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520【各有所思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“你好,费小姐!”

    “你好,张女士。”

    张乐怡与费雯丽的见面风平浪静,两人非常友好的握,然后用英语做了简单的交流。

    婉容、廖雅泉两女也差不多,说话时语气都很平静,就好像是普通的社交见面一样,没有透出一丁点儿的火药味。

    隐藏在平静海面下的,往往是汹涌波涛!

    当晚,张乐怡直接回房睡觉,周赫煊去敲门都不应声,摆明了要玩“非暴力不合作”。

    周赫煊又去敲婉容的房门,结果情况一模一样。还是廖雅泉比较“善解人意”,虽然依旧没有开门,但却从房门和地板的缝隙中递出字条,只见上面写道:“乐怡姐说,要给你一个教训,否则家里的女人会越来越多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看着那张字条哭笑不得,四个女人果然结成统一战线了啊。

    “她们好像很不高兴。”费雯丽不知何时出现在周赫煊身后。

    周赫煊叹气道:“隔壁那栋房子也是我的,你明白搬过去吧,这里肯定是不能住了。”

    费雯丽也如释重负,她不喜欢跟其他女人挤在一起,独自住大屋正好乐得清静。她这段时间常常反思,自己怎么会稀里糊涂跑来中国,而且还选择了一个有妻子的男人。

    爱情总是能让女人智商下降,费雯丽就是那种特别感性,冲动起来完全不顾后果的女人。

    在原本的历史上,她有丈夫,却爱上一个有妻子的男人。那个男人首先去好莱坞发展,然后写信让她也过去,费雯丽就那么傻头傻脑地跑去了。

    是的,费雯丽并非普通私奔。男人走的时候都没有带上她,只是一封信,就让费雯丽抛下家庭,跨越重洋跑去美国寻找爱人。

    费雯丽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怎么也睡不着觉。

    同样睡不着的还有张乐怡,她出生于基督教家庭,从小接受的是西方教育。但却无时无刻不受传统思想影响,她依赖丈夫、容忍丈夫,甚至还帮着丈夫缓和几个姐妹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张乐怡也是这样,表面上婚姻美满,其实丈夫各种在外面偷腥,宋子文和唐瑛的恋情甚至在上海、南京闹得满城风雨。张乐怡对此从来都不过问,只是在家扮演着贤妻良母的角色,有时唐瑛来家里玩她还热情招待。

    今天演的这出“非暴力不合作”戏码,张乐怡并非正的气炸了,而是要给周赫煊一个警告。她不想家里的女人越来越多,这是每一个正常妻子都无法忍受的,就算周赫煊要拈花惹草,也别想再带到家里来碍眼。

    婉容和孟小冬的存在,张乐怡还比较想得通,因为那是她跟周赫煊结婚以前就勾搭上的。至于廖雅泉就更无所谓,因为那是个日本女间谍,周赫煊一开始就坦白了。

    家里有四个女人就足够了,如果再多,张乐怡决定回娘家先住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夜晚。

    崔慧茀端着一碗红豆莲子粥,来到婉容的房间说:“妹子,来把粥喝了。”

    婉容放下里的画册,担忧地问:“我们都不理周大哥,他该不会生气吧?”

    “你就别多想了,”崔慧茀好笑道,“这件事确实周先生做得不妥,必须给他点教训,不然以后指不定还要带回来多少女人。”

    婉容还是放心不下,她从小接受的思想教育,就认为男人是天,一妻多妾很正常。她并不排斥男人纳妾,只是习惯于争宠而已,比如在跟着溥仪的时候,就通过争宠段把刀妃文绣压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说起来,婉容对现在的生活还很满意。周赫煊对她很好,她自己也通过画漫画找到了生存价值,更何况现在肚子里还怀着孩子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婉容,此时可过得很糟糕。

    溥仪跑去东北当“皇帝”时,婉容也跟着川岛芳子乐颠颠去了。结果仅仅过了三个月,婉容就悄悄地给顾维钧送信,希望顾维钧带着她逃离东北。

    当时顾维钧正在陪同国联调查团,赴东北调查“九一八事变”。为免节外生枝,顾维钧一口拒绝了婉容的要求,导致婉容在东北郁郁而终。

    婉容为什么想跑?

    因为溥仪已经变得神经质了,在日本人那里受了委屈,回家全发泄在婉容身上。而且婉容还相当于被软禁,只能住在特定的院子里,就连逛街都必须获得日本人的同意,这种情况不想跑才怪。

    跟着周赫煊过日子,即便还有其他的女人,也明显比跟着溥仪更强,婉容已经非常满足了。

    至少,周赫煊是个真正的男人,不像溥仪那样,一辈子都不可能让她怀孕。

    “唉,”婉容叹息说,“其实那个薇薇安小姐很不错,说话有礼有节,没有一点英国人的傲慢。如果不是乐怡姐拦着,我还挺愿意她留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崔慧茀笑道:“男人不能惯着,越惯就越离谱,张小姐这次做得对。”

    崔慧茀劝解婉容的时候,廖雅泉正睡得香。

    许多孕妇都有嗜睡的反应,从科学角度讲,就是孕妇的基础新陈代谢增加,分泌系统产生了变化,身体热量消耗比较快,从而导致血糖不足想睡觉。

    自从怀孕以后,廖雅泉就什么都不去想,该吃吃,该睡睡。她觉得,这是近十年来过得最轻松的时光,不用管什么为帝国效力,也不用时时刻刻保持警惕,只要安心地把肚子里的孩子生出来就好。

    至于周赫煊有多少女人,廖雅泉才懒得去管,她不过是在配合张乐怡演场好戏而已。

    俗话说“一孕傻三年”,廖雅泉近两个月来,对这句话感同身受。她总是丢三落四,上午做的事往往下午就想不起来,而且思考分析能力也在下降。

    廖雅泉非常怀疑,自己在生完孩子后是否还能继续做间谍,她总觉得自己的智商不够用。

    好吧,这其实是怀孕晚期,雌三醇激素水平提高,导致孕妇的大脑出现“临时记忆”问题。廖雅泉搞不清楚这个状况,以至于觉得自己智商下降,严重怀疑自己继续当间谍的能力。

    “其实这种生活也不错,何必要想那么多呢?”廖雅泉自暴自弃地想,心中生出一种解脱之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