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426【宣传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“刘校长好!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好!”

    师生们纷纷问候,不过目光大都落在周赫煊身上,反倒是做为校长的刘湘没多少人关注。

    刘湘介绍说:“这是吕子方吕先生,重庆大学的教务处长。”

    “吕先生你好!”周赫煊伸笑道。

    吕子方连忙握问候:“早就仰慕周先生大名,今天难得有幸一见。”

    吕子方身材瘦弱,带着圆框眼镜,标准的民国知识分子形象。他是沙坪坝人,也是重庆大学的创始人之一,几年后重庆大学从菜园坝迁往沙坪坝,跟吕子方有很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吕子方是个全才,死后留下遗作30多种,涉及天文、历法、力学、声学、气象、地震、数学、考古、医学、生物等诸多学科,被世界科技史权威李约瑟誉为“对中国科技史研究有真知灼见的学者”。

    刘湘又介绍道:“这位是重庆大学留法勤工学院院长汪云松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汪院长你好!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你好!”

    汪云松年纪比较大,已经50多岁了,他曾多次组织四川学子留法勤工俭学,其中就包括有邓公、陈帅和聂帅。

    用陈帅的原话来说,汪云松为新中国培养了三位副总理,这真的是一位传奇人物。

    刘湘介绍的第三位叫吴芳吉,江津人士,雅号“白屋诗人”。

    此君是个神童,三岁时便能背诵《诗经》中的《周南》、《召南》等篇。其父经商破产后,全家搬到贫民区,因为邻居贩毒聚赌,他父亲便用木牌写“白屋”挂在墙上,以示清白传家,吴芳吉遂自号“白屋吴生”。

    吴芳吉年仅10岁时,其父因商务纠纷下狱,他自作讼状为父申冤,居然成功将父亲解救出来,一时间在重庆传为美谈。

    关于吴芳吉的奇闻异事还有很多,他读清华留美预备校(清华大学前身)时,因抗议洋人教师侮辱学生而被开除,幸得吴宓等人资助才有钱离校回家。在回乡途中,吴芳吉又遇到战乱,因路费用尽,只得步行乞讨,耗时五个多月、绕行三千多里才回到重庆,途中作诗七十余首、日记数万言。

    “三日不书民疾苦,文章辜负苍生多”。

    这就是吴芳吉的诗,其作品以古诗词居多,常常描写民间疾苦,但也有些半文半白的“新诗”。

    而且这位先生喜欢写长诗,成名作《婉容词》只是牛刀小试,他歌颂十九路军抗日的《巴人歌》足足1500字,颇有些抗战《长恨歌》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,雨僧(吴宓)兄在信中多次提到你,你的鼎鼎大名,把我耳朵都听起茧子了。”吴芳吉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吴芳吉和吴宓是清华同学,两人交情颇深,长年保持着通信联络。

    周赫煊抱拳说:“雨僧先生也常常称赞吴先生的诗作,我对先生慕名已久。”

    刘湘又介绍了几位,都是些在川内颇有名望的文化人士。

    周赫煊遂向重庆大学捐赠了十套《全球通史》、十套《大国崛起》和十套《菊与刀》,并在刘湘等人的陪同下,参观重庆大学的图书馆和教室,还观看了重庆大学校队的足球比赛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半,周赫煊便站在操场礼台上做演讲,他看着众多师生学子说:“前两天,我见到了卢作孚先生,跟他聊了一些关于日本的事,我们都非常忧心。卢先生去年到东北考察,写了一本《东北游记》,里面记载着一些他亲眼目睹的状况。他发现,大连已经成了日本人的大连,码头、学校、商店、工厂、铁路……到处都被日本人霸占,而且经营得井井有条,扩张速度非常快。卢先生还观看了日本人建造的满蒙资源馆,但凡东北所产的动植物,统统被日本人搜集陈列制成标本,各种物产的出产数量被调查得清清楚楚,甚至还列表统计,附有详细的图文说明。”

    台下师生有的面露疑惑,不知道周赫煊说这些干嘛;有的则神色愤慨,显然是经常关心时事。

    “日本人,已经把东北视为他们的地盘,未来,还会把整个中国视为他们的地盘!”

    “老师们,同学们,日本侵略中国已经迫在眉睫了,一旦两国开战,中国究竟有几分胜算?四川是中国的大后方,也是国人坚守的最后堡垒。我希望,诸位能够学有所成,努力把四川建设得更加富强,把这座堡垒建造得更加坚固!”

    周赫煊的演讲还在继续,内容无非还是那套,不断地强调灌输抗战思想,强调日本必然侵华、中国必然胜利的观点。

    他说的这些话显然超前了,但再过几个月,想必很多人都会明白。

    对于九一八事变,政府和军阀或许反应迟钝,但不代表所有国人都是这样。历史上,九一八事变发生后,全国各地包括海外华人都极为愤慨,继而建立起各种各样的抗日救国组织。

    比如卢作孚,就在九一八事变发生的三个月后,号召成立“重庆救国会”,发表救国通电,讨论救亡对策,宣传鼓动抗日,组织开展募捐,支援前线抗战。

    最积极的莫过于日本留学生,他们在“九一八”到“七七事变”之间,费心搜集关于日本的各种情报,将日本的社会、风俗、经济、教育、军事、舆论、政治、历史等相关消息,数年如一日的发送回国内,让国人更加清晰的了解日本。

    还有许多日本留学生毅然回国,他们放弃了大城市的好工作,自发深入各地农村乡镇,向那些无知蒙昧的底层百姓,宣传日本对中国的野心,宣传日本人的残暴。此举给后来的敌后抗日根据地建立,提供了极大便利,也使得许多群众对日本人有了根本了解。

    抗日,早在九一八事变后就开始了,不止是东北抗联在奋战,不止是十九路军在奋战,更有无数不知名的仁人志士为此奔走努力。

    又比如欧美留学生,他们也自发联络,利用在各国教育构的便利,揭露日本人的狼子野心,并在世界青年大会上组建反法西斯同盟,呼吁各国政府和国联支持中国的抗战事业。

    这些人,都是无名英雄。

    周赫煊现在有很大的名声,他完全可以利用这些名气,不停地宣传呼吁抗日思想。这种举动看似在做无用功,但却蕴含着巨大力量,甚至往往比枪炮还有用。

    信念!

    精神!

    这是一个伟大民族必须有的东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