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412【建厂计划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搪瓷在中国还是很有搞头的,这玩意儿在光绪年间开始输入中国,主要为德国、奥匈帝国制造,属于比较高端的日用商品。

    至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,日本趁挤占德奥市场份额,向中国大量倾销搪瓷产品,几年间便垄断了中国搪瓷市场。也就五六年前吧,上海出现几家中国搪瓷企业,稍微振兴了一下民族工业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中国搪瓷企业存货艰难,甚至连釉粉都需要向日本进口。

    但随着历年来的抵制洋货运动,中国搪瓷业得到了发展遇。如今上海的铸丰、益丰、中华、兆丰四厂的产品,已经勉强可以和日货抗衡了,成功打破日货搪瓷在中国的垄断局面。

    南京国民政府还是很给力的,关税刚刚自主,便下令将搪瓷品的进口税从5%增至12.5%,用以限制搪瓷外货的输入。

    另外,搪瓷用品市场在东南沿海发展成熟,许多普通家庭也有搪瓷的痰盂、口杯、饭盆等物。但在北方、南方、东北、西北和西南地区,却还比较稀罕,四川、云南、贵州、陕西、山西等地,绝大多数百姓都不知道搪瓷是什么玩意儿。

    市场潜力巨大!

    不但可以猛赚银子,还能跟日货争市场。最好能把搪瓷日货完全挤出中国,让陷入经济危的日本更加糟糕。

    对于周赫煊坚持把搪瓷厂建在重庆,张谋之虽然感到疑惑,但也没有过多询问,他现在已经非常信任自己的女婿了。

    等所有器都搬到临时租赁的仓库,又把几个美国工程师安顿好,张谋之才跟着女儿、女婿一起回家。他见到孟小冬、廖雅泉、婉容、崔慧茀等女之后,脸色有些不好看,因为周赫煊的女人太多了。

    但也仅此而已,民国时期三妻四妾实属正常,张谋之做为岳父最多提醒两句。

    就说张谋之自己,去年也在美国找了个情妇,而且那美国姑娘才15岁啊!这老先生够会玩的。

    “贤婿,”张谋之笑呵呵道,“我在美国收到远西的电报,他已经被任命为九江市长了,多亏贤婿在蒋总司令面前美言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道:“我也是顺口一提而已。”

    张谋之这两年来春风得意啊,大儿子做了法国顶级建筑师的学生,二儿子又当上九江市长,三儿子被他叫去美国打理避(和谐)孕套产业,张家的家族实力可谓蒸蒸日上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托了女婿的福,张谋之现在看周赫煊,是越看越顺眼,对自己挑女婿的眼光非常自豪。

    说了一会儿家事,张谋之开始聊起搪瓷厂的建设:“贤婿,我听说四川一直在打仗,如果我们把工厂建在重庆,会不会受到影响啊?”

    “这个无需担忧,”周赫煊说,“我已经派人打听过了,如今的重庆市长叫潘文华,是个很有能力的人。他正在大举建设重庆,开工厂、建电站、搞教育,想要帮刘湘把重庆打造成西南第一城。我们把工厂建在重庆,在政治上根本不需要担心,潘文华巴不得有人投资设厂。只是原材料的运输有些困难,部分原料要从天津购买,釉粉需要从上海购买,大大提高了生产成本。”

    张谋之委婉地说道:“其实吧,我觉得把工厂建在九江更稳妥,原材料运输也要方便得多。”

    张谋之还是想建设家乡的,而且二儿子当了九江市长,如果在九江设厂,可以获得无限的便利。

    “爸爸,过几年你就知道了,为什么我把工厂设在重庆。”周赫煊不好多做解释。

    张谋之叹息说:“唉,那就依你的意思吧,反正你比我更有眼光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其实原材料的运输困难,也可以慢慢解决。上海的工厂能够自产釉粉,为什么我们不可以?到时再多办几家配套的上游工厂便可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周赫煊更想在重庆建兵工厂,为今后的抗战提供军械物资。

    但兵工厂这玩意儿,不是普通人能搞的。就算现在的刘湘不掺和,以后重庆成了陪都,老蒋也会把兵工厂给征用过去。

    张谋之说:“美国那边的工厂,我已经让老三(张远南)接了,他干得还不错,只是经验稍微有点欠缺。重庆那边的搪瓷厂,是我一个人过去搞,还是你跟我同去?”

    “同去吧,我来负责打通官面上麻烦,”周赫煊说,“要在重庆搞实业,最好把卢作孚也拉拢入伙。一来卢作孚是刘湘的心腹,二来卢作孚的民生航运公司,在长江中上游很有实力,可以方便原材料和产品的运输。”

    张谋之笑道:“既然贤婿已经谋划好,那我就放心了。你去重庆打通关系,剩下具体的工厂建设和管理,就由我来负责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新年新气象。

    农历春节一过,臧启芳的天津市长职务便被撸了,由天津警察局长张学铭兼任天津市长。

    梁思成、林徽因夫妇搬离天津饮冰室,前往北平定居,开始每周举办文化沙龙。“太太家的客厅”逐渐名满京津,吸引来大量的文化名流,徐志摩经常也前往参加。

    巴金是个飘忽不定的浪子,他已经完成《春梦》(修改出时更名为《家》)初稿。把《春梦》稿子写完,巴金就辞去《大众》副刊的编辑职务,南下苏杭一代访友旅游。

    《大众》副刊还走了另一个重量级人物,大学者吴宓终于辞去总编之职,前往西欧游学,先后在牛津大学、巴黎大学从事研究工作。

    好在李寿民也辞去电话局的公职,回到《大众》副刊接任总编,不然都没有人主持《大众》的日常事务。

    顺带一提,李寿民的《蜀山剑侠传》已经得到空前成功,不仅在华北地区销量喜人,就连江南、东北、西北都打出名气。可以这么说,《蜀山剑侠传》如今的影响力,丝毫不弱于周赫煊的《射雕》三部曲。

    北大出社因为负责代替出《蜀山剑侠传》,每月收入喜人,大大缓解了前两年没有校长和财政拨款的困难。

    元宵节过后,周赫煊带着妻子张乐怡、儿子周维烈,随岳父张谋之一起前往九江探亲。

    从美国进口的那些器,沿津浦线运往南京浦口,接着转走长江水道去九江。

    在九江张家盘桓数日,张乐怡和儿子留在九江。周赫煊则跟张谋之一起,押运着器前往重庆,而此时此刻,他编写的历史教科书《全球通史》也正式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