又生一计。

    他们频繁在东北制造事端,并且秘密联系杨宇霆,打算扶植杨宇霆跟张学良对着干。

    杨宇霆脑瓜子还算比较清醒,三番五次婉拒日本人的“好意”。不过他的野心却在不断膨胀,虽然没有明目张胆造反,却逐渐骄傲自大,认为自己是东北的功臣,渐渐不把张学良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这就有了张学良猜银元正反面,来决定是否杀杨宇霆的笑谈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后话,属于明年发生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北伐军方面。

    在张作霖遇刺的第五天,阎锡山就兵不血刃地攻占北平,继而又接收了天津。

    天津终于换天了。

    直隶省现在改叫河北省,直隶省府天津变成天津特别市,南桂馨出任天津市市长,傅作义担任天津警备司令。

    天津现在的父母官南桂馨,可不是什么普通角色。

    此人科举不成、读大学不成、留学不成,不怎么喜欢读书,但为人敏果敢,擅长“纵横之术”。

    北伐期间,南桂馨一直住在北平,做为阎锡山的全权代表。他结交奉系、直系、皖系、西北军、南方革命军,甚至是日本人,跟各方都极为亲密,却又保持着相对距离。

    以至于,阎锡山成为所有势力拉拢的对象,从最开始就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天津百姓算是有福气了,新任市长南桂馨是个能做事、敢做事的主政官,警备司令傅作义又清廉正派,总算不用每天担惊受怕过日子。

    南桂馨当上天津市长后,隔日就去拜会了梁启超。

    嗯,这两人年轻的时候,一个是革命党,一个是保皇派,曾经打过架。

    准确地说,是南桂馨把梁启超打了一顿,这次拜访也算老朋友见面,聊天气氛还算融洽。

    让周赫煊无语的是,李寿民突然跑来找他辞职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要去给傅作义当秘书?”周赫煊惊讶道。

    李寿民有些得意的笑道:“朋友推荐的。傅司令主动召见我,他见我文笔出众、书法优美,当场就决定聘我做秘书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狂汗,李寿民一走,他又得自己回去主管《大众》副刊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