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455【好消息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“玉泉三载又重过,世事沧桑感慨多。华岳峨峨常崛峙,黄河浩浩空滔波。仙人应有长生术,壮士羞为拔剑歌。山水流连不忍去,东邻未灭奈如何?”

    续范亭在宣纸上写完这首诗,掷笔抱拳道:“周先生,告辞!”

    邵力子和邓宝珊也说:“周先生,告辞!”

    “三位先生,后会有期!”周赫煊笑着拱道。

    亲自把邵力子、邓宝珊和续范亭送上黄包车,周赫煊才转身回家,来到书房收拾三人留下的墨宝。

    续范亭那首七律写得很好,特别是最后一句“山水流连不忍去,东邻未灭奈如何”,周赫煊尤为喜欢。这首诗是他十年前写的,早在1921年就想着灭日本呢。

    抛开爱国将领的身份不提,续范亭其实是个很有才华的诗人。比如他三年后那首《黄河桥口占》,就狠狠地讽刺了一把军阀和官僚:“猪羊骡马会兰州,吃得山空水断流;桥上行人频拍马,河边舟子善吹牛。八年战乱民心丧,四省沦亡国事蹙;山河破碎家安在,我问将军羞不羞?”

    这首诗把兰州的那些军阀政客,比喻成只会吃喝拉撒的猪羊骡马,善于吹牛和溜须拍马,却不管山河破碎、民心尽丧,毫无一丝羞耻之心。

    让周赫煊感到意外的是,水烟厂学徒出身的邓宝珊,一毛笔字儿居然写得很漂亮。他文采不高,只留下四个字:“还我山河!”

    三人里头,书法造诣最高的当属邵力子。此君尤擅行书和楷书,风格雅致而严谨,算得上民国时期一等一的书法高。

    周赫煊小心地把墨宝收好,继续过着自己的平淡小日子。在家陪陪妻妾儿女,偶尔去清华和北大教授历史课程,每个星期写一篇关于国际评论,时间转眼就进入3月。

    3月3日,十九路军撤退,淞沪战事结束。

    3月6日,常凯申正式宣布复出,从而形成常凯申主持军事,汪兆铭负责政事的局面——前者担任中央军委委员长,后者担任中央政府行政院长。

    3月9日,伪满洲国在长春举行成立大典,溥仪为执政,郑孝胥任总理。

    社会各界人士都在呼吁抗日,常凯申却提出“攘外必先安内”的方针,并借“剿匪”为名开始着整编全国军队。常凯申为了巩固军权和地位,国党中央党部甚至向地方下发非正式文件,要求各级关部门必须称呼其为“委员长”,不得再称呼“总司令”或者“蒋主席”。

    期间,北方左联也来找过周赫煊几次,希望他能写一些“进步”文学作品。

    周赫煊直接闭门谢客,不想再跟左联掺和到一起,至少未来两三年内都不愿接近左联。

    自“九一八事变”以后,中国左翼文坛的风气变得有些奇怪。就连鲁迅这个左联旗,也渐渐感到“寒心”、“灰心”,只是还没有彻底失望而已。

    咳,咱们点到为止,这方面不便细说,说穿了又要404。

    根据冯庸带来的消息,侯七已经带着大学师生组成的义勇军,在辽宁东部一带的山林子里开始抗日。由于马占山投降日寇,侯七对其他义勇军势力极不信任,因此并没有听从周赫煊的建议,分散下去支援“友军”后勤。

    辽宁那边的民间抗日势力很多,侯七里有钱有榴弹,很快吸纳了一只80多人的警察部队,接着又吞并了300余屯垦军,总兵力迅速接近600人。

    说是抗日义勇军,但侯七的主要攻击目标仍是伪军。在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内,他大大小小的伏击战打了十多场,战果似乎有些寒掺——击毙伪军60余人,俘虏7人,缴获各类枪械12支。

    但这组数据其实很给力了,由于侯七多次击溃伪军征粮队,并且榴弹火力凶猛,终于招来关东军的围剿。

    100余关东军带着5000伪军,追着侯七的600余义勇军满山转。在牺牲50多人后,侯七果断率队转移,并在摩天岭设伏搞出一次大捷,击毙击伤伪军300余人。

    当时两个满编营的伪军,正在搜寻义勇军的踪迹,突然看到满天的榴弹扔过来,数量足足上千枚。

    土制黑火药榴弹虽然威力很小,但“下饺子式”的攻击还是很可怕的。伪军本来士气就不好,两个营的部队坚持不到一分钟就崩溃奔逃,等关东军亲自前来支援时,只剩下满地血肉模糊的尸体。

    此战让侯七名声大振,本溪和辽阳的抗日志士纷纷来投,一时间部队兵力扩充到2000余人。

    周赫煊摇头哀叹:“可惜啊可惜,出关的抗日师生已经牺牲了16人,他们都是国家急需的高级人才,不该死在日伪军的枪口下。”

    冯庸安慰说:“打仗哪有不死人的?他们的牺牲是为国尽忠,同样也能更多人奋力抗争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提醒道:“必须通知侯七,让他严防奸细和部下背叛。他的部队已经进入关东军视线,日本人肯定会使出收买段,堡垒总是容易从内部攻破。”

    东北抗日义勇军就是一盘散沙,互相火并且不说,最后覆灭往往跟叛徒出卖有关。

    由于关东军数量不足,伪军又不堪重用。所以在对付义勇军的时候,日本人经常派奸细打入义勇军内部,然后用利益收买关键人物,继而就是发生叛乱和内讧。

    现在侯七的实力迅速壮大,那些新投的义勇军当中,说不定就掺杂了几个奸细。

    冯庸对此也很忧虑,他正色道:“我会派人提醒侯七,顺便再给他送一些军饷,希望他能度过难关吧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和冯庸都还没意识道,日本关东军正在集结重兵,准备把侯七的部队一网打尽,因为《七人背》的秘密已经泄露了。关东军司令部对此极为惊恐,他们是看不起这种土制榴弹的,可一旦“七人背”技术在东北流传开来,将会大大影响关东军的武力统治。

    不过还没等关东军围剿侯七,各地传来的消息就让他们更为懵逼。“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”还是很给力的,他们把周赫煊赠送的《七人背》小册子印刷了几千本,疯狂地到处派送,各地义勇军组织几乎都得到了技术。

    就在关东军着急的时候,周赫煊却喜忧交加,婉容和廖雅泉同时怀孕了。

    廖雅泉肚子里的那个孩子,周赫煊一想起来就头大,他的避孕技术不过关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