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229【南戴北周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在《菊与刀》问世的同时,好巧不巧,南方那边出了本《日本论》,两书问世的时间相差不到半个月。

    戴季陶的《日本论》,一向被视为研究日本的重要著作,日本学者认为它比《菊与刀》写得更深刻。

    毕竟,真正了解日本的,还得是中国人。

    不过《菊与刀》被周赫煊大修改后,内容已经面目全非,只保留了原作者大致的思想,连内容框架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上海。

    国富门路有一栋小洋楼,是蒋百里最近买下的。他把北平的旧居卖了7500大洋,又向兴业银行办抵押贷款,终于凑够钱在上海买了自己的房子。

    北伐刚刚开始时,常凯申、孙传芳和吴佩孚同时发出邀请,希望蒋百里能去做他们的参谋长。

    蒋百里最开始答应了吴佩孚,但他不是去做官的,而是想奉劝吴佩孚跟广州革命军合作。吴佩孚当然不会听从建议,于是蒋百里便辞职走人了。

    由于传统的节义思想作祟,蒋百里短期内不想事二主,随即拒绝常凯申和孙传芳的邀请。但他最终还是去了孙传芳那边,不是做五省联军参谋长,而是担任类似于地方警备司令的职务。

    蒋百里这些年都不愿掺和军事和政事,颇有些弃武从文的意思。他撰写的《欧洲文艺复兴史》,到了21世纪,仍旧是中国美术专业学生的重要选读书籍。未来中国历史课本中,有关文艺复兴意义的那块,基本上沿用继承了蒋百里的观点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蒋百里还参与创建了文学研究会,加入了新月社,于徐志摩交情颇深。

    两年后蒋百里入狱,徐志摩激动之下,直接扛着铺盖卷陪蒋百里坐牢——真在监狱打地铺睡了一晚上。

    自从孙传芳兵败失势后,蒋百里便处于赋闲状态,每天的主要功课便是读书看报。

    最近,蒋百里发现两本有意思书,一本叫《菊与刀》,一本叫《日本论》。

    蒋百里先是看完了《日本论》,因为这本书字数更少。

    怎么说呢?

    《日本论》在第一章就开宗明义,说中国人有研究日本问题的必要,正所谓“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”。

    书中主要论述了日本的神权、皇权、文化、武士道思想,以及国体制度、社会阶级、军国主义、明治维新、南进北进(南为东南亚、太平洋,北为朝鲜、满蒙)策略等内容。

    总的说来,戴季陶的《日本论》一书,观点客观中肯,行文平和讲理。既有对日本的批判和讽刺,也在某些地方有稍许美化,最大的优点是对日本国体构成和扩张策略分析得比较深入。

    蒋百里对《日本论》还是很赞许的,唯一让他不喜欢的是,戴季陶在字里行间,隐隐约约透出一种对日本的敬慕。

    放下《日本论》,蒋百里又开始阅读《菊与刀》,只看完开卷一段话,他就感到精神猛震。

    跟戴季陶的中正平和比起来,周赫煊的笔锋更加犀利直白。两书都是把日本视为未来之敌,但戴季陶要含蓄得多,周赫煊却根本不加以掩饰,明明白白指出日本会侵略中国。

    在讨论日本民族性上,戴季陶只用了“虚伪”一词,周赫煊却用的是“矛盾”。

    戴季陶在书中论述日本的“南进北进”策略,没有直说日本侵略中国,也没说日本要和诸国列强再发战端。周赫煊则直接指出,北进就是占据朝鲜和东北,南进就是占领台湾、东南亚和南太平洋,中日早晚得有一场全面战争,甚至把欧美诸国都要卷进去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有些观点还是相同的,比如说日本的明智之选是联合德国,以抵抗欧美和苏联。

    但在中国的选择上又截然不同,戴季陶认为中国也应联合德国,周赫煊却认为应该争取美国支持。

    蒋百里阅读到《菊与刀》中间的章节,那是对中日未来战争的假象。他越看越兴奋,忍不住想要拍案叫绝,周赫煊明确指出,日本人的国力不适合打持久战,而中国的战略纵深会把日本人拖垮。

    如果中日之间真的爆发战争,中国完全可以按照《菊与刀》的思想进行抗战。这对中国是有利的,同时也不怕日本看了此书会咋样,因为日本既然想要打仗,那根本就会无视这些细节。

    是的,无视。

    日本老谋深算的政客们,根本就不想和中国爆发国战,因为他们深知自己的劣势。

    真正挑起战争的,是那些没有脑子的军人。

    什么,首相不愿打仗?

    既然如此,为了大日本帝国的未来,首相大人,请你去死吧!

    这就是日本的下克上传统。

    蒋百里对日本人了解极深,在历史上,当中日爆发战争后,蒋百里对中国抗战极为乐观。他写的《日本人》一书当中,开篇居然在可怜日本人,认为日本自寻死路,从政治、经济、外交等多方面预言日本必败。

    蒋百里左右端详着上的两本书,再次重新阅读后,他忍不住提笔写评论文章:“近日发生的济南事件、皇姑屯事件,再度于中国掀起仇日浪潮。我们仇视一个国家,首先要对它有所了解,仇视不是目的,如何应对才是根本。所谓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。戴先生的《日本论》,以及周先生的《菊与刀》,就是当今中国对日研究的最权威著作,对日学术钻研无出其右者,可称‘南戴北周’……”

    正如蒋百里所言,济南事件和皇姑屯事件的接连爆发,导致中国民间仇日情绪高涨。

    《菊与刀》和《日本论》出后,立即受到各界进步人士的追捧,销量更是刷刷的往上飙。各大报纸、杂志的评论荐书栏目,也都大力推荐这两本书。

    周赫煊莫名其妙的,就跟戴季陶并称为“南戴北周”,被誉为日本问题研究专家。

    日本对中国是极为关注的,像《朝日新闻》这种大型报纸,每天都有关于中国的新闻。《菊与刀》和《日本论》两书,迅速流传到日本,而且还是中文原,得到日本学者的认可和赞誉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赞誉。

    至于周赫煊在《菊与刀》中对未来战争的预测,则直接被日本学者忽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