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255【迎回周校长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北平市政府官邸外,上千学生游行示威,高喊口号:

    “还我学堂,复我学校!”

    “教育救国,读书兴国!”

    “李石曾滚蛋,反对国立九校合并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辆小轿车远远停下,车上坐着的,正是北平市长何其巩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被学生堵住官署大门,何其巩皱眉道:“这又是在闹什么事?没听说最近有大事发生啊!”

    秘书说:“市长,要不要喊警察来驱散?”

    “胡闹!”

    何其巩批评道:“学生搞游行,肯定事出有因,先过去问清楚再说。”

    何其巩当年读书时,就是因为参加学生游行被开除的,十八岁就来北平当老师谋生,后来又做了记者。正因为自身的经历,他对学生运动持理解同情态度,不会玩什么武力镇压。

    秘书过去询问一阵,很快回来禀报说:“市长,这些都是国立九校的学生,以北大、北师大和北洋大学(天津大学和河北工业大学前身)为主。”

    何其巩一头雾水,迷糊道:“北大和北师大还好说,北洋大学可是天津的,他们跑来北平市政府闹什么?”

    秘书解释说:“南京政府宣布设立北平大学区,并将平津两地九所国立大学合而为一,改名中华大学。但中华大学的校长和副校长都还留在南京,校务无人处理,薪水无人发放,九所大学全部无法正常开课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乱七八糟的!”何其巩骂道,“让他们去大学院闹,别来市政府。”

    秘书苦笑道:“大学院(北方教育厅)还是个空壳子,里面根本就没人办公。”

    何其巩头疼地说:“教育系统都是些猪脑子,冒冒失失搞什么教育改革。这连教员工资都不发,学校无法开课,还改个屁啊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秘书问。

    何其巩想了想,发令道:“给南京政府和中央大学院拍电报,敦促他们早点解决此事,不然我这北平市长还怎么办公?”

    说实话,如果李石曾里有钱的话,他这个北平大学区说不定真能改革成功。

    可实际情况如何呢?

    莫名其妙把北大、北师大、北洋大学等九所学校合并,李石曾和李书华两人却待在南京不过来,导致新大学见不到正副校长,连个管事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些学校从六月就拖欠工资至今,别说教员,就连学校烧开水的校工都断炊了。

    如今九月份新学期开学,学生们跑来学校一看……

    尼玛,这什么情况?

    他们的学校被除名了,合并成见鬼的中华大学,老师们直接罢工不上班,找校长又找不到人,能不闹吗?

    说起来很搞笑,当初周赫煊帮忙联系东北易帜,常凯申投桃报李,让人给北大补发教育经费。这些钱全被南京那边扣下,北大的师生一分钱没见着。

    游行学生在北平市政府门口堵了半天,吃完午饭,又开始分头行动。

    北大的游行队伍规模最为浩大,他们提出两个要求:一是恢复北大的校名,二是恢复周赫煊的校长职务。

    “还我北大,还我学堂!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读书,不要游行!”

    “赶走李石曾,迎回周校长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马路边上,刚刚回国的梁思成、林徽因夫妇,傻傻地看着那些游行学生。

    他们被梁启超推荐到清华大学应聘,结果清华新任校长罗家伦还在南京,学校事务根本无人做主。二人悻悻地离开清华,刚走上大街就遇到学生游行。

    林徽因诧异道:“不是说北伐胜利,中国万象更新吗?这教育界怎么比北洋政府时还乱?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知道?”梁思成颇为郁闷。他和妻子是听说民国新政府建立,一扫以往弊病,才特意赶回来建设国家的。

    林徽因走近游行队伍,拉着一个学生问:“同学,你们为什么要游行?”

    那学生激愤地说:“平津九所公立大学全部停课,我们要讨个说法!”

    旁边的学生也说:“对,必须给我说法。凭什么取消北大?凭什么解除周校长职务?那个李石曾,又有什么资格做中华大学的校长?北大被张作霖逼得听课时他在哪里?周校长自己出钱垫付北大员工薪水时,李石曾又藏到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要周校长,不要李石曾!”

    “赶走李石曾,迎回周校长!”

    “还我北大,还我学堂!”

    学生们义愤填膺,口号是越喊越响亮。

    周赫煊当北大校长后,虽然没具体管过事儿,但至少学生们能够正常上课,而且私人掏钱给教职员工发薪水这事,也在学生当中流传甚广。

    跟现在搞得学校停课的李石曾比起来,周校长实在太好了,世间少有的好校长啊!

    平津九所公立大学的游行活动,被称为“读书运动”,因为他们的要求很简单,就是想要复课读书。

    学生读书天经地义,此举赢得社会的广泛同情。

    《大公报》就直言批评道:“在奉系时代,被世人认为腐败反动的刘哲,尚且能办成俄款交涉,使各校经费有所着落……国民政府尤不及前者。”

    九校学生“读书运动”所发表的宣言说得更直白:“军阀时代,北平九校,尚从未间新。河北恶政,至张褚(张作霖、褚玉璞)而极,然官立诸校,亦且未断弦歌。今平津克复,三月有余,大学院对国立九校,除派人做名义上的接受外,毫无切实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李石曾的教育改革,被学界和社会一致认为,连北洋军阀都不如。

    历史上,此事一直闹了大半年,而且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最后学生们直接冲击大学院(教育厅),又杀到李石曾和李书华的住宅,酿成流血事件,轰动全国。

    李石曾对此毫无办法,出面解决的还是蔡元培和蒋梦麟。

    如今的李石曾还在南京,正想方设法筹措教育经费,在里没钱的情况下,他去了北平也无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看着桌上的电报,又看看今天的报纸,李石曾只感觉头疼无比。

    钱啊,都是钱闹的。

    教育改革咋就那么难呢?

    特别是北大学生喊的那句口号——赶走李石曾,迎回周校长,深深地刺痛了李石曾的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