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434【及时雨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赈灾!

    这是中国数千年来的永恒话题,即便烂到根子的中央政府,当面对大规模天灾的时候,也必须拿出一套赈灾方案来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无数帝国王朝,在天灾引发的流民起义中走向终点。

    有史为鉴,不得不谨慎待之。

    1931年的全国性大水灾,其实从6月份就开始了,至8月份蔓延到全国。不但如此,四川、热河、陕西、湖南等省内,一些没有发大水的地方,还遇到严重旱灾和虫灾。

    这就造成一个惨绝人寰的现象,在同一个省内,这半个省水灾,那半个省旱灾。冰火两重天,搞得百姓生死两难。

    南京国民政府的统计数据显示,全国受灾群众有8000多万。但事实上,仅江、淮沿岸的灾民就多达上亿,到处都能看到浮尸、饿殍和孤儿。

    常凯申一边忙着党内斗争,一边忙着实施赈灾计划。中央政府通过发行公债、国内外募款、税目附加等方式筹集资金,暂时已筹集上千万元,(历史上)最终筹款总额为7000万元。

    这些钱虽然有一部分被贪污,还有一部分被挪用,但大体上还是真正用在了赈灾上面。

    负责赈灾的构有两个,一叫赈务委员会,这是赈灾常设构;二叫国府救济水灾委员会,这是赈济大水灾的特设构。

    行政院副院长宋子文、内政部长刘尚清、实业部长孔祥熙、赈务委员会委员长许世英,以及西北赈务负责人朱庆澜五人,被任命为国府救济水灾委员会委员。其中宋子文担任委员长,全权负责各地赈灾事宜。

    该委员会共设有七股,即:调查股、财务股、会计稽核股、卫生防疫股、运输股、灾区工作股、联络股。总的说来,赈灾构比较完善,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中央政府考虑到贪污腐败横行,专门出台了各种监管和处罚措施。

    其中赈灾款由总务科、筹赈科和审核科共同负责经,三个部门相互制约,加大了对资金的监管力度。每个部门的内部,提取资金也要经过三道程序,委员长、秘书长、各科科长层层负责,想要贪污那是真的很困难。

    对于那些想趁乱作死的人,中央专门出台惩罚条例,包括吃回扣、以次充好、以权谋私、贩运赈灾物品、冒领赈灾钱物的,全部依照刑法加重三分之一的力度进行判决。

    中央政府对此还不放心,专门设立监察院,对全国的公务员和赈灾人员进行监察,派出12名“钦差”寻访各地。这些“钦差”在各地国党党部的配合下,狠狠地揭露处置了一批渎职、舞弊和贪污者,起到了敲山震虎的作用。

    另外中央还设有审计处,负责对各级各地的政府关进行资金审查,在账目上跟那些妄想贪污者斗智斗勇。

    社会监察方面,无论政府还是民间赈济组织,所有募集款项必须登报公开,并且欢迎老百姓对违法行为进行检举告发。

    可惜民国的官僚阶层太烂,制定了这么多监管措施,贪污舞弊的现象还是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比如湖北属县的县长王丹侯,领到赈灾款却不发放,呈报上级说被土匪劫走。被民众揭发后,这位县太爷锒铛入狱,官帽子直接被摘掉。还有皖南粮站主任李思义,克扣赈灾粮达69吨,被查处时已半价售出39吨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洋人参与贪污的案列,救灾委员会派英国人古特温担任岳州赈粮总站主任。这英国佬伙同副主任刘益生,与奸商和地痞勾结,将运费运力谎报至10万元,分赃之后挟妓游玩。他们还克扣赈灾职员的工资,每月侵吞数百元,全部用来花天酒地挥霍一空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前面两个案列中的本国官员都被依法查处,后面一个案列却因为涉及洋人,以至于连中央派出去的“钦差”都不敢管,只是将涉案官员秘密调职而已。

    我们不能否认,老蒋对这次赈灾下了大力气,因为全国性大水灾已经严重影响到他的统治。但各地官僚真的烂透了,不仅洋人贪污没法管,高级官员的贪污同样难以处理。

    比如皖北那边出现窝案,赈务专员带头贪污,引起极大的民愤。由于案情重大,中央监察院亲自受理调查,并将调查结果移交至司法部门。

    然后诡异的一幕出现了,中央监察院亲自受理,且证据确凿,法院那边居然敢拖着不判,最后案件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如此荒谬之情况,无非是贪污官员靠山很硬,硬到就连老蒋都得给面子的地步。

    法治?

