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243【私心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的党争,一开始都是讲理的,甚至两党领袖还是好朋友。

    但如果两派的根本矛盾不解决,这种争斗就会扩大化,最后导致完全不分青红皂白的否定对方。

    历史上,民国教育部的“蔡李党争”闹到什么地步?

    常凯申出来协调都没办法,只能是这一届教育部长由蔡元培的人担任,下一届部长由李石曾的人担任。可还是不行,总觉得担任教育部长的那边,在工作上刻意刁难自己这一边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常凯申只得自己亲自担任教育部长,任命两派的人轮流担任副部长。

    会议结束当晚,李书华前来拜访,抱拳道:“周校长,今天开会时有些误会,还君请不要在意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看了看他中的卷轴,好笑道:“这人人都知道我的嗜好啊,石曾先生墨宝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李书华说着打开卷轴。

    上面写着两句诗:试玉要烧三日满,辨材须待七年期。

    原诗还有后面四句:周公恐惧流言日,王莽谦恭未篡时。向使当初身便死,一生真伪复谁知?

    李石曾显然是把自己比作民国教育界的周公,把外界对他的批评和攻击当做流言。他让周赫煊拭目以待,再过几年来评价他,一切用实际行动来说话。

    身为“党国四老”之一,李石曾专门写诗表明态度,已经够给周赫煊这个小辈面子了。

    主要还是周赫煊哪派都不是,而且名气还大,李石曾不想平白无故得罪他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问:“石曾先生还有什么话对我说的?”

    李书华又拿出一份名单,说道:“周校长请看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接过来瞧了两眼,发现是北平大学区内部各学院的院长名单。李石曾给周赫煊安排的职务,是北平大学院副院长,相当于后世河北(含北平、天津)教育厅副厅长。

    这算是变相的给周赫煊道歉,也是一种政治拉拢段,希望周赫煊理解并支持设立北平大学区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了笑说:“墨宝我收下,名单请拿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接受李石曾的道歉,并愿意和李石曾和解,但不支持设立北平大学区,更不想接受那个副厅长的任命。

    想想都知道,就算周赫煊答应当教育副厅长,身边和下全是李石曾的人,他屁的发言权都没有,除了按月领工资外啥都不能干,这种官当来做什么?

    李书华不解地问:“周校长,你为什么要反对教育独立?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你可以转告石曾先生,我并不反对教育独立,我反对的是盲目改革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现在是盲目改革?”李书华问道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昨天我拜会了胡适,又看了许多教育改革的相关文件,情况非常糟糕,”周赫煊苦笑着说,“诸位教育改革家们的精神,我是非常佩服的。为了策划教育改革,有的先生甚至连续几个月加班工作,每天休息只有四五个小时。这种爱国和爱教育的公心,没有人会质疑。但是呢……”

    李书华问:“但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种改革必定失败,”周赫煊分析道,“第一,教育改革内容自相矛盾。改革宗旨是教育独立,改革内容却以三民主义教育为依托。这等于是一边奉行党化教育,一边又要闹独立,岂不是自相矛盾,自己给自己设置改革阻力?第二,两个月前的全国教育大会,足足开了半个月,核心内容是讨论教育经费独立。可这教育经费怎么来?居然要求国家财政的10%到30%用于教育事业。你们又要政府出钱,而且还是那么多钱,却又不让政府来插管理,谁愿意把钱给你们?教育经费无法独立,又谈什么教育独立?第三,大学区制跟中国的国情不符。法国屁大点地盘和人口,都要划分17个大学区,而我国的一省甚至数省却只划一个大学区,将原有多所大学强行合并为一所,其规模庞大可想而知。再加上更为庞大的中小学基层教育,也归这个大学区管,你们那点人管得过来吗?行政效率必然低下!只高校合并产生的种种矛盾,就够你们头疼好几年,基层教育问题根本没法处理!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得很透彻,李书华细想之下,瞬间对教育改革的前景担忧不已。但他还是嘴硬道:“改革矛盾肯定是有的,我们必须坚定决心,才能战胜这些困难。如果教育不能独立,那管理教育的官僚很可能没读过几天书,外行指导内行,贪污腐化盛行,把教育系统弄得乌烟瘴气!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问:“你就保证教育独立后,那些当权的学者不贪污?”

    李书华支吾道:“学者终归更有底线。”

    “底线是什么?我不知道,”周赫煊不屑地说,“我只知道,江浙两省试行大学区制后,浙江大学校长是蔡元培的学生蒋梦麟,中央大学校长是张静江的侄子张乃燕,劳动大学的校长是李石曾的姻亲易培基。在中央研究院,蔡云培倚重杨杏佛为左右,而在即将设立的北平大学院,李石曾又要大肆任命亲信。他们哪个不是在任人唯亲,哪个不是在教育系统划地盘、占山头?”

    听完这话,李书华表情显得有些痛苦,他所尊敬的几位长者,竟被周赫煊赤条条地说穿本质。

    历史上,李书华是这几派当中,立场最中立和公证的,也积极地协调各派矛盾。

    因此在常凯申亲自兼任教育部长后,特地把李书华任命为教育次长,因为只有他当副部长,各派都不会表示反对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我相信立志教育改革的先生们,人人皆有一颗公心。但也人人都有私心,甚至为了公心而生私心。李宗吾先生前段时间发表了篇《社会问题之商榷》,里面有一部分就是讨论人之私心的,用力学阐述心理变化,我觉得有些道理。大学院里的那些先生们,其公心终究要因权利向心力引导为私心。”

    李书华叹了口气,抱拳道:“周校长,我会把你的话,转述给石曾先生。但他能不能听得进去,我无法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指望他能听,等北方的学校开学以后,他就知道自己的改革有多困难了。”周赫煊说道。

    教育改革的流血事件,历史上就发生在北平大学区内。

    李书华离开的时候,对周赫煊说了句:“周校长,你提及的那位李宗吾先生,此时就在南京。我前两天跟他聊过,此人的理论荒诞不堪,不可尽信。”

    “哦,李宗吾在南京,那我可得去见见。”周赫煊笑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