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352【才女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三月中旬,爱因斯坦已经抵达上海,并在蔡元培的陪同下前往南京访问。

    常凯申抽空接见了爱因斯坦,并邀请他一起听戏和共享晚宴,随后几天宋美龄全程作陪。

    至于常凯申,他另有要事。

    从今年二月份起,常凯申和阎锡山便一直在狂拍电报,而且都是通电全国的公开电文。两人在电报里互相指责,都想要获得舆论支持,占据国家大义的优势。通电足足搞了一个月,时人称之为“电报战”。

    就在前些天,常凯申在南京召开国党第三届中央全体会议,正式决定开除汪兆铭的党籍。

    军阀头子们立即对此作出回应,阎锡山、冯玉祥、李宗仁、白崇禧等各系57名将领,列举常凯申的六宗罪,推举阎锡山为海陆空三军总司令,李宗仁、冯玉祥、张学良为副总司令,随时准备向中央军发起进攻。

    中原大战一触即发,各地军阀都在整军备战。只有张学良还在观察风向,他虽然参与了反蒋行动,但只是动动嘴皮子而已,东北军没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包括《大公报》在内的诸多报纸,都再三呼吁各方冷静,要和平,不要战争。

    《大公报》压箱底多年的稿件被拿出来,经过修改后重新发表,历数近十年来军阀混战所消耗的钱粮物资,以及造成的人口和经济损失。并预测,这次的战争如果打响,比辛亥革命以来的任何内战都要损失惨重,其惨烈程度甚至会超过北伐战争。紧接着,《大公报》又列出工业、农业、商业、教育领域的许多工程资金缺口,奉劝各方把军费投入到国民生产建设当中。

    这一系列报道,整整持续半个月时间,赢得社会各界的广泛支持,大家都希望别再打仗了。

    然而,没有军阀会听人民的呼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唉,又要打仗啰。”周赫煊无奈的丢开报纸。

    崔慧茀虽然对时局不感兴趣,但她经常帮溥仪整理报纸,非常了解时政新闻,不由问道:“周先生认为哪边可以打赢?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中央政府必须赢,否则中国危矣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样说?”崔慧茀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北伐胜利后,各方军阀好不容易才成功洗牌,利益分配达到一种微妙的平衡,”周赫煊解释说,“现在平衡被常凯申打破,中央政府若胜,各地情势还可慢慢恢复正常。如果中央政府失败,以地方联军的复杂情况,必然要再次洗牌,一旦利益分配不均,轻则军阀割据,重则天下大乱。”

    崔慧茀举一反三道:“就像大清一样,虽然腐朽,但好歹是中央政府,至少能够维持局面。革命军当年把大清颠覆,国家立即四分五裂,战火连绵20余年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很对。”周赫煊很喜欢跟崔慧茀聊天,因为这个女人聪慧异常,即便不懂的东西也能说出几分道理来。

    崔家姐妹已经搬来好几天,崔慧梅啥都不懂,出去工作没能力,在家里当佣人又显委屈,周赫煊干脆推荐她去南开女中读书。

    崔慧茀对这个安排很满意,她也希望妹妹多读写书,以后说起来体面些,更容易找到好婆家。

    至于崔慧茀自己,则进了广播电台工作,负责撰写广播稿,同时开始接一些管理工作。她能把溥仪的宅子打理得井井有条,未来还做了伪满皇宫的内务府总管,说明在管理方面还是有一套的。

    几天相处下来,周赫煊发现崔慧茀懂的东西真多,不愧有才女之称。

    琴棋书画且不说,崔慧茀亦精通刺绣,针法丝毫不弱于顶尖绣娘。她不仅会弹古筝、琵琶等传统乐器,居然还能弹钢琴,至少也是业余十级的水平。崔慧茀还自学了英语,口语虽然不利索,但英文书写极为流畅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以崔慧茀的智商,放在后世绝对属于学霸级别,轻轻松松就能考上北大清华。

    她的过目不忘绝非虚言,一篇3000字的文章,崔慧茀只默记片刻就能全文背诵,过几天问起都还能复述个大概。

    周赫煊最糟糕的是那字,现在崔慧茀来了正好,可以教周赫煊练书法。

    书桌前。

    周赫煊只写了几个字,就被崔慧茀喊停。

    崔慧茀指着周赫煊的说:“周先生,你握笔的姿势就不对。腕没放平,导致笔管倾斜,这样很难控制笔尖走向,写出来的比划会严重变形。”

    “额,这是长期写钢笔字养成的习惯。”周赫煊尴尬道。他感觉自己这一年的书法白练了,果然要找到一位好师傅才行。

    崔慧茀干脆把教导,她掰开周赫煊的指说:“执毛笔时要‘指实掌虚’。‘指实’是说指拿笔是要有力量,密实而不松散。这样写书来的字,才不会显得虚浮,墨迹稳定而不旁溢。‘掌虚’是说掌筋骨肌肉要放松,否则多写几个字,指和腕都会变得僵直,不利于运笔。”

    张乐怡和婉容写毛笔字都不错,但她们教周赫煊练字时,说得语焉不详,没有崔慧茀这般明白简洁。

    周赫煊在调整握笔姿势后,根据崔慧茀的指导,很快便明白写毛笔字的基本要领。当他再次动笔时,瞬间感觉轻松了许多,就像突然开窍一样。

    半天练下来,周赫煊的毛笔字已经写得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好吧,这都是周赫煊自我感觉良好,在崔慧茀看来依旧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崔慧茀看到周赫煊的毛笔字就想笑,同时对他也更感好奇:一个名满中外的大学者,写字居然跟蒙童差不多,实在是太奇怪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,先生!”

    一个女佣突然冲进来,连敲门都顾不上,慌慌张张地说:“太太刚才闪了下腰,说是肚子疼,好像是快生了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闻言,立即扔下毛笔,飞快地往外狂奔。

    孙永振已经招呼司备车,周赫煊搀扶着张乐怡出去,崔慧茀也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张乐怡这次生孩子,明显要比孟小冬要顺利得多,八斤六两的大胖小子,虎头虎脑。

    周赫煊也懒得绞尽脑汁想名字了,他准备过几天再去清华一趟,请那些国学大师们帮帮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