    不外乎人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子文这些天已经心力交瘁,如此严重的大水灾,他需要全面负责赈灾事务。不但钱款难以筹措,更棘的是粮食和药品,即便有钱都买不到足够的物资。

    南京,三牌楼,美国驻华公使馆。

    宋子文放下中的签字笔,脸上露出解脱般的笑容,与美国驻华公使詹森握道:“詹森先生,真是太感谢了,中国人民会记住美国政府的情谊。”

    “帮助友邦,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詹森微笑道。

    经过南京政府、美国政府、中国驻美使馆和美国驻华使馆的多方联络协商,在长达半个多月的讨价还价后,宋子文终于成功签署订购美国小麦的合同。而且还是赊账合同,因为宋子文暂时拿不出钱来,一次性赊购45万吨美国小麦。

    别看美国公使说得那么正义凛然,这家伙正偷着笑呢,赊账也是买卖啊,美国巴不得能多卖出一些农产品。

    据美国《财富》杂志统计,美国现有3400万成年男女和儿童没有任何收入,占美国总人口的28%。但这个报告水分很大,因为美国广大农村人口,并没有包含在统计范围内。

    大萧条不仅让城里人生活艰难,农民同样生活在地狱。

    如今美国小麦的价格,1蒲式耳只卖25美分,换算过来相当于单价(千克)0.046美元。嗯,买200斤美国小麦,只需要花费4.6美元。玉米就更便宜了,200斤美国玉米的价值为12美分。苹果直接论箱卖,200个一箱的苹果,品相全部完好,只卖40美分。

    美国农民现在每收获1英亩小麦,就要净亏1.5美元,这还是最赚钱的粮食作物。像玉米之类的赔钱货,呵呵,农民直接把玉米当柴烧,比卖了玉米买煤炭更合算。

    蒙大拿州有个牧场主,贷款买来一批子弹,用两个小时的时间把牲畜全部杀掉,扔到山沟里任其腐烂,原因是卖牲口的钱还抵不过饲料。

    现在去美国买地很划算,美国有四分之一的牧场都在挂牌销售,全是白菜价,可惜没人买。

    南京政府与美国政府签订的45万吨小麦赊购合同,双方都感觉很满意。

    美国佬把单价0.046美元的小麦,以0.1美元的价格卖到中国(加上运费),价钱直接翻倍,而且还能清除国内存货。而中国呢,不但能以远远低于国内的价格购买小麦,还特么可以赊账,简直赚大发了。

    宋子文说道:“詹森先生,希望贵国能够加快速度,早日把这些赈灾小麦运抵中国。”

    詹森微笑着说:“宋先生,最迟一个月以内,你就能在上海码头见到这些小麦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科技的发展,如今速度最快的轮船,只需要15天就能从美国西海岸抵达中国上海。再加上美国国内的筹措转运,一个月的时间差不多正好。

    可是,还需要再等一个月啊!

    宋子文的心情再次沉重起来,每天都有无数催粮的电报,他现在一接到电报就头疼。一个月的时间,足够把他给逼疯!

    还没等他走出美国公使馆,秘书突然拿着一封电报过来:“部长,上海急电!”

    宋子文脑袋炸裂道:“又是哪里遭灾了?”

    秘书欣喜道:“是粮食,整整三艘远洋货轮的粮食,是周赫煊先生从美国买来的,他要全部捐赠给赈济水灾委员会!”

    已经为粮食发愁多日的宋子文,犹如在地狱当中听到天堂的福音,他愣了半晌,突然哈哈大笑道:“周明诚真及时雨也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