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384【法国总领事也是书迷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“雨香云片,才到梦儿边。无奈高堂唤醒纱窗睡不便……春那,有心情那梦儿还去不远。”

    舞台上的名角儿正唱着昆曲《牡丹亭》,一觉睡醒的黄金荣只听到后半段,但还是猛的拍巴掌大喊:“好!看赏。”

    黄金荣赏了50块大洋,杜月笙和张啸林自然不能闲着,等台上又唱完两段,他们也各自打赏了50元。

    50元并非小数目,这边贵宾厢的连续高额打赏,很快引起周围观众的侧目。

    隔壁包厢里坐着几个洋人,其中一个笑道:“我好像听到杜月笙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,还有黄金荣和张啸林,”另一个洋人站起来,视线越过包厢隔板,顿时惊讶道,“那个好像是周赫煊先生,跟杜月笙坐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正在看戏的洋婆子喜道:“是《神女》的作者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夫人。”起身眺望的那个洋人回答。

    洋婆子连忙说:“快叫人买一本《神女》回来,我要找周先生签名。”

    “帮我也买一本。”另一个洋婆子说。

    最开头的那个洋人笑道:“干脆再买两本《大国崛起》吧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《泰坦尼克号》!”突然有洋人少女喊道,“那部小说太感人了,我每次阅读的时候都感动得流泪。”

    洋人笑着说:“亲爱的丽达,《泰坦尼克号》可没有中文卖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回家把英文名拿来!”洋人少女锲而不舍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以后,舞台上的戏曲完全结束,观众们开始起身离场。

    杜月笙还没站起来,就见几个洋人朝这边走,他连忙迎上去:“甘先生,甘太太,甘小姐,费先生,费太太,几位也来听戏啊。”

    不止是杜月笙,黄金荣和张啸林也连忙问候,因为这几个洋人都是上海滩的实权人物,分别为:法国驻沪总领事甘格霖及妻子和女儿,上海法租界巡捕房总监费沃礼及妻子。

    杜月笙的头衔职务很多,比如陆海空总司令部顾问,比如中央军事委员会少将参议和行政院参议。但这些都是虚衔,除了提升社会地位以外,没有任何实际作用。

    杜月笙真正最看重的,是上海法租界公董局华董职务,这是华人在法租界能爬到的最高位置。

    “杜先生你好。”几个洋人明显对杜月笙很重视,握问候时,态度和语气都比较正常,完全是以平等的身份在交流。

    不过当面对黄金荣和张啸林时,洋人们就倨傲得多,好像是在跟下属说话一样。

    杜月笙还是很得意的,整个上海滩,不管是哪个租界的洋人高层,都得给他几分面子。他明年建成杜家祠堂,祭司祖宗那天,上海的几个洋人总领事全部亲自到场观礼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杜月笙身上的光辉,完全把黄金荣和张啸林给盖住。他笑着介绍说:“这位是周赫煊周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噢,我当然认识周先生,”甘格霖掏出一本《大国崛起》,“周先生,我是你的忠实读者,麻烦给我签个名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的。”洋人少女拿出本英文《泰坦尼克号》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是两本《神女》和一本《大国崛起》拿出来,几个洋人把周赫煊团团围住,就好像是粉丝在追星一般。

    杜月笙、黄金荣和张啸林三人都看呆了,他们只知道周赫煊在国外名气很大,现在看到几个法国佬的举动,才终于对周赫煊的影响力有了切身体会。

    其实这很好理解,龚古尔文学奖在法国人心目中地位崇高,周赫煊做为龚古尔奖的获得者,被几个法国佬围着要签名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此与社会地位和利益纠葛无关,完全是法国佬对大文豪的尊重,杜月笙他们这类青帮头子是不会懂的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,周末下午你有时间吗?我想请你来家里做客。”甘格霖太太小心翼翼地问,生怕周赫煊会拒绝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当然,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!”法国少女高兴得舞足蹈。

    甘格霖笑着对妻子说:“爱玛,你可以把沙龙举办得隆重一些,把整个上海的名流学者都请来。能有幸请到周先生参加,这将是一次难得的盛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的,今晚回去就准备邀请名单。”甘格霖太太兴奋道。

    法租界巡捕房总监费沃礼夫妇,也一直围在周赫煊身边说话。他们常年待在中国,也没有啥精彩的文艺娱乐项目,想读本法文书都要等国内寄来,对周赫煊这个在法国引起轰动的大学者,那是极为仰慕和钦佩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周赫煊前段时间,还把爱因斯坦、柯布西耶邀请来中国。此举受到在华洋人圈子的疯狂追捧,周赫煊也被视作国际顶尖学者,久居中国的所有洋人都听过周赫煊的大名。

    这种奇妙的追星心态,同样是三个青帮头子无法理解的。

    周赫煊瞬间就成为中心焦点,杜月笙、黄金荣和张啸林完全变成陪衬,傻乎乎站在那里连插话的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众人一路聊着走出剧院,甘格霖主动握道:“周先生,这个周末我在家里恭候大驾。”

    “领事先生客气了。”周赫煊笑道。

    法国少女问:“周先生,可以给我一个拥抱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美丽的小姐。”周赫煊笑着把法国少女搂进怀里。

    法国少女闭眼享受道:“噢,我快要幸福的死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其他几个洋人大笑。

    等大家各自散去,三个青帮头子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张啸林语气酸溜溜的说:“这些鬼佬真是奇怪,对一个书生也这么尊重。”

    黄金荣咋舌道:“是啊,甘格霖跟蒋总司令见面时,那鼻孔也是朝着天的,姓周的比蒋总司令面子还大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嘛,要多读书,”杜月笙笑道,“这读书人跟咱们大老粗不一样,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。他们有他们的圈子,你我下弟子再多,赚到的银子再多,也没资格挤进那个圈子里头。”

    “切,说得那么邪乎。”张啸林还在泛酸。

    杜月笙神秘兮兮地说:“你还别不相信。我听人说啊,年初那群人从西伯利亚铁路回国,路过莫斯科的时候,苏联的头头斯大林点名接见了两个人。一个是爱因斯坦,另一个就是周赫煊,连李石曾这个国党四老都没资格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张啸林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”杜月笙笑道,“听说斯大林还礼贤下士,邀请周赫煊留在苏联,这事都在李石曾的教育考察团传遍了。”

    黄金荣一直听着不说话,等他回到自己家里,才对身边人说:“以后周先生来上海,要多照顾照顾,有什么麻烦就主动帮忙解决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