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440【进退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“娘希匹!”

    常凯申愤怒地将一份报纸掷在地上,向来表现稳重的他,此刻已经气得脸部肌肉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宋子文默默地捡起报纸,劝道:“主席,报纸上的胡说八道,何必去理会?让人查封报社即可。”

    常凯申吼道:“报馆可以查封,人心却查封不了。他张汉卿丢了大半个东北,现在居然赖在我头上,说什么我下达了‘不抵抗令’!”

    “广东那边的宣传把戏而已。”宋子文安抚道。

    常凯申是真的好气啊,他确实有给张学良发过密电,但都是用讨论商量的语气,称张学良为“兄”,希望张学良不要理会日本人的挑衅,尽量避免事态扩大。

    这就叫“不抵抗令”?

    鬼知道那些密电是怎么曝光出来的,反正现在成为政敌攻击的借口,闹得全国百姓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现在国内呼声一片,都要求“停止内战,一致抗日”,而国党内部则全是要求常凯申立即下野的声音。

    常凯申已经快撑不住了,他已经成为众矢之的,必须下野才能以退为进。生了一会儿闷气,常凯申对宋子文说:“子文啊,你必须去一趟广州,帮我联络汪兆铭共商大事。”

    宋子文也知道关键时刻不能马虎,他连忙说:“我一定竭尽全力”。

    “汪兆铭应该会同意合作的,”常凯申脸上浮出嘲讽般的笑容,“他在广州过得也不好,我们算是难兄难弟了。”

    广州国民政府那边实在太混乱,改组派、西山会议派、胡汉民派、林森和孙科派,还有实权军阀陈济棠、李宗仁,这些人搅在一起简直群魔乱舞。

    他们联合起来是为了反蒋,可反蒋还没有任何结果,各大派系就已经开始争权夺利。

    汪兆铭想要做广州国民政府的老大,但各派对他的影响力深深忌惮。这就出现什么局面呢?汪兆铭和各派联合反蒋,各派又一起联合排挤汪兆铭。

    为了自身利益,汪兆铭必然“捐弃前嫌”,选择和常凯申再度携。

    送走了宋子文,常凯申又立即召见腾杰。

    腾杰穿着一身军服,心潮澎湃地走到会客厅,看向常凯申的眼神中写满了崇拜,他热血沸腾地敬礼道:“总座,卑职黄埔第四期腾杰,奉命前来报道!”

    “很好,”常凯申亲切地微笑,拍拍腾杰的肩膀说,“你创办的那个中华复兴社,做得非常好。”

    腾杰挺直腰杆,大声喊道:“一切为了党国和总座!”

    常凯申开始讲大道理,说道:“中国为何会陷入此等危局?皆因一盘散沙,人人为己,损公肥私。中国如何才能强大?必须有统一的政府和政党,这个政党必须有严格的纪律性,必须紧紧团结在领袖身边。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“卑职明白,只有法西斯才能救中国,只有总座才能救中国!”腾杰狂热地说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常凯申从抽屉里拿出一份委任状:“腾杰听命!”

    腾杰立正敬礼:“卑职在!”

    常凯申说道:“现任命你为中央军校政训处处长,军衔擢升为少将!”

    “谢总座栽培,卑职肝脑涂地,死而后已!”腾杰恨不得马上就为常凯申而死。

    任命完毕,常凯申语重心长地说:“俊夫(腾杰)啊,如今国党内部斗争形势严峻,我可能会暂时下野……”

    “下野?”腾杰目瞪口呆,嘶声力竭地说,“总座,你可万万不能下野,中国没有你领导,就永无复兴之日啊!”

    常凯申说:“下野只是暂时的,以退为进而已。我在下野期间,你负责拉拢团结党内有志青年,对内励精图治、整肃纪律,对外打击叛国叛党份子。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腾杰激动道:“总座请放心,卑职必定全力以赴!”

    “很好,去吧。”常凯申笑道。

    “卑职告退!”腾杰迈着行军步伐,昂首挺胸地离开。

    腾杰现在领导的中华复兴社,就是蓝衣社前身,成员都是一些热血报国青年。

    蓝衣社成立之初,宛如一律清风,吹过腐败污秽的民国政坛。他们对内爱国自律、不怕牺牲、毫不为己、廉洁干练,对外开战狂飙突进的廉政风暴,锋芒直指贪官污吏和日寇汉奸。

    在抗日方面,中华复兴社后来秘密护送马占山去外蒙古,保存了东北抗日力量的火种。他们还在长城与日寇血战,损失惨重。江南的忠义救国军,也是蓝衣社领导的,日寇对蓝衣社恨之入骨,视为必须除掉的眼中钉、肉中刺。

    可惜,蓝衣社最终沦为特务组织,成为维护常凯申独裁统治的工具。

    而腾杰这个热血报国的复兴社创始人,也很快遭到排挤,渐渐失去对中华复兴社的掌控。

    等腾杰离开会客厅,常凯申又拨通一个电话,问道:“邓泽生(邓演达)还是不肯合作?”

    “他死不松口。”电话里回答。

    常凯申目露凶光:“那就杀了吧。”

    如今政治形势严峻,常凯申知道自己难逃下野的命运。但在下野之前,他必须为以后的复出做准备,提拔复兴社首领腾杰是其一,秘密处决邓演达是其二,暗中联络汪兆铭是其三。

    可怜邓演达这位高喊“我要为中华民族维护正气”的国党左派,就此死于派系斗争当中。

    对于此次整治斗争的失败,常凯申下野后回老家写日记,总结经验道:今次革命失败,是由于余不能自主……党内胡汉民、孙科,一意迁就,乃至于不可收拾。而本人无干部、无组织、无情报,以致‘外交派’唐绍仪、陈友仁、伍朝枢、孙科勾结倭寇卖国,而未之预知陈济棠勾结古、桂各派,古应芬利用陈逆皆未能信,乃至陷于内外挟攻之境,此皆无人之所致也……

    如果常凯申没有在日记里说谎,那么广州国民政府和日本人是真有勾结——粤桂联军在南方出兵,阎锡山在西北复出,日本人在东北入侵,三方相继发难导致局面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常凯申痛定思痛,从此疯狂地培植亲信、排除异己,同时发展特务组织来巩固自身统治,他不愿再吃“无干部、无组织、无情报”的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