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224【再到上海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美国海军陆战队在天津集体欠账事件,发生得啼笑皆非,解决得也稀里糊涂。

    美国那边凡事都要讲程序,在正常情况下,不可能帮士兵还账。即便是美国总统,也没权利批200万银元的此种专款,一旦媒体曝光出来,美国公民肯定要炸锅。

    这样就只能靠其他段解决了——陆战队一直被堵在天津也不是个办法,多丢脸啊。

    正好目前美国在跟南京政府谈归还关税自主权的问题,两边在谈判当中愉快地达成共识。那200多万士兵欠款,就用下半年的关税银子来抵账,不够的话另想办法(南京政府出钱)。

    顺便说一句,中国的关税不自主,并非是说中国关税被洋人收取,而是中国关税的税率由洋人制定。

    在晚清时代,虽然关税不自主,但关税还是由中国人收的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在辛亥革命成功以后,北洋政府反而把关税交给洋人掌控。

    从1911年到1928年间,中国的海关关税,除去必要的海关运营费外,剩下的钱全部留在国际银行委员会(上海),由英国汇丰银行托管。这些钱专门用来支付赔款和贷款,若有剩余,才会交给中国政府。

    周赫煊怂恿洋人用中国关税整理航道,以及这次用关税帮美国兵还债,其实用的都是中国政府的钱——有没有关税剩余,每年能剩多少,全由洋人说了算。

    七月份,美国与中国正式签署《整理中美两国关税关系之条约》,成为第一个同意中国行使关税自主权的国家。

    消息传开后,举国欢腾,此举被中国报纸称为“世纪的进步”。

    自鸦片战争敲开中国国门后,1860年代中国关税主权完全沦丧,至此已有将近70年代的时间。

    这对一个国家而言,是痛彻心扉的屈辱!

    最高兴的就是那些商人了,关税自主不仅能给政府增加税收,而且还能增强民族商品的国际竞争力——此前洋商有关税减免权。

    无数国人瞬间对美国印象极佳,认为美国才是中国真正的朋友,南京政府也顺势与美国展开各项合作。

    英国人有些坐不住了,生怕自己的在华利益被美国取代,立即跟进与中国的关税谈判。紧接着,法国、德国、意大利、苏联……也纷纷表示愿意归还关税自主权。

    唯一的障碍就是日本,打死都不松口。

    南京国民政府虽然腐败专制,但说实话,比北洋政府还是要强得多,至少在外交和主权方面是这样。

    如今政府不仅在谈关税自主,而且态度非常强硬的要收回列强在华的领事裁判权,并且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,即“改订新约运动”。

    其中葡、意、日、比、西、丹六国,刚好到1928年约满。这六个国家当中,除了日本死鸭子嘴硬,其他五个国家都表示愿意废除领事裁判权,并与中国陆续签订新约。当然,这些国家以附件形式,保留了许多旧约中的不平等特权,有些换汤不换药的意思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年,南京政府又照会英法美等大国,要求废除领事裁判权。

    在英法美等国坚决不同意的情况下,中国还是陆续收回一些主权,包括废除威海卫租借地、厦门英租界、上海领事法院等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常校长还在北平跟冯玉祥、阎锡山、李宗仁分赃的时候,周赫煊终于带着张乐怡南下。他把《大众》副刊交给沈从文负责,让廖雅泉代管广播电台,自己先去南京开会,接下来准备前往庐山提亲。

    民国时候的京沪铁路,是指南京到上海的铁路。

    所以从天津南下,最方便的途径还是走海路,坐火车根本坐不通。

    七月底,东北虽然还未易帜,但到山东的救命粮道却已打通,山东百姓终于不再有钱也买不到粮食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周赫煊和张乐怡也在上海登陆。

    上海码头。

    “明诚,这边!”徐志摩使劲挥舞着臂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徐志摩这人对朋友实在够热情,轮船可没有准点一说。

    周赫煊走过去跟他握,笑道:“等很久了吧?”

    “也不久,我早晨八点来的。”徐志摩道。

    汗,快三个钟头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介绍道:“这是我未婚妻张乐怡。”

    徐志摩立即问候:“张小姐好。”

    “徐先生好。”张乐怡含蓄地笑道。

    徐志摩带着他们离开码头,帮忙把行李塞到小轿车上,热情地说:“小曼正在家里忙活,厨子今天特意准备了法式大餐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汗颜道:“志摩,你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徐志摩笑道:“你们难得来一趟,当然要好好招待。”

    众人坐车前行,在经过一条租界街道时,突然看着有20多人拿木棍,臂上带着“反日”字样的红箍子,风风火火地冲进商店。

    周赫煊惊讶地问:“那些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徐志摩笑着回应:“上海各界反对日军暴行委员会的成员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冲进商店做什么?”周赫煊不解道。

    徐志摩说:“查禁日货,凡是销售日货的商店,必须征收高额的‘救国基金’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乱来吗?”周赫煊狂汗。

    这所谓的查禁日货,自然不可能去查禁日本商店,只可能查禁销售日货的中国商店。

    等于是打着反日的幌子,欺负本国商人来敛财。

    周赫煊不由问道:“这组织是谁搞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谁,上海第一名人陈德征。”徐志摩不屑地说。

    “他啊,难怪。”周赫煊忍俊不禁地笑起来。

    陈德征还真是个大名人,被后世戏称为“民国第一伟人”。

    这家伙是真正的斗士,已经到了圣斗士的级别!

    他反(和谐)共、反日、反帝国主义、反基督教、反商会、反文化人士,逮谁喷谁,见人就咬。

    他一生当中,怼过冯玉祥,怼过宋子文,怼过虞洽卿……怼过太多人。

    就在明年,胡适这个擅长打笔仗的文人,将被陈德征写文章喷得辞职出国。喷完胡适,陈德征又掉头找鲁迅的麻烦,把鲁迅逼得躲进日本人开的书店里不敢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