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307【乔帮主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“灵均,小灵均,快给爸爸笑一个!”周赫煊推着摇篮逗弄女儿。

    “呀,咿呀……”

    小灵均瞪大水汪汪的双眼,好奇地看着老爹,挥舞着小乱抓空气。

    张云鹤笑道:“王国维老先生不愧是大学者,取的名字可真好,又好听又容易记。”夸赞几句,她才试探道,“灵均就快满周岁了,是不是该办个周岁宴。”

    从法律意义上讲,姨太太的身份是不被承认的,甚至连封建社会的小妾都不如。

    周赫煊跟孟小冬的关系,也只有少数一些朋友知道。

    张云鹤提出给小孩儿办周岁宴,无非是想大请宾客,把孟小冬的姨太太身份坐实。

    孟小冬自然明白,但她又担心有损周赫煊名誉,连忙说:“就自己家人聚聚吧,把叔叔伯伯他们也叫来,旁人就别请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也好。”张云鹤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周赫煊必须同时顾及张乐怡和孟小冬的感受,请多了张乐怡不高兴,请少了又对不起孟小冬,他折中道:“我再请几个好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所谓的朋友,自然是那种走得比较近的。像啥天津青帮大佬、天津总商会会长,请来虽然很有面子,但完全没必要。甚至他连北平的几个朋友都懒得请,别人跑一趟还耽误时间。

    其实也就请《大公报》几个同事,比如胡政之、朱湘、郑证因、吴宓和李寿民两兄弟。沈从文去了上海当老师,那是没办法了,这位估计正在疯狂写情书追女学生吧。

    袁克文袁公子那边,周赫煊倒是发了请帖,但人家正在上海潇洒,顾不上来吃小灵均的满月酒。

    至于刀妃文绣,为了避免她跟婉容见面尴尬,还是别请了吧。

    数日后,周赫煊在家摆了三桌宴席,只孟小冬的娘家人便来了20几个。

    “明诚兄,恭喜恭喜!”朱湘牵着四岁大的女儿进门,他老婆怀着二胎没来,这几天也快要生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同喜同喜,也祝弟妹生个大胖小子!”

    紧接着,李寿民带着弟弟走来,递上礼物说:“周兄,这幅画送给侄女儿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展开一看,却是李寿民亲画的梅花,当即笑道:“有心了。”

    让周赫煊感到惊讶的,却是郑证因,他居然跟施剑翘一起出现。

    历史上,郑证因以刀枪棍棒为伴,打了一辈子光棍。而施剑翘为了替父报仇,嫁给阎锡山下的情报股长,由于丈夫对报仇的事情不上心,她便带着儿女回到天津,直接跟丈夫分居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,居然因为周赫煊带来的蝴蝶效应走到一起。

    认真想来也很正常,郑证因属于热血汉字,施剑翘又是烈性女子,他们很容易就能互相看对眼。

    很快,胡政之也带着夫人到场,送了一方玉佩给小灵均。

    正式开席前,要完成一个剃头仪式。

    这属于风俗传统,满月酒又叫剃头酒,这天要请剃头师父上门,把小孩儿的胎发剃掉。旧时剃胎发的仪式非常隆重,家中要点红烛,桌上要铺红布,并且摆放贡品。

    周赫煊是不讲究这些的,但孟小冬的母亲张云鹤却很在意,重金请来天津城最好的剃头师父,此人经常给租界的达官贵人剃头。

    剃头师父还带了个十多岁的徒弟来,徒弟将白酒倒入碗中,细致地用酒给小灵均润发。

    只见剃头师父起刀落,小灵均前脑的一撮毛就没了,转眼间剃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如果是男孩儿的话,就要在后脑或头顶留一撮胎发,剃成桃形,叫做“百岁毛”,可以避免小孩儿夭折。女孩儿的胎发要剃光,是人们认为剃光头发后,以后的头发才能长得又密又黑。

    剃头师父收起他的剃刀,张云鹤拿出一顶红布做成的“和尚帽”,亲替外孙女戴上,说是可以获得神佛的护佑。

    周赫煊看着觉得蛮有意思,民间风俗传统嘛,信不信皆可,完全图个热闹。

    那师父剃完头就要离开,不能留在主人家吃饭,但需要封给他一份可观的红包,并且桌上的贡品也要让剃头师父带走。

    有种说法是,这些贡品是用来供奉剃头匠祖师爷关公的,剃胎发的同时可以剃走晦气。而且关二爷降临,还能镇压邪祟,让小孩儿不至于生病夭折。

    周赫煊其实很纳闷儿,为毛剃头匠的祖师会是关二爷?

    关二爷倒是挺擅长剃头的,但他剃下的头,可不能再长出来。

    “感谢诸位今天来喝小女的满月酒,我先干为敬!”周赫煊站起来举杯喊道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周赫煊喝得很多。

    特别是郑证因,此君平时话不多,喝酒上头后啰嗦无比,非要逮着周赫煊划拳。

    直至宴席结束时,周赫煊已经醉得头昏眼花。

    孟小冬的娘家人去了旅店,包括她母亲张云鹤也走了。女儿已经做完月子,当娘的自然不好再留在周家,否则张乐怡肯定不高兴。

    至于周赫煊的那些朋友,则由张乐怡、孟小冬一个个亲自送出大门,并为他们叫来黄包车。

    婉容和廖雅泉负责指挥佣人,把周赫煊扶回卧室休息。

    “婉容姐姐,我来守着吧。”廖雅泉亲自拧干热毛巾道。

    婉容说:“那我让小兰弄点醒酒汤来。”

    等婉容离开后,廖雅泉把旁边的女佣也支开,轻拍着周赫煊的脸说:“周大哥,周大哥,能听到我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嗯……”周赫煊闭着眼睛嘟囔两声。

    廖雅泉又试探道:“周大哥,我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谁呀?”周赫煊下意识问。

    廖雅泉拼着字母问:“i-p-h-o-n-e组合起来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i啥?”周赫煊意识不清道。

    “i-p-h-o-n-e!”廖雅泉再次重复。

    周赫煊迷迷糊糊道:“哦,你说iphone啊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这个英文单词读iphone,”廖雅泉自言自语,又问道,“iphone是个什么组织?跟加州的苹果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周赫煊嘟囔说:“苹果?苹果的掌门人是乔布斯,加州那是全球总部。”

    廖雅泉兴奋地追问:“乔布斯的全面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史蒂夫·乔布斯,我们都叫他乔帮主……主,呼噜噜……”周赫煊说着说着,竟然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廖雅泉使劲摇了几下,都没把周赫煊摇醒。即便如此,也足够她欣喜若狂了,因为她的潜伏工作取得巨大突破。

    她知道iphone的拼读方法,知道了这个组织的总部在美国加州,更知道组织头目叫史蒂夫·乔布斯,还有个称呼叫“乔帮主”。

    婉容很快端着醒酒汤回来,廖雅泉说:“周大哥睡着了,让他好好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别着凉了。”婉容帮周赫煊批了条薄毯。

    等两女说笑着出去,“醉眠”中的周赫煊突然睁眼,他打着哈欠说:“妈的,差点真被灌醉了。这次透露的情报,应该够日本人消化一阵子了吧。廖雅泉果然看过我的,该给苹果组织取一个什么正式名称呢?苹果,苹果,伊甸园不错。嘿嘿,还可以把共济会扯进来。共济会不是自称该隐的后人吗?该隐就是亚当和夏娃的儿子,跟苹果、伊甸园也能扯上关系。妈蛋,这故事变得不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