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223【美国脑残粉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周赫煊最近事情太多,《大众》副刊需要他操心,广播电台需要他兼顾。甚至连北大那边,都发来电报说:“现在都国民政府了,校长你快去要银子吧,老师们还等着发工资呢。”

    诸事缠身,以至于周赫煊搬家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   张乐怡如今管理着广播电台,廖雅泉基本接任秘书职务,她拿着电报纸进来:“周大哥,国民政府大学院发来电报,邀请你下月底去南京参加会议。”

    南京国民政府在北伐期间,仿照法国制度,没有设立教育部,而是叫做大学院。

    大学院长相当于教育部长,下设教育行政委员会(9人),委员们共同商讨国家教育事务。

    如今的大学院长正是蔡元培,他之所以邀请周赫煊开会,是因为周赫煊乃北洋教育部参事,同时还是北大校长。

    周赫煊这个破校长,他是不准备继续当的,烦心事太多,干脆还给蒋梦麟算了。

    上午十点。

    周赫煊正在审阅《大众》副刊稿件,哈雷特·阿班突然前来拜访。

    “周,你猜得太准了!”阿班见面惊叹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猜得准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哈雷特·阿班佩服地说:“你在山东时说,日本人会暗杀张作霖,而且就是在他退回东北的途中。居然真被你猜中了!”

    周赫煊道:“这不难猜,从济南事件,就能看到日本人真实意图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这个非常困难,”哈雷特·阿班问,“你那本《菊与刀》写完了吗?我迫不及待地想看后面的内容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好笑道:“你这次来天津,就是专门找我要书稿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”哈雷特·阿班笑道,“常凯申、李宗仁、冯玉祥等高级将领,马上就要来天津了,我在这里等着采访他们。”

    (注:冯玉祥并未随行,7月份才会动身北上。)

    “哦,那正好,我也有事想找常校长谈谈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一起去吧,”哈雷特·阿班道,“对了,你的《菊与刀》呢,到底写完没有?”

    周赫煊从抽屉里拿出一本书,递给阿班说:“这是《菊与刀》的样书,正式出还得等下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噢,太棒了!”

    哈雷特·阿班翘着二郎腿,坐在周赫煊办公室就读起来,还说道:“你忙你的,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无奈地笑了笑,继续审阅稿子。

    而远在大洋彼岸的美国,这天的《纽约时报》头,却是做的张作霖专题。大题目叫《一位中国地方实力派被暗杀——关于日本人的野心》,下面还细分了各种小标题,将张作霖遇害的前因后果都详细讲述,最后的内容居然跟周赫煊有关。

    哈雷特·阿班在报道的最后写道:

    “我在中国的山东,遇到了一位东方著名学者,他叫周赫煊。相信喜欢研究历史的美国人,应该对这位周先生很熟悉,他就是《大国崛起》的作者。周最近还写了两本书,一本叫《枪炮、细菌与钢铁》,是关于人类历史学的;另一本叫《菊与刀》,是日本民族性研究书籍。

    我跟周在山东有过一番交谈,他从济南事件得出惊人的结论,说只要张作霖退回东北,途中必然遭遇日本人的暗杀。当时我不以为然,可就在前些天,张作霖的死讯让我惊呆了……周先生不仅是为学者,更是个预言家。他的预言并非基于神秘学,而是经过科学的研究和分析。他在《大国崛起》中还预言美国即将爆发经济危,但愿他这次会出错吧。关于周的详细实际,请下转第六……”

    《纽约时报》的第六,有半个面都是周赫煊专题。

    一份美国报纸,如此浓墨重彩地报道中国新闻,也只有哈雷特·阿班有这个能耐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专题的大标题叫《辜鸿铭第二》,好吧,或许是因为美国人更熟悉辜鸿铭,阿班在报道新闻时,居然将周赫煊比喻为“第二个辜鸿铭”。

    新闻分别讲述了周赫煊的身世经历,又详细阐述了他的学术和文学成就,最后把周赫煊在天津和山东赈济灾民的善举讲出来,对他进行了高度的赞扬和评价。

    《纽约时报》此时的销量,高达35万份,就连美国高层政客都每日必读。

    这篇新闻专题一发出来,再度让周赫煊扬名,许多美国人都对他有了良好印象。

    在美国卖得不好的《神女》,也被出商趁弄出来炒作,可惜反响还是不怎么热烈。

    事实上,自从《大国崛起》在美国获得小范围轰动后,出商就顺势推出了《神女》。结果很糟糕,4个月累计销量不足1万,算上校对、编辑、印刷、运输和宣传等费用,这本书其实是有点小亏本的。

    如今接着《纽约时报》的新闻一炒,《神女》销量总算小范围提升,累计起来快突破1万2千册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《神女》的背景是东方式的,神话也是中国独有的,再加上叙事结构和写作法太过诡异,普通美国读者特别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个别文学爱好者喜欢,而且喜欢到脑残粉的程度。

    今年普利策奖的获得者、未来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、美国民族戏剧奠基人尤金·奥尼尔,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公开表示:

    “中国的周赫煊,是继卡夫卡后最伟大的现代派文学家。他们的作品,情节支离破碎,思路不连贯,跳跃性很大,语言的象征意义极强。这或许就是《神女》在美国不受欢迎的原因,因为普通读者很难理解其中的寓意。但只要你坚持读下去,就会领略到其中的美妙,那深刻的批判、读到的见解,以及入木三分的刻画,将带你进入一个梦幻离奇的世界。在读完《神女》后,我又专门找了许多关于中国社会状况的书籍研究,然后再来读这本书,体会就更加深刻了……这是一部可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,我强烈推荐阅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