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382【脑子是个好东西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到!”

    听见外面的喊声,杜月笙立即起身,对黄金荣和张啸林说:“荣爷,啸林兄,周先生到了,我们出去迎接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周先生啊?搞得这么隆重。”黄金荣纳闷道。

    杜月笙哈哈大笑,拽文道:“周赫煊,中国第一名士也。”

    黄金荣挠头迷糊道:“这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张啸林面露不屑,冷笑道:“就是那个卖肚兜的天津佬,好像写了几本破书,在南方北方都很有名气。这种穷酸书生,有什么好重视的,要迎接你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读书人啊,”黄金荣乐呵呵道,“我黄麻子今天也长长见识,沾沾文气。走,一起去迎接。”

    张啸林见黄金荣和杜月笙都出去了,他也不好再呆屋子里,慢吞吞地跟着两人往外走。

    周赫煊正好带着孙永振穿过花园,在堂屋门口跟三人撞见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好,”杜月笙介绍说,“这位是黄金荣黄老板,这位是张啸林张老板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没想到“夜壶先生”、“清道夫先生”和“汉奸先生”全都聚齐了,他用洪门礼仪问候道:“五洲洪门总堂周赫煊,见过三位青帮哥哥。”

    三个大佬集体一愣,没想到周赫煊是红门中人,就连张啸林都收起了不屑的表情。

    杜月笙问道:“不知周先生在洪门身居何职?”

    “洪门新福。”周赫煊答道。

    杜月笙和张啸林都有些搞不明白,因为绝大部分洪门组织,根本就没有“新福”这一职务,他们只知道龙头、元帅、香主等称呼。

    只有黄金荣资格最老,对洪门的了解也最多。“新福”虽然属于没有实权的客卿,但理论上却跟洪门龙头平起平坐,黄金荣连忙抱拳道:“原来如此,周贤弟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把周赫煊请进客厅,杜月笙悄悄问黄金荣:“荣爷,新福是个什么位子?”

    张啸林也好奇的靠过来,只听黄金荣说:“新福是心腹的谐音,属于洪门龙头的心腹智囊,洪门九老之外的第十老。地位嘛,如果说洪门龙头是刘备,那新福就相当于诸葛亮。”

    “岂不就是最高级的白纸扇?”杜月笙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,”黄金荣点头道,“但也有些新福有名无实,只是高级客卿而已。不管如何,新福都是洪门总堂的坐馆大爷,万万不能得罪。不给新福面子,就是不给洪门面子,比惹到洪门元帅后果还严重。”

    张啸林冷笑道:“管他什么新福旧福,到了这上海滩,是条龙得盘着,是头虎得趴着,还不是咱们青帮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多个朋友多条路,还是小心接待着好。”杜月笙已经不再把周赫煊当成普通名士了,而是需要以礼相待的江湖中人。

    杜月笙说着上前两步,热情地招呼说:“周兄,请上座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”周赫煊笑着推辞道,“我只是客人,而且资历浅薄,怎敢在几位哥哥面前坐主位。”

    杜月笙八面玲珑,扶着黄金荣说:“那就请荣爷坐上座,你是青帮的大字辈长辈。”

    黄金荣哈哈笑道: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黄金荣坐主位以后,杜月笙又请周赫煊坐次席,自己再次之,而张啸林则被安排在末位。

    张啸林面色铁青,如果按辈分排座,那他也该坐在黄金荣后面。即便有洪门的朋友在场,他最多也就坐周赫煊后面,怎么也不可能排末位啊!

    只凭这个座次安排,周赫煊就看出三人在明争暗斗,而且好像是黄金荣和杜月笙联打压张啸林。

    杜月笙举杯道:“周兄,早就敬仰你的大名,月笙先进你一杯!”

    “杜老板客气了,周某先干为敬!”周赫煊仰脖子喝干,把酒杯倒扣回来。

    “周老弟豪爽!”黄金荣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张啸林皮笑肉不笑的坐在那里,把玩着酒杯也不说话,冷冷地看着杜月笙。

    周赫煊对杜月笙此人还是很感兴趣的,虽然没读过书,却能自己领悟许多道理,说出些话来很有哲学味道。

    杜月笙的经典语录太多了,都是话糙理不糙的,比如:不要怕被人利用,人家利用你,说明你还有用;头等人,有本事,没脾气,二等人,有本事,有脾气,末等人,没本事,大脾气;不吸烟饮酒的人,大都是对自己严格要求的人,一般可托终生。凡迷恋酒色财气烟(鸦片)者,一定要小心。

    杜月笙最最经典的就是“夜壶论”,他把帮会自比为夜壶,尿急的时候被人(常凯申)拿出来用用,用完就塞回床底下见不得人。

    这个人做了许多坏事,难得的是大义不亏。日本人攻打上海时,他曾出人出钱组建抗日别动队,拉起2000人的队伍协助国军作战,之后又协助戴笠多次暗杀汉奸。

    杜月笙还有一句名言是:如果日本人利用租界打中国人,我杜月笙要在两个小时内把租界全部毁灭!

    酒桌上觥筹交错,杜月笙和黄金荣都笑得很欢,唯独张啸林一直不咋说话。

    张啸林这家伙有点愣,遇事喜欢正面刚,也藏不住什么心事。

    就拿斧头帮王亚樵来说,前两年王亚樵当众抽了上海警备司令两耳光,警备司令还不敢还。黄金荣看到以后,立即回去约束下,说大家都别去惹斧头帮,那都是些不要命的。

    杜月笙同样不愿招惹王亚樵,遇到冲突都主动退让,生怕斧头帮要乱来。

    唯独张啸林,遇事坚决不肯退让。就在两年以后,王亚樵因“江安轮事件”与杜月笙、张啸林结仇,杜月笙想的是妥协解决矛盾。而张啸林呢,居然想派人暗杀王亚樵。

    这尼玛不搞笑吗?

    王亚樵的外号就叫“暗杀大王”,人家连常凯申、汪兆铭都敢暗杀,死在王亚樵里的政府高官两只加起来都不能数完,国党还一直拿他没办法。

    张啸林居然想暗杀王亚樵,简直就是关公门前耍大刀。

    结果王亚樵派人把张啸林家的后院围墙炸了个窟窿,又带着500多个斧头帮成员强行接管江安轮。张啸林对此毫无办法,最后还是杜月笙赶到码头,亲自与王亚樵交涉才解决的。

    就如杜月笙所说:英雄不怕出身低,关键要有一个好脑子。

    脑子是个好东西,可惜张啸林没有。

    黄金荣能活到新中国为人民群众扫大街,杜月笙能在香港善终,唯独张啸林当汉奸后死于暗杀,这就叫脑子决定命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