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461【大地头蛇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张继带着两个随员抵达天津火车站,随即坐着黄包车直奔天津市政府。

    在经过一段主街道时,张继赫然发现,马路中间的电车铁轨居然被拆走了。道旁的各种商店也大部分关门,他找人一问,才知道天津各行各业都在罢市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听说租界那边还有学生群众云集,高呼口号正在搞爱国游行。

    张继惊得连连慨叹:“何至于此,何至于此啊!一个小小的电车涨价风波,怎么发展到这种地步?”

    张继连忙在路边买了两份报纸,大致了解事情的经过,他愤愤地说:“定然有人在背后策划,此贼居心叵测!”

    半个钟头以后,张继来到天津市政府官邸,一见周龙光就斥责道:“你这个天津市长是怎么当的,屁大点事被搞得惊动中央,你不知道中央现在正处于危局之中吗?”

    周龙光委屈叫苦道:“溥泉先生,我也难啦!我1月份刚回国到天津上任,屁股都没坐热,就遇到电车涨价风波。市政府都是张汉卿的心腹,市党部也根本不听我的命令。租界洋人闹,本地商会闹,党部也跟着瞎起哄。我一个光杆司令,谁都指挥不动,我招谁惹谁了?”

    张继沉默片刻,似乎也理解周龙光的处境,问道:“这次事情扩大是谁在幕后策划,是不是赤党分子?”

    周龙光气呼呼说:“要是赤党分子还好办,我直接抓人就行。但这次的幕后策划者,我根本不能动,而且也动不了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?”张继问道。

    周龙光郁闷道:“是周赫煊周明诚!”

    张继顿时讶然:“他一个做学问的,能搞出这么大事?”

    周龙光解释说:“他何止是做学问的,这人就是天津第一号地头蛇。天津总商会、各行业公会、教育学会、市政官员、党部负责人、流氓混混、报刊杂志、学生群众……所有人都听他的,简直一呼百应,搞起事来我拦都拦不住。他还说什么要给洋鬼子好看,这不诚心给政府添乱吗?”

    “他真能调动天津各行业阶层?”张继简直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周龙光愤然说:“周赫煊在天津的影响力,比杜月笙在上海的影响力还大。平时不显然露水,一旦发疯起来,简直是要了我的老命啊!”

    其实根本没有周龙光说得那么邪乎,周赫煊虽然有一定影响力,但不可能一句话就让天津罢工罢市,他只不过是顺势而为罢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所有人都听周赫煊指挥?

    一方面是国人对洋人同仇敌忾,另一方面是因为利益同盟。

    天津总商会想要染指电车电灯业务,天津市党部想要借扩大影响力,天津市政府想要增加电车公司的报效费(税收),天津老百姓想要维持电车原价,天津各行业工会想要逼迫电车公司让步(降低铜元兑换的续费)……

    只能说,比利时人创办的电车公司,已经成为全天津人民的公敌。这家公司的吃相太难看了,联合着各国租界,不给中国人留活路。

    当初褚玉璞执掌天津的时候,就被本地商会撺掇着怼了一次电灯公司,可惜当时没有成功而已。

    但周龙光不明白这些,在他看来,周赫煊随便说句话,整个天津都听周赫煊号令,而把他这个天津市长当成透明的空气。

    张继也被周龙光的描述给吓倒了,再也不敢轻视周赫煊,已经把周赫煊当成杜月笙式的人物,而且还是个全面升级杜月笙。他皱眉道:“先别轻举妄动,我去拜访周明诚看看,希望他能够高抬贵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陪你去。”周龙光说。

    两人连忙跑去三乐堂拜访周赫煊,到达目的地时,张继仔细整理衣襟,对佣人说:“请转告周先生,鄙人中央政府特派专员张继,有事冒昧造访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佣人开门道:“两位先生请进!”

    张继来到会客厅,郑重抱拳说:“周先生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完全无视周龙光,笑呵呵地对张继说:“恭喜张先生高升。”

    “嘿,我高升个什么?劳碌命而已!”张继苦笑摆。

    常凯申下野那会儿,张继被任命为立法院长,这职位属于中央几大长老之一。可张继知道常凯申肯定会重新上台,他坚决不肯接受立法院长之职。

    果然,等常凯申再次复出,对张继的“忠诚”行为青睐有加,任命张继担任西京筹委会委员长——迁都洛阳的总负责人。

    周赫煊问道:“张先生怎么不在洛阳,反而做了什么特派专员?”

    张继苦笑道:“我这趟北上,是准备去洛阳开会的。结果就被抓了壮丁,让我顺道来天津处理电车涨价风波。周先生,我对天津的情况不熟,你可一定要帮忙啊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打哈哈敷衍道:“我就一个穷书生,哪里帮得上张先生的忙?”

    张继说:“帮得上的,周先生是天津名士,天津各界多少得给几分面子。如今国家正值多事之秋,急需欧美列强的支持,不能再出意外了。周先生,你可要以大局为重啊!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张先生,这事你不用管,很快就会解决的,我保证不给中央政府添乱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张继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“我以人格担保,前提是张先生不要干涉此事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张继眉头紧皱,他只是顺道来天津而已,马上就要赶往洛***本没时间瞎耗。左思右想,张继说道:“既然周先生胸有成竹,那我就不再插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啊!”周龙光突然插嘴大叫,他生怕张继甩不管,周赫煊又把事情闹得不可收拾,最后还得他这个天津市长来背锅。

    周赫煊没好气地说:“周市长,别大呼小叫的,你安安心心看好戏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岂有此理!”周龙光感觉太憋屈了,他堂堂的天津市长,可在天津却没人把他当回事,居然被人随意呵斥。

    张继见此情形,也对周龙光鄙视不已,认为这家伙是个窝囊废。

    张继虽然人品不行,心胸狭窄又喜欢记仇,甚至用下三滥段攻击政敌,但却是个敢于担事的人物,他打心眼儿里看不起周龙光这种怂货。

    当下张继不再理会周龙光,而是对周赫煊说:“周先生,你不去洛阳参加国难会议吗?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这种国家大事,我一介白身就不掺和了。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,你学问高明,应该去的。陈寅恪、马寅初等学问家,届时也会到洛阳开会,”张继郑重地抱拳说,“我以西京筹委会委员长的身份,再次向周先生发出邀请,希望周先生能够出席洛阳国难会议!共商救国救灾大计!”

    周赫煊想了想说:“那就去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