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486【贵族的遮羞布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艾伯特王子深吸一口气,为了防止口吃,他的语速非常慢,几乎一词一顿的对费雯丽说:“小姐,我想,尊重,是,人类,最好的,品德。”

    费雯丽还没搞清楚状况,下意识地顺着王子的意思说道:“是的,人类,应该彼此尊重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伊丽莎白王妃出声道:“好了,伯蔕,这还是只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姑娘,别吓倒她了。”

    艾伯特很给老婆面子的,他面无表情的走开: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玩味地看着转身离去的艾伯特,这位王子刚才的表现,实在没有任何君王风度可言,显得非常自卑和小心眼儿。

    难怪当他继任国王以后,会把自己的哥哥发配到巴哈马那个穷乡僻壤当总督,终身都没有再召回。至于原因嘛,什么温莎公爵同情纳粹都是借口,最重要的是王后一直爱慕公爵,咱们的国王大人吃醋了。

    费雯丽不是傻瓜,她只是太过激动和紧张,导致大脑宕失去思考能力。等艾伯特王子离开以后,她终于渐渐恢复正常,迷糊地说:“周先生,王子殿下刚才好像不怎么高兴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解释道:“他以为你在模仿他口吃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噢,上帝!”

    费雯丽捂着嘴巴惊呼,焦急道:“周先生,我要过去解释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放心吧,有的是会。”

    费雯丽愈发心烦意乱,跟在周赫煊身边不敢乱说乱走,生怕再闹出什么笑话。

    就在艾伯特王子跟其他宾客交谈之际,一男一女来到周赫煊身边。男的那个抽着雪茄,打招呼道:“你好,周先生,我叫路易斯·蒙巴顿,艾伯特王子的表弟。这是我的妻子爱德维娜·阿什莱。”

    操,又遇到一个未来的牛人!

    这个路易斯·蒙巴顿,就是蒙巴顿勋爵,未来的英国海军元帅,二战期间担任东南亚盟军总司令。

    只不过此时的蒙巴顿还没有发迹,他前些年在地中海舰队做通讯军官,最近刚刚晋升海军中校并回国休假,不知怎么就混进了王子的舞会。

    蒙巴顿虽然自我介绍说是王子的表弟,但整个欧洲的贵族都沾亲带故,随便冒出一个都能表哥表弟的乱叫。想要知道蒙巴顿是否身份尊贵,看他老婆就清楚了——那只是一个富商的女儿。

    像蒙巴顿这样的落魄贵族,除非自身能力超强,否则很难混出头。或许正是因为他跟艾伯特王子关系好,后来的晋升速度才会那么快。

    历史上,艾伯特王子打算竞争王位时,蒙巴顿被调到海军部工作。艾伯特登基成为国王以后,蒙巴顿立即晋升为海军上校,随后又被派往奥尔肖特高级指挥官学习班深造。

    周赫煊握微笑道:“你好,蒙巴顿先生。你怎么不跟那些贵族交流,反而跑到我这边来了?”

    蒙巴顿挑挑眉,讥讽说:“那些贵族可看不起我,他们有自己的圈子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欧洲所谓的上流社会,蒙巴顿的外曾祖母虽然是英国女王维多利亚,他父亲还是个德国亲王,但现在已经没落了。蒙巴顿自己连爵位都没有,还娶了一位富商之女做老婆,而且在海军当中的官儿也不大,被上层贵族看不起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周赫煊安慰道:“人最尊贵的是品格,而不是爵位。”

    蒙巴顿笑道:“除了品格,还有才能。他们看不起我,我也看不起他们,我更喜欢跟周先生这样的学者交流。”

    两人坐在角落里喝酒聊天,费雯丽则跟蒙巴顿夫人一起,说笑着往贵妇堆里凑。不管是费雯丽,还是蒙巴顿夫人,她们都希望获得贵妇们的认可,这是踏入英国上层社会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周赫煊问道:“蒙巴顿先生在哪里任职?”

    “地中海舰队,”蒙巴顿非常自信的说,“我刚刚被晋升为海军中校,相信再过几年,我就能胜任一艘军舰的舰长。”

    “地中海舰队?那可是一支强大的舰队。”周赫煊顺拍着马屁。

    蒙巴顿得意地说道:“当然,英国海军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,而地中海舰队,又是英国皇家海军最重要的组成部分。如果再来一次地中海之战,我肯定会指挥皇家海军,把德国佬揍得满地找牙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狂汗,这人一旦吹起牛逼来,连自己都要骂啊。

    严格说来,蒙巴顿也算德国人,他老爹还是德国的亲王。如果德意志第二帝国还存在,蒙巴顿的老爹又没放弃德国国籍,那蒙巴顿勉强可以算是一位德国王子。

    随着两人聊天的深入,周赫煊发现蒙巴顿特别爱吹牛逼,而且还有些愤世嫉俗,似乎感觉自己的满腹才华被埋没了。这家伙非常喜欢潜艇,或许是因为他第一次当军官就是在潜艇服役,对潜艇有一种初恋情人般的怀念。

    “潜艇非常重要,就像是战争中的刺客,”蒙巴顿夸口说,“如果我哪天做了英国皇家海军的元帅,我要组建一支强大的潜艇部队,专门用来负责袭扰、破敌和攻击后勤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那就祝你早日高升。”

    “相信有那么一天的。”蒙巴顿牛逼哄哄地说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费雯丽和蒙巴顿夫人脸色难看的回来,两人闷闷不乐一直没说话。

    周赫煊问:“玛丽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费雯丽局促的低头:“我又出丑了。”

    蒙巴顿夫人解释道:“玛丽刚才说话时,用词有些不对,让那些贵妇们嘲笑了。”

    英国贵族也会爆粗口骂人,那被视为正常行为,毕竟人都有愤怒的时候。但有时候聊天,如果个别单词使用错误,即便是好好的在说话,也会被人认为是言语粗鄙。

    英语有贵族英语和平民英语之分,比如后世凯特王妃那个空姐老妈,就因为把卫生间说成toilet,结果遭到上流社会的集体鄙视,因为贵族们用的单词vatory。

    刚才费雯丽跟贵妇们聊天的时候,她夸一个糕点非常美味,下意识地使用了dessert,结果引来那些贵妇阵阵讥笑。只有下层阶级才会使用dessert代表甜点,上流贵族认为餐后甜点是pudding,而dessert只是一道果盘,通常在pudding之后端上来。

    一旦两个单词混用,就会被上流贵族视为没有见识,属于那种没吃过餐后甜点的乡巴佬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带来的影响非常严重,几乎要被贵族圈子嘲笑一辈子。贵族们可以大声咒骂“婊子”、“蠢货”,被认为是正常的嬉笑怒骂。但绝对不可以单词混用,只要搞错了,就要被贴上言语粗鄙的标签。

    周赫煊听完她们的叙述,只能摇头苦笑,这种阶级性的玩意儿实在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蒙巴顿安慰道:“玛丽,你不用太难过,那些单词只是贵族的遮羞布而已,没必要太过认真。”

    “嗯,谢谢。”费雯丽还是闷闷不乐,她觉得自己把这场舞会搞砸了。

    很快,几个贵妇结伴而来,其中一个女人笑嘻嘻地说:“咦,这不是我们的甜点小姐吗?”

    费雯丽羞惭得脸色通红,恨不得在地上找一条缝钻进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