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437【劝谏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沈阳郊外,冯庸大学。

    操场上,一个班级正在上体育课,学生们持木枪,跟着教官一起练习刺刀拼杀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抬枪,前突,刺杀,收枪,格挡,刺杀……一个个简单有效的动作,重复了不知多少遍。

    早已戒烟的冯庸,此刻站在校长室的窗后,默默注视着那些学生,突然转身问道:“你真的肯定,关东军近日就要动?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五哥你长期在东北,应该知道日本人的动向。今年关东军三番五次挑事,前不久甚至在沈阳街头搞军事演习,他们难道是闹着玩的?”

    “小六子怎么说?”冯庸问。

    周赫煊道:“张汉卿已经接到确切情报,日本人会在月底出兵。但他跟常凯申都倾向于不抵抗,认为日本内阁会勒令关东军撤兵。”

    “日本内阁又是什么态度?”冯庸问。

    “这一届的日本内阁,是几个月前刚刚组阁的,”周赫煊解释说,“由于日本国内经济危严重,所以日本内阁把主要精力都放在内政建设上,坚决反对武力扩张。”

    冯庸松了口气说:“那还好,只要日本政府不想打仗,那就还有缓和的余地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道:“五哥你看过我那本《菊与刀》,应该知道日本人有下克上的传统,日本内阁怎么可能管得住那些军人?”

    冯庸喃喃说道:“不至于吧,连内阁都无法约束军队,那日本陆军部岂不是要造反?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自1921年华盛顿会议后,日本一直在大规模裁军。1921年日本军费为7亿3千万日元,到去年截止,已经裁剪到5亿日元以下。但日本明治维新以来,一直奉行军事优先原则,培养了大量职业军人。这些职业军人没有其他特长,只会打仗,裁军等于砸了他们的饭碗。我猜,只要日本内阁反对扩张,日本的少壮派军官很可能发动政变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激进?”冯庸惊讶道。

    “我无法说服张汉卿,你知道他的脾气,他打定的主意很难更改,所以我才来找你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周赫煊对张学良的称呼都变了,显然对此极为生气。冯庸叹息道:“我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旦日本人动,我们就以最快的速度炸掉沈阳兵工厂,”周赫煊咬牙切齿道,“即便是全部毁掉,也不能留给日本人!”

    冯庸迟疑道:“万一我们把兵工厂炸掉,关东军却退兵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周赫煊反问:“你觉得可能吗?”

    “我再劝劝小六子,让他把兵工厂先搬走。”冯庸不敢答应,因为这件事情太大了,他负不起那个责任。

    沈阳兵工厂的搬迁很困难,这是目前中国规模最大的兵工厂。拥有铸枪、铸炮、炮弹和轻枪四厂,器8000余台,还设有科学研究会,集中研发军工科学技术。

    就在两个月前,沈阳兵工厂甚至自行研发出10发子弹的自动步枪。历史上,这款自动步枪的图纸消失不见,很可能是九一八事变爆发后,有人故意销毁或带走了。

    如此规模庞大的兵工厂,根本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毁掉,更何况那里还有军队驻守。

    冯庸带着周赫煊,又再次赶往北平,深更半夜的把张学良从床上叫起来。

    张学良揉着惺忪睡眼,苦笑道:“明诚,你还真不放过我啊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语气冰冷道:“我知道你胆子小,不敢招惹日本人。但沈阳兵工厂你能做主吧,难道你想资敌,把那些东西都留给关东军,以后用来侵略中国?”

    张学良安抚说:“明诚,我已经拍电报跟日本外相币原先生交涉过了。他向我保证,东北绝对不可能发生大事变,他已经严厉斥责日本陆军部了。只要关东军敢乱来,日本陆相就会被弹劾,甚至是被撤职,关东军也必然撤兵。还有,南京政府那边,已经知会了英美法三国公使,他们也向日本政府发出了谴责,国联绝对不会坐视不理。”

    “国联的谴责有用,还拿军队来干什么?日本内阁更是不靠谱,他们自己都要完蛋了!”周赫煊气愤道,“你要是不搬迁军工厂,我就亲自帮着炸弹,去把那里全部炸掉!”

    冯庸也跟着劝说:“六子,凡事防患于未然。你采用不激怒日本关东军的做法,可能是对的,但也需要给自己留后路啊。先把兵工厂的器运走,等事态平息以后,再运回来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张学良默不作声,表情极为纠结。

    冯庸又说:“如果真的如明诚所言,到时候悔之晚矣。你忘了上次的中东路事件?”

    张学良犹豫道:“可沈阳兵工厂那么大,没有十天半个月,根本搬不完,而且那么多工人也难以安置。”

    “能搬多少是多少,搬不完的直接炸掉!”周赫煊斩钉截铁道。

    张学良说:“我再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考虑个屁,”周赫煊厉声嘶吼道,“张学良,你要是再婆婆妈妈,老子跟你绝交!”

    张学良和冯庸吃惊地看着周赫煊,他们还从没见过周赫煊发这么大的火,那双明亮的眼睛里全是血丝,就像一头择人而噬的怪兽。

    张学良与周赫煊对视了几秒,突然低头道:“那就搬吧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又对冯庸说:“五哥,你的学校也要准备好,日本人是不会放过那里的。”

    冯庸豪气地笑道:“只要小日本敢来,老子亲自开飞跟他们拼了,大丈夫唯死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冯庸大学有很多理工科学生,他们是国家民族的种子,不能轻易毁掉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冯庸点头道:“我会安排好的,愿意留下来跟小日本干仗的就留下,想要继续读书的,我就送他们去北平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再次劝谏说:“汉卿,我还是希望你能正面抵抗日本人。”

    “明诚,不必再劝了,”张学良说,“国内的情况你又不是没看到,哪里能够再打仗?我相信日本内阁,他们能够约束好关东军的行为,这次的事态完全可以用外交段解决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气得不想再说话,头也不回的走人说:“那就先告辞了,不打扰你继续做梦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