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415【范哈儿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范哈儿,本名舜典,字邵增。

    在四川话里,“哈儿”就是“傻儿”的意思。这位爷出身于地主家庭,自幼不喜读书,却喜欢听人说书,满脑子都是江湖豪侠劫富济贫的思想。

    说白了,范哈儿有些像后世被《古惑仔》影响的少年,小小年纪就不学好,13岁便加入当地的袍哥组织。

    自晚清以来,四川从来没有太平过,几乎年年都在打仗。

    普通百姓的日子自然过得艰难,但像范哈儿这种滚刀肉却混得如鱼得水。20年来,他从一个袍哥小兄弟,混成刘湘下的师长,去年还被常凯申委任为川鄂边防军司令。

    如今四川的内乱暂时平息,只剩下刘文辉、刘湘两叔侄最厉害,一个霸占川西,一个霸占川东。

    二刘本是亲戚,也一向是天然盟友。但他们把其他军阀压服以后,不可避免的互相敌视起来,都想灭掉对方统一四川。

    范哈儿实力不俗,自然也成为双方拉拢的对象。

    就在上个月,四川省主席刘文辉,拿出50万大洋重金收买范哈儿。范哈儿表面答应,从容收下那50万大洋,回头就把刘文辉给卖了,还拿着巨款问刘湘该咋办。

    刘湘对此一笑置之,让范哈儿拿着钱去上海玩玩,只要不掺和二刘之间的斗争即可。

    范哈儿没有立即前往上海,而是带着钱到重庆。他在菜园坝附近的上清寺,选了一块地皮,正在大兴土木修建“范庄”。

    历史上,等“范庄”破土动工以后,范哈儿就会顺江而下到上海,被青帮老头子张锦瑚收为关门弟子,还跟杜月笙拜把子一起做鸦片生意。

    范哈儿一生有三桩轶事最为出名——

    一是他兵败落难时,为了积蓄力量东山再起,带着人到处抢劫财物。等范哈儿发达以后,又把当初被抢之人悉数找来,连本带利的发还财货。

    二是他妻妾众多,姨太太就有好几十个。其中一个叫紫菊的小妾,在重庆开明学校读书时,跟青年校长王世均相爱。范哈儿被戴绿帽后虽然愤怒,但最终选择了原谅。他收紫菊做干女儿,收王世均做干儿子,出资5000大洋当嫁妆,用嫁女儿的礼节把小妾给嫁出去。

    三是他看上了体育明星“南国美人鱼”杨秀琼,根本不顾常凯申、宋美龄夫妇的面子——杨秀琼是宋美龄的干女儿,居然强逼杨秀琼离婚,再自己娶过来做姨太太。

    范哈儿这个人的性格极其复杂,他仗义疏财、豪爽大度、知恩图报,却又老奸巨猾、贪财好色、为祸一方。他胸无点墨,欺男霸女,满脑子豪强思想,却又在关键时候深明大义,为了抗日散尽家财,最终起义反蒋投靠我党——建国后竟然身居高位,得了善终,享年83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今的重庆还比较落后,新新大戏院、国泰大戏院尚未落成。

    范哈儿带着周赫煊、张谋之,来到房街(后世解放碑附近)的悦和茶园,这里有重庆最出名的川戏班子。

    四川茶馆和上海、天津的茶楼有很大不同,茶馆内摆放的都是竹编椅子,可端坐、可半躺,再泡上一盏盖碗茶,无比悠闲惬意。

    舞台上,一个肩插佛尘的花和尚出场,只那么走了几步,便引来全场喝彩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范哈儿高兴得疯狂鼓掌,脸上的肥肉都在抖。他给周赫煊、张谋之介绍道:“周先生,张先生,演花和尚那个叫刘成基,遂宁走出来的娃儿。不要看他年轻,他的花脸(丑角)可是重庆一绝。这出《醉打山门》,得了赵瞎子的真传,演得硬是安逸,全重庆找不出来第二个。”

    《醉打山门》乃是昆剧知名戏目,此刻用川剧的形式表现出来,居然别有一番韵味。

    刘成基扮演的花和尚鲁智深,打抱不平时威风八面,喝醉酒后却憨态可掬。特别是那眼神和表情,配上川剧念白唱腔,表现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滑稽之感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!”

    一出戏唱完,范哈儿不停地拍巴掌喝彩,乐颠颠说:“狗x的,龟儿子硬是要得,给老子打赏刘三荣(刘成基)10块大洋!”

    直到离开了茶园,范哈儿还在对刚才的表演赞不绝口,他又拉着周赫煊、张谋之去饭馆喝酒。

    酒菜上桌,范哈儿举起酒杯说:“周先生,张先生,我范哈儿是个粗人,文绉绉的话不会说。这杯酒,我敬两位。袍哥人家,绝不拉稀摆带,我干了,你们随意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,”周赫煊一饮而尽,笑着用四川话说,“我也是袍哥人家,以后就不要喊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范哈儿惊讶道:“你也是哥老会的?”

    “我是美国五洲洪门的坐馆,”周赫煊笑道,“洪门、汉留(哥老会)源出一家,你我兄弟都是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“搞豁是洪门总堂的兄弟,失敬失敬,”范哈儿连忙举杯说,“周老弟,我范哈儿有眼不识泰山,自罚三杯!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不必自罚,喝酒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不得行,不得行,罚酒是必须的,”范哈儿连饮三杯,擦嘴说,“袍哥人家嘛,决不能拉稀摆带,喝几杯酒算啥子?”

    “哈哥豪爽!”周赫煊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两人又闲聊片刻,范哈儿才问:“周老弟咋个就认得我呢?”

    周赫煊胡诌道:“我听李宗吾先生提起过哈哥,他说你为人仗义耿直。”

    “李先生居然还夸我啊?”范哈儿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李宗吾在四川名气太大了,不仅在教育界、文化界受尊重,还给多位四川军阀当过顾问。再过几个月,刘湘把叔叔刘文辉斗败,也会慕名邀请李宗吾当自己的顾问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哈哥你不要妄自菲薄,你当年主动发还抢劫的财货,四川哪个不佩服?”

    “嘿嘿,嘿嘿,年轻时候的荒唐事,说起来脸红,”范哈儿对此又是得意,又是尴尬,他转开话题问,“周老弟这趟跟老丈人一起来重庆,是要做啥子大事哇?”

    周赫煊道:“我准备在重庆开一家工厂,正要拜会刘湘刘司令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说,包在我身上,我明天就帮你引荐!”范哈儿拍着胸脯说,“刘司令还是要给我范哈儿几分面子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