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393【第一个现代汉语拼音学习者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很多时候,屁股决定脑袋,身份决定立场。

    就拿罗明佑来说,这是个喜欢玩新潮的富家少爷。在明星公司的《歌女红牡丹》热映,并取得轰动之后,他也叫嚣着要拍有声电影,还说要进口美国最先进的有声电影设备。

    罗明佑说这番话绝对出于真心,并非忽悠旁人。但为什么直到联华影业倒闭,都没有进口有声电影设备呢?

    很简单,因为有声电影需要有声影院来播放。而罗明佑的摊子铺得太大,开始几十家,后来上百家影院,他安装有声播放设备要花几十万大洋。

    连拍电影都需要到处筹钱,罗明佑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升级影院。

    于是乎,罗明佑后来成为坚定的“反有声片”人士,大大阻碍了中国有声电影的发展。反倒是影坛新锐邵氏兄弟,因为船小好调头,很早就积极推广有声电影,这一决策让他们笑到最后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愿意投钱升级影院设备,以罗明佑的性格,他绝对会大力发展有声片。

    罗明佑没考虑太久,就忍不住问道:“周先生真的愿意投资影院?”

    周赫煊点头说:“当然,不过有个前提条件,影院的财务必须从联华影业独立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当然,”罗明佑笑问,“周先生准备投资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不多,20万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“可以,我回头就让人整理一下财务报表,”罗明佑有些迫不及待,站起来握道,“今天就先谈到这里,我非常期待与周先生的合作。”

    孙瑜跟着说:“那我也先回去筹备《神女》的拍摄工作。”

    要拍有声电影的话,其中很大一个问题就是录音。中国甚至连录音师都没有,一切全靠临时摸索,孙瑜做为导演压力极大。

    阮玲玉见二人都准备走了,她才犹豫道:“周先生,你国语说得那么好,能教教我吗?这次要拍有声电影,我不想找别人配音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你明天再来吧。”周赫煊点头道。

    罗明佑坏笑着朝孙瑜眨眨眼,孙瑜立刻会意,都觉得阮玲玉和周赫煊之间有一腿。

    阮玲玉低着头走出周公馆,坐黄包车回到家中。她还没来得及把门关上,养母何阿英就问道:“跟周先生进展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明天要去周公馆学说国语。”阮玲玉道。

    何阿英喜笑颜开:“那就好,那就好!阿阮你一定要把握住这次会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阮玲玉轻声应道。

    说实话,阮玲玉对周赫煊的感觉很复杂。首先是感激,周赫煊帮她赶走了张达民;其次是害怕,周赫煊的设局段有些吓人;再次是仰慕,不管是周赫煊的大学者名声,还是《神女》剧本的精彩,都让她由衷敬仰;还有就是抗拒,母亲老是让她勾搭周赫煊,这让阮玲玉从心底生出对周赫煊的抗拒之感。

    最后嘛,则是隐隐喜欢,一个正常女人对优秀男人的喜欢。

    阮玲玉主动提出找周赫煊学国语,主要还是听从了母亲的命令。她是乖乖女,听话已经听习惯了,被养母怂恿无数遍后,竟然开始觉得做周赫煊的姨太太也不错,甚至有些担心周赫煊不肯接受她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性格实在是悲剧,根本没有任何主见可以。

    上帝是公平的,阮玲玉虽然在生活中软弱无比,但在艺术上的造诣却愈发精深。等她慢慢红起来以后,拍电影时竟极有主见,只要她看好的角色,就算公司老板认为不合适,阮玲玉也一定要争取到。

    生活糟糕,艺术执着,阮玲玉似乎就是为电影而生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阮玲玉坐着黄包车来到周公馆,被佣人一路领进书房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,这么早就练字啊?”阮玲玉由衷佩服,她觉得周先生太勤奋了。

    “嗯,练练,”周赫煊点头说,“你先坐,等我把这篇魏碑临摹完。”

    阮玲玉没有坐,而是来到周赫煊身边,默不作声的观看他练书法。看着看着,阮玲玉不禁赞叹:“周先生的字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收笔大笑:“哈哈,你是第一个说我写字儿漂亮的人,有眼光!”

    阮玲玉倒没有拍马屁说谎,在经过长期苦练以后,周赫煊的楷书已经写得不错了。但也仅仅是楷书,换成写其他什么行书、隶书、草书,周赫煊就立马抓瞎。

    周赫煊将一篇魏碑临摹完毕,他一边洗毛笔一边问:“你学过国语罗马字拼音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”阮玲玉摇头道,解释说,“我以前读的是教会女校,老师们用英语讲课,基本没人说国语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没学过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阮玲玉没听明白,怎么没有学过还更好了?

    “我教你一套更简单的拼音,”周赫煊从书桌抽屉里拿出提前写好的国语教材,解释说,“我这套拼音教材,采用的是英语字母,但它们的发声有些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阮玲玉低头看过去,只见上面写着“a、o、e、i、u”等字母,确实全都是英文字母。

    周赫煊阐述道:“整套拼音由声母、韵母和声调组成,你是第一个学习者。只要你把这套拼音学会,国语应该就没有问题了,前提是你说话是别说串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阮玲玉不明觉厉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来学韵母,‘a’念‘啊’。”周赫煊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阮玲玉满头雾水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很好,你刚才读的是‘a’的三声。”

    阮玲玉并不笨,但她初学拼音有两大困难。一是把拼音字母和英语字母读音搞混,二是不知不觉便要说出上海方言。

    推广普通话,真的很重要!

    从上午学到下午,阮玲玉基本把韵母和四声调记熟。她看着认真教学的周赫煊,不由心想:周先生是个正派人,对我没有半分逾矩行为,根本不像妈说的那样。

    阮玲玉有些患得患失,她因周赫煊的正派品行而欢喜,又怕周赫煊对她完全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张学良带着新女朋友跑来拜访,见面就说:“明诚啊,你这几天怎么都待在家里?舞会不参加,打球也不愿来,今晚必须跟我们一起去跳舞!”

    蒋四小姐偷偷扯了扯张学良的袖子,提醒道:“周先生家有女客。”

    张学良这才看到阮玲玉,顿时笑道:“难怪,难怪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介绍说:“六帅,这是阮玲玉阮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名字好像有点耳熟。”张学良说。

    蒋四小姐笑道:“阮小姐是电影明星,《故都春梦》就是她主演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想起来了,”张学良顿时回忆起来,笑着说,“那正好,明诚今晚就带阮小姐一起去参加舞会,不准再拒绝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