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380【好人,坏人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跟舞厅一样,咖啡厅也是在20年代大量涌现的。

    最近几年,甚至有向内陆发展的趋势,长沙、武汉已经有多家咖啡馆陆续开张。至于被称为“东方小巴黎”的上海,那更是咖啡馆林立,成为年轻知识分子的最爱。

    左翼作家联盟的第一次筹备会议,便是在虹口四川路上的公啡咖啡馆举行,那里常常汇聚有大批的左翼作家,包括鲁迅、柔石、夏衍、潘汉年、冯雪峰、冯乃超等人。

    如果国党上海党部想要抓捕左翼作家,直接去公啡咖啡馆即可,一抓一个准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在鲁迅心目中,咖啡馆代表一种“有产阶级”的浮纨,它所象征的生活方式,与左翼作家鼓吹的无产阶级革命文学是相左的。鲁迅对咖啡馆非常排斥,但被人拉着喝了几次咖啡后,他就经常跑去咖啡馆里坐坐。

    咖啡馆,似乎代表着摩登与浪漫,代表着西方文明的先进文化。不管是小资阶级,还是进步青年,亦或是革命文学家,只要有钱都喜欢到这里来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周赫煊这次与阮玲玉约见的地方,是霞飞路的巴尔干咖啡馆,由流亡中国的沙俄贵族开办,里面许多女招待都是白俄美女。

    周赫煊刚刚进店坐下,便有店员过来说:“先生,请问你有相熟的女招待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店员又问:“那你喜欢中国女招待,还是俄国女招待?我可以帮你推荐几个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随便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同的女招待,收费也不同,请问你要什么档次的?”店员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可以。”周赫煊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给你推荐个一等女招待,来自俄罗斯的塔提亚娜小姐,她是去年上海‘咖啡皇后’选举第四名。”店员说完便退下。

    民国时期有句戏言:去咖啡馆,喝的不是咖啡,而是女招待。

    这些女招待都是美女,比如民国时期的左翼女明星胡萍,便是长沙的咖啡女招待出身。甚至有时候还要举办“咖啡皇后”选举,给一座城市里各大咖啡馆的漂亮女招待们排名次。

    很快便有个俄罗斯妹子过来,穿着类似女仆装的玩意儿,微笑道:“先生,请问您需要点什么?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先等等,我有朋友还没到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那有需要的时候,您可以摇响桌上的铃铛。”俄罗斯妹子恭敬地退后。

    不多时,阮玲玉终于现身,不好意思道:“周先生,真是很抱歉,我有事情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你没有迟到,是我早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摇响铃铛,点了两杯咖啡和一些甜食。俄罗斯女招待端着咖啡和食物过来,细细介绍一番,接着还要帮客人加糖调制,不过被周赫煊给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阮玲玉有些尴尬地说:“周先生,我母亲的一些话,您千万别当真,她总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”周赫煊喝着咖啡问,“你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什么打算,继续拍电影养家啊。”阮玲玉苦笑。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你准备养那个张达民一辈子?”

    阮玲玉摇头道:“我不知道。他平时对我很好的,也很体贴我,就是偶尔要发疯。特别是鸦片瘾发作以后,好像完全变了个人。我有时很厌恶他,有时又可怜他,有时还喜欢他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得,这就是个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患者。

    周赫煊感觉自己有些多余,人家是周瑜打黄盖,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。

    可惜最后挨不住,阮玲玉选择了自杀。

    “没想过跟他断绝关系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阮玲玉低头说:“也想过,但他威胁我,说要把我母亲偷东西的证据拿出来,还要在法庭上描述我跟他交往的过程,包括……做那种事的细节。我是个明星,他那样做,我今后的生活就全毁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够无耻的。”周赫煊讥笑道。

    阮玲玉沉默许久,似乎是做出了决定,突然问:“周先生,你真的能把他打发掉吗?”

    “很难,这种人只要把钱花光了,走投无路之下还会回来缠着你,承诺和约定对他来说没有任何作用。”周赫煊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阮玲玉有些恐慌,她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还没有病入膏肓,求助道,“周先生,你要帮帮我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有两个办法。第一,让他人间蒸发,绑着石头丢进黄浦江;第二,做个局让他蹲监狱,最好能判个十年八年。”

    “这这这……怎么能行?”阮玲玉明显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看你怎么选了。你想被他纠缠一辈子的话,完全可以继续这样过下去。反正迟早有一天,他会害得你家破人亡,甚至把你逼得想自杀。你要为你的母亲考虑,她能受得了这种折腾吗?”

    阮玲玉瞬间无语,良久才说:“我要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继续道:“咱们换个角度来想,张达民这个人已经废了,迟早有一天横死街头。如果让他蹲监狱,他在里面没有鸦片抽,没有会赌钱、没有会嫖女人,几年过后说不定还能改过自新。”

    阮玲玉听了这话,眼睛猛地一亮,拨云见日道:“那就让他蹲监狱!对,就是蹲监狱,只有这样才是好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聪明。”周赫煊打了个响指。

    能够解决掉困扰多年的烦恼,阮玲玉整个人都开朗起来,由衷的笑道:“周先生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小事一桩,”周赫煊吩咐说,“你这几天别给他钱,方便我设局子。”

    阮玲玉无奈道:“我也没几个钱了,如果再不开工拍电影,下个月的生活费都不太够。”

    “有困难可以来找我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“谢谢,”阮玲玉笑道,“周先生,你人真好,不愧是大学问家。”

    设局子把人关进监狱的,能是好人吗?

    这种事当然不能亲自动,得找专业人士谋划,杜月笙便是最佳人选。

    周赫煊来了上海好几趟,都还没去找杜月笙拜过码头,这次正好可以借跟杜月笙联系上。如果跟老杜搞好关系,至少在上海没有啥人身危险,那是一只顶好用的“夜壶”。

    如今就连国党的上海党部,许多见不得人的脏事、烂事,都是请杜月笙出搞定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