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291【查贪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梁启超下葬半个月后。

    天津街头。

    一群带着红袖箍的青年,犹如搜寻猎物的猎犬,见到有关着门的店铺就立马冲上去砸门。

    “哐哐哐!”

    “开门,开门!不开门就查封铺子了!”

    连续敲门好几分钟,结果还是没人应声,因为老板、掌柜和店伙计都回家过年去了。

    领头者愤怒地下令道:“贴封条!去下一家。”

    一个青年提装满浆糊的小桶,用刷子蘸浆糊涂抹在门上,另一个青年则掏出封条贴好,封条的落款是——国党天津党部。

    这些人贴完封条,立即冲向下一家,敲了几下终于把店门敲开。

    “嘛事啊?这大清早的。”店伙计揉着惺忪睡眼开门,问道,“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一个青年回答:“国党天津党部行动队,这是我们刘队长!”

    刘队长质问道:“政府三令五申,春节期间不许放假,所有店铺必须开门。你们为什么不执行?”

    “春节?哦,你是说过年啊。”店伙计终于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民国以前,是没有春节这说法的。

    袁世凯上台后,把元旦节(大年初一)挪到西历1月1日,导致中国人的传统元旦没有了正式称呼。为了照顾国人的感情,于是政府就生造出“春节”一词。

    但“春节”并不流行,很多国人都不知道“春节”是啥。

    直到今年,南京国民政府用法律形式将大年初一定为“春节”,这才使春节有了官方背书,逐渐被国人所接受。

    这是南京政府“统一”全国后的第一个春节,执行力度非常大,硬性规定所有商铺不得歇业放假,否则就要受到严厉处罚。

    刘队长宣读了政府规定,对店伙计说:“贵店违反政策,罚款50元,快把你们老板或者掌柜叫来!”

    店伙计也是个聪明鬼,他眼珠子一转,抱怨道:“唉哟,长官,我们掌柜的生病,让我今天准时开店。你看我就是贪睡,把大事都耽误了,我马上开门营业,马上。”

    “少给我狡辩,快交罚款!”刘队长厉声道。

    店伙计辩解说:“政府只规定了过年要营业,也没说几点开始营业啊。我只是起床晚了,马上就开店。”

    不论如何,这个解释非常合理,算是钻了政策的空子。

    但如今可不是什么讲理的年月,刘队长懒得多话,直接说:“抓起来,联系他们老板。拒缴罚款,对抗中央政令,加罚20大洋!”

    “长官,冤枉啊!”店伙计大声疾呼,却被天津党部行动队不分青红皂白地拖走。

    周赫煊坐在小轿车上,看到这一幕只能摇头叹息,民国时代西化得太过分了,似乎一切传统风俗都是落后腐朽的东西。

    就拿中国人的礼节来说,废除跪拜礼自然无可厚非,让人哭笑不得的是,就连作揖礼也被一并废除。作揖礼相当于中国人的握礼,这有什么好废止的?也没见日本人废除鞠躬礼啊。

    政府管得有点太宽了。

    政府官员之间,不许称呼对方的“字”、“号”,必须喊彼此的职务。民间普遍称呼“先生”或“君”,团体内部互称为“同志”,妇女则称为“夫人”、“女士”、“小姐”。

    老爷、大人、主子之类的腐朽称谓一律废除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规定管得不严,就连袁世凯、常凯申都各种称呼对方字号。

    小轿车继续前行,在《大公报》报馆门口停下。

    周赫煊带着廖雅泉,亲自给社员们发放春节慰问品,至于中华广播电台那边,则由张乐怡去处理。

    “春节快乐!”

    “恭喜发财!”

    众人乐呵呵地彼此问候,虽然过年没有放假,但也是喜气十足。

    不过有人却带着煞气,朱湘半上午来到报馆,对周赫煊说:“希望教育基金贪腐一案查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什么情况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朱湘脸色冰冷地说:“那些人做得很隐秘,我聘请一个老账房、一个西式会计,足足查了4个月,发现账本完全没有问题。你猜这帮蛀虫是怎么贪污的?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问:“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朱湘道:“他们勾结商人,在建造校舍、购买教学用品、购买营养午餐食材方面,以次充好,谎报高价。不仅如此,他们还虚造教员名额,靠吃空饷来敛财。我这几个月里,走访了62所希望小学,发现虚造的教员多达87个。还有,他们还安排亲朋好友担任新建学校的副校长,但这些副校长是不用上班的,空领工资。根据我的粗略统计,去年至少有18万元,属于不合理支出。文绣副会长虽然多方奔走筹款,但也经不住那些蛀虫消耗,如今希望教育基金会的资金只剩下6万3千多元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问:“你认为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朱湘的眼睛里透出狠辣的光彩,说道:“报官起诉,希望基金委员会的秘书长难辞其咎,至少也得蹲上20年大牢。还有负责采购,安排人事的责任人,一律都要严惩!所有相关人员给予警告,自动退还赃款者,扣除他们半年的工资。不自觉的交给法院处理!”

    “有多少人涉案?”周赫煊又问。

    朱湘说:“主要获利者,就委员会的那几个。但从中分到好处的,至少有40人以上!”

    周赫煊眉头紧皱,抛去各种临时工,希望教育基金会的正式员工,总共也不到70人。如果按照朱湘的做法,那么基金会肯定要瘫痪,短期内都没法正常运转。

    “抓大放小吧,”周赫煊叹气道,“几个主谋只要积极退还钱款,也别再报官了。事情如果闹大,于公,有损希望教育基金会的名声,于私,张少帅那边也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周会长,你太让我失望了!”

    朱湘眼睛里揉不得沙子,他愤然而起:“这是老百姓捐的善款,每分钱都必须用在正道上。那些贪污者固然可恨,但你的做法又何尝不是徇私?只要我还担任基金会的监事,这件事必须严惩到底。就算你把我撤职了,我里掌握着他们贪污的证据,我也会以个人名义去报官和披露!”

    周赫煊终于知道,为啥历史上朱湘走到哪儿都得罪人,最后穷困潦倒、妻离子散,里拽着两本诗集忧愤自杀了。

    此君完全不讲人情,只认一个“理”字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有时候只讲理讲法,完全不顾大局,那是会误事的。

    周赫煊现在就是被朱湘架在火上烤,根本没有任何退路,只能无奈地说:“按你的想法来办吧,尽量温和一点。少帅那边,我会发电报说明情况,毕竟都是他的亲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