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477【工党领袖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。

    曾经统治世界的日不落帝国,就像一个衰落年迈的老者,拄着拐杖蹒跚前行。

    美国经济在20年代狂飙突进,法国经济也在战后快速恢复,唯独英国的情况混乱不堪。

    如今全世界的经济学家,都无法分析阐述1920年代的英国经济。它时而恢复又时而衰退,时而繁荣又时而萧条,完全没有任何规律可寻。

    英国的经济学家们,把20年代概括为“无规则时代”。

    一战刚刚结束的那几年,英国经济迅速恢复,并呈现出繁荣景象。经济在过度膨胀之后突然衰退,造成物价飞涨,失业率猛增,罢工事件层出不穷,英国政府不得不进行社会福利改革。

    由于英国经济不景气,导致工党的支持率迅速上升,并在1923年大选中获胜,成功的首次组阁。

    就跟美国总统胡弗一样倒霉,当工党在1929年第二次组阁时,世界经济危爆发了。英国人民的生活每况愈下,工党的支持率也急剧下跌。

    工党政府没有进行积极的经济改革,而是靠消减失业补助金和其他福利,来应付严重的经济危。这等于捅了马蜂窝,民众的日子本来就艰难,你还要消减社会福利政策,想把人给逼死吗?

    英国首相麦克唐纳被迫辞职,并被工党内部视为叛徒,直接开除党籍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视为工党叛徒呢?

    因为工党代表着劳动阶级的利益,他们信奉“费边主义”,即“渐进社会主义”,是社会主义思潮的一个分支。

    “渐进社会主义”顾名思义,提倡阶级合作、社会和平,主张运用温和渐进的段进行改良,由国家逐步掌握公共资源并分配,最终实现社会主义。

    英国二战以后的各种社会改良,就是在工党的领导下进行的,他们的终极目标是建成社会主义国家。

    然而,现在因为麦克唐纳乱搞,工党分裂成两派——独立工党和国民工党。

    “红色贵族”马莱爵士便是独立工党那一派的,主张保证民众权利,倡导世界和平等等,并积极寻求与英国共党合作,思想路线急剧偏左。

    周赫煊被马莱爵士请到英国后,第一站不是去哪所大学演讲,而是拜码头——拜访英国独立工党领袖阿瑟·亨德森。

    在伦敦市郊的一栋小房子里,周赫煊见到了这位老人。他的头发和胡子都是花白色,眼睛很小,笑起来只剩下一条缝,但举止投足却雷厉风行,丝毫看不出年迈的老态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,我久仰你的大名,非常荣幸能够会面。”阿瑟·亨德森热情地跟周赫煊握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着说:“亨德森先生你好,我对阁下也是慕名已久。”

    这个老头去年还是英国外交部长,因为和首相麦克唐纳闹翻,直接辞职退出政府内阁。

    常凯申当初搞裁军计划,其中一个理由就是响应国联裁军号召。而国际裁军运动的主要推动者,就是眼前的阿瑟·亨德森,他两年后还会因此荣获诺贝尔和平奖。

    阿瑟·亨德森说道:“周先生,你的《大国崛起》非常精彩,特别是论述并预言世界经济危那一段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耸耸肩:“我很抱歉,恰好预言准确了,现在大家都得过苦日子。”

    阿瑟·亨德森笑着说:“世界经济危又不是你带来的,何必自责?倒是在世界和平方面,我听马莱爵士说,你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无可避免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确实如此。”周赫煊道。

    “但愿不要又被你预言准确。”阿瑟·亨德森叹息道。这老头是真正的和平主义者,担任英国外交部长时推动国际裁军,辞职之后依旧反战,甚至他还会跑去劝希特勒裁军。

    劝说希特勒裁军……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虽然我也希望世界和平,但恐怕战争的脚步已经越走越近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所以非常忧虑,上一次大战已经死了太多人。”阿瑟·亨德森感到很无奈,他虽然想法天真,希望靠国际大裁军达到和平,但绝非是个大傻瓜,毕竟历任英国的教育大臣、主计大臣和外交大臣。

    正因为主管外交部的时候,发现欧洲和远东战云密布,阿瑟·亨德森才会站出来号召全球裁军。

    周赫煊主动邀请道:“我以一个普通中国公民的身份,邀请亨德森先生前往远东,到中国和日本去实地看看。日本已经完全军国主义化,他们正在策动亚洲大战,这种行为必须得到制止!”

    阿瑟·亨德森想了想说:“我会去一趟远东的,我也希望亚洲再也不要打仗。”

    “对此我非常感谢。”周赫煊微笑道。

    虽然阿瑟·亨德森已经辞职,但英国前教育大臣、主计大臣和外交大臣的身份,放在亚洲地区还是非常有分量的。他跑去亚洲吼几句,可以让日本的外交环境更加困难,同时也能激励中国人的抗日士气。

    周赫煊能做的也只能是这些,跑到欧洲来上蹿下跳,一边积极呼吁和平,一边赢得国际同情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看似在做无用功,但却能打下良好的国际舆论基础。反正先把关系搞好了,以后中国和英美结盟会更加顺利,甚至可以通过私人关系多弄点国际支援。

    顾维钧和颜惠庆等中国外交官,此时也在日内瓦做这种事,只不过他们的结交对象是诸国政府。而周赫煊走的是民间路线,结交刚刚失去执政党地位的英国工党,结交欧美的大文豪、大思想家,以后全面抗日或许能够得到许多意外支持。

    周赫煊又详细讲了讲国际反战同盟的事情,阿瑟·亨德森表示强烈支持,他说:“我会在英国工党内部帮你们宣传,并在资金上给予一定的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太感谢了!”周赫煊高兴道。

    两人足足聊了一个下午,从反战话题聊到社会主义,以及世界经济危的应对方法。最后,阿瑟·亨德森亲自把周赫煊送出门,并表示7月份、或8月份会考虑前往中国访问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周赫煊正式前往伦敦大学进行学术演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