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332【另类领奖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巴黎歌剧院的附近,有一家叫做德鲁昂的餐馆。

    这家餐馆在某些文学爱好者心目中,是属于圣地般的存在。因为法国四大文学奖中,有两大奖项在这里进行投票评选,同样也是在这里进行颁奖仪式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是龚古尔文学奖,另一个则是勒诺多文学奖。

    说起来很搞笑,就在四年前,一群等着龚古尔文学奖投票结果的记者,由于等得实在不耐烦,于是有人提议,咱们干脆也来组织一个文学大奖吧。

    于是乎,勒诺多文学奖诞生了,它是一帮记者发起的,专门和龚古尔文学奖对着干。它跟龚古尔文学奖在同一个餐馆,同一天投票评选,并在同一天举行颁奖仪式。

    这是属于法国佬的幽默。

    上午十一点,德鲁昂餐馆变得热闹起来,不仅用餐的客人比平时多,还有来自法国各地的记者。

    龚古尔文学奖和勒诺多文学奖的评委,陆陆续续走进餐馆中。他们各自看不顺眼对方,在人们的掌声中,分别进入各自的颁奖包间。

    然后现场记者就要做出抉择,他们必须选择其中一个房间进入,只能采访报道其中一个颁奖仪式。

    嗯,报社也有应对方案,一般会同时派出两名记者。

    11点25分左右,勒诺多文学奖的获奖人出现,在记者的簇拥下进入餐厅包间,然后房门紧闭,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发生的情况。

    另一波记者还在苦等,他们在等待周赫煊的到来。

    11点30分,一个身穿蓝色劳工服,头戴劳工帽,肩扛大铁锹的亚洲男子出现。

    记者们没有在意,继续望着门外。

    餐厅的侍应生上前说:“先生,我们这里没有请工人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我是来领奖的。”

    “领奖?”侍应生有些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是的,龚古尔文学奖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“噢,上帝,你是那个亚洲获奖者?”餐厅侍应生捂嘴惊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问:“你可以带我去领奖吗?”

    “非常荣幸,”侍应生朝那些记者喊,“先生们,你们要等的人在这里!”

    十多个记者齐齐回头,然后疑惑地看着周赫煊,随即变得欣喜若狂,似乎非常满意周赫煊的奇装异服。

    记者们瞬间围上来,其中一人道:“周先生,我是《法国西部报》记者米诺,请问你今天的装扮有什么特殊意义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们一会儿就知道了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又有记者问:“你穿着工人服装,难道是在表示代表无产阶级?”

    周赫煊狂汗:“朋友,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,你对这次获奖有什么感想?”

    “我非常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能详细阐述一下魔幻现实主义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不需要阐述,只需要你在作品当中感受。”

    “你准确预言了美国的股灾,是否在这次股灾中赚到大钱?”

    “很遗憾,只赚到一点小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记者的采访簇拥之下,周赫煊进入属于龚古尔文学奖的餐厅包间。

    说实话,周赫煊是第一次见识如此另类的颁奖仪式。

    没有主持人,没有现场观众,也没有奖杯,更没有任何歌舞表演,只有满桌的饭菜和评委。

    周赫煊进入包房的瞬间,九位评委集体起立。他们本打算鼓掌欢迎周赫煊,但当看清周赫煊的穿着打扮时,全都特么愣住了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“嗨,各位评委先生好!”周赫煊放下大铁锹,朝九位评委挥微笑。

    评委表示:老子也没见过如此另类的获奖者。

    在尴尬之余,掌声还是响起来了。

    评委们分坐圆桌的两边,把中间主位留给周赫煊,而记者则对着他们开始拍照。

    评委会主席拿出一张获奖证书,以及一张50元面值的金法郎,微笑着交给周赫煊:“恭喜你,周先生,你已经成为第27届龚古尔文学奖得主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周赫煊接过金法郎。

    在法郎疯狂贬值后,这张只值2块大洋的法国钞票,便是龚古尔奖的全部奖金了。

    没有获奖者会把这50法郎花掉,一般都是夹在相框里做纪念,视为荣誉奖杯摆放在书房中。

    评委会主席打趣地问:“周先生,你准备怎样使用这笔奖金?”

    周赫煊的回答明显出乎对方预料,他说:“我准备在法国建一座陵园和纪念碑,这50法郎我会把它捐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捐出去?”评委会主席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周赫煊肯定地点头。

    评委会主席尴尬地笑笑,点头道:“请发表一下获奖感言吧。”

    按照传统流程,获奖感言结束后,再让记者拍拍照,问几个问题,颁奖仪式便正式结束。接下来便是用餐,记者们全部滚蛋,只剩获奖者和评委一起享用午餐,顺便聊一些文学上的话题。

    周赫煊起身微笑道:“我非常喜欢法国,特别是巴黎,它的每一口空气中,都带着文化和艺术的气息。同时,我也很感激诸位评委,让我能够得到这一荣誉。”

    嗯,讲话中规中矩,还顺带拍了拍法国人的马屁。

    只听周赫煊继续说:“我是中国人,来自于地球的另一端。中国和法国一直有着友好的交流,我国的传统戏剧《赵氏孤儿》,就被贵国的大文豪伏尔泰先生改编为《中国孤儿》。这是属于文化领域的交流。在十多年前,中国和法国之间,还有一次国与国的交流。欧洲大战时,德国入侵者如野兽一般,不断吞噬者法国的国土,而作为盟友,中国派出14万华工来到法国,承担着最为艰苦和繁重的战勤任务。这次我来巴黎,就遇到一位幸存的欧战华工,他向我倾诉了自己的故事……”

    周赫煊当着记者和评委的面,详细诉说着援法劳工的血泪史。他把陈英讲述的故事,稍作艺术加工说出来,一个个鲜活的华工形象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评委们愣住了,记者们也有些呆傻,他们终于明白周赫煊为什么是这身打扮。

    而随着周赫煊的讲述,他们渐渐沉浸于那些惨烈的故事中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