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322【仪式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有福之人,天天都是吉日。

    周赫煊来到旧金山的第三天,司徒美堂就为他开坛举行入会仪式。

    这天上午,五洲洪门总部的忠义堂开启。堂前供有“五祖牌”,祭祀着“关帝像”,摆列着男女军师、盟证、香主等洪门先贤的神位。

    香堂之上的物品有香炉、官伞、七星刀、七星剑、洪棍、墨斗等物,案上置算盘、洪灯、尺、秤、镜、剪刀、桃枝、珠串、木鱼等物。案下再设一桥,铺以铜铁板。

    这些物品都是有象征意义的,比如秤代表公正无私,镜可以照见人的善恶邪正,尺用来衡量洪门弟子的言行,桃枝代表桃园三结义。为了每次摆香堂都有桃枝可用,洪门甚至专门种了几十株桃树。

    周赫煊守在堂外,只听里边喊道:

    “开坛!”

    “恭请香长!”

    司徒美堂率先入内,对着五祖牌和关帝像祭拜上香后,高居于最前方的龙头宝座。

    “有请盟证!”

    “盟证”就是盟誓时的证人,跟“新福”一样也是第一等的职务,通常由洪门元老担任。

    这里就要说清楚了,一般新人拜进洪门,由普通的“白旗”(白纸扇之一,掌管律法)见证即可。但周赫煊不同,他是“新福”,“新福”都是外人直接坐上洪门高位,必须由“盟证”来见证并纪录仪式。

    “有请刑堂!”

    “刑堂”属于内堂,负责门内刑法之事。

    “有请礼堂!”

    洪门是有礼仪的,这个由礼堂来负责。

    “有请护剑、护印!”

    “护剑”和“护印”同样属于洪门最高等级成员,只见两个老头子分别执宝剑和大印,走到司徒美堂的身后站定。

    “有请诸位堂主、香主就位观礼!”

    十多个洪门大佬齐齐走进忠义堂,按照身份和资历,找到自己那把交椅坐下。

    这才只是仪式前奏,正戏还没开场。

    只听里边喊道:“请新福!”

    周赫煊大步走进去,只见洪门元老和堂主、香主们分坐左右。司徒美堂兼任的香长坐最上头,身后分别站着护剑和护印,再下方站着刑堂堂主和礼堂堂主,仪式主持人则站于堂下。

    司徒美堂问:“引荐人何在?”

    洪门入会需要引荐人,专程从西雅图赶回来的副龙头梁定江起身道:“在此!”

    司徒美堂问:“新福姓谁名谁,籍贯何处,对我洪门有甚功绩?”

    梁定江说:“新福姓周名赫煊,字明诚,直隶人士。此君为享誉世界之大学者,深受美利坚人推崇,大涨我华人威风与志气。恳请香主授其洪门新福之位。”

    司徒美堂点头说:“可!”

    刑堂堂主问道:“我来宣布洪门三十六誓。第一誓,入我洪门,尔父母即是我父母,尔兄弟姊妹即是我兄弟姊妹,尔妻是我嫂,尔子侄即是我子侄。如有不尊此例,不念此情,即为背誓,五雷诛灭!第二誓,倘有父母兄弟,百年归寿,无银埋葬……周赫煊,你可愿遵守这三十六誓?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谨遵誓言。”

    刑堂堂主又说:“入我洪门,不得犯此江湖十忌。一忌勾引二嫂;二忌兄弟相残,出卖弟兄,背信弃义;三忌贪污公款,要义薄云天;四忌不得见先贤、关帝不拜;五忌见利忘义,不讲江湖道义……周赫煊,你可愿遵此十忌?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甘愿遵守。”

    刑堂堂主又说:“入我洪门者,不得勾官结府,不得欺兄霸嫂,不得出卖足,不得吃里扒外,不得调戏姊妹,祸不及妻儿,不得有事畏缩不前,不得泄露秘密……你可记得?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谨记于胸。”

    刑堂堂主继续道:“若违以上禁忌、誓言,当受三刀六洞之罚。可听请了?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礼堂堂主开口道:“入我洪门,当遵守礼仪……”

    这位讲了半天洪门礼节,还教会周赫煊一些洪门切口,仪式终于进入最终程序。

    忠义堂外边的院子里,响起敲锣打鼓声,这叫“舞狮呈瑞”。

    接着有人端来一碗酒,周赫煊划破掌,滴血而入。

    门外的猪牛羊开始狂叫,这是要杀三牲,只有重要成员入门才会如此隆重。

    周赫煊饮完血酒,司徒美堂喊道:“开宝用印!”

    “护剑”拔剑而出,“护印”打开印盒,在“盟证”提供的盟誓文书上盖留洪门印章,周赫煊也在上面签字画押。

    司徒美堂又喊:“传赏!”

    负责筹备、忙碌这场入门仪式的洪门弟子纷纷入内,周赫煊朝他们逐一点头致谢,并开始分发红包。

    司徒美堂又喊:“谢赏!”

    那些领到红包的洪门弟子,排成一排,集体向周赫煊行礼道:“谢周大爷赏赐!”

    司徒美堂继续喊:“送客!”

    洪门弟子排队离开忠义堂。

    司徒美堂笑着宣布:“礼成!”

    入门仪式终于结束,众洪门大佬纷纷起立,走过来向周赫煊抱拳祝贺。

    周赫煊的入门仪式搞得太隆重了,一般洪门堂口收小弟,只需请茶、发红包、封利是即可,根本不需要如此复杂。

    司徒美堂挽着周赫煊的,众人前往附近的酒楼吃饭。

    宴席由洪门公费出钱,欢迎周赫煊这个“新福”入门。洪门不像青帮要排辈分,入门便互称兄弟,不过周赫煊做为“客卿”,大家还是照旧称他为“周先生”。至于那些洪门普通弟子,则尊重周赫煊为“周大爷”。

    张谋之是“周大爷”的岳父,也被当成贵宾接待,甚至连他们的随从也在宴请之列。

    孙永振跟几个普通弟子坐一桌,他乐道:“先生这回可风光了。”

    张谋之带来美国的随从鲁大福说:“是啊,今天真真开了眼界,没想到拜入洪门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洪门弟子纷纷问起关于周赫煊的事迹,可惜孙永振不善言辞。如果他弟弟孙永浩在场,肯定把周赫煊吹得天花乱坠。

    至于周赫煊,他在宴席结束后,带着岳父单独拜会司徒美堂,说起开避(和谐)孕套工厂的事情,希望洪门能够多多帮助。

    美国的《排华法案》,只是限制中国人移民而已,并没有禁止中国人在美国开设公司和工厂。但美国歧视华人是肯定的,想要开工厂的话,最好能有当地帮会照应,而洪门就是非常合适的靠山。

    为了结交洪门,周赫煊也是花了血本,直接捐赠出1万美元。他还承诺,未来的避(工厂)孕套,会优先招收华人顾工,这对洪门而言非常具有诱惑力。

    司徒美堂帮他们出主意道:“如果要办工厂的话,首选自然是在加州,这是洪门总部大本营,保证没人敢来找茬。如果要在东部开厂,我建议选在纽约。我有个老朋友叫罗斯福,他是纽约州州长,可以帮你们引荐一下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狂汗,未来的美国总统罗斯福,居然是司徒美堂的老朋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