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525【长城抗战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今天来看戏的名流很多,有一大半都是孟小冬自己请来的。

    这年头,京剧跟麻将一样属于国粹,上至权贵下至黎民,个个都对此二物喜爱不已。

    孟小冬在十多岁时就名满华东、华中地区,又在平津两地唱了好几年的戏,她认识的权贵名流并不比周赫煊少。整个天津的梨园、票友界名人,包括一些政客富商,都非常凑趣的跑来捧场。

    北平也来了不少,其中就包括张学良的妻子于凤至。

    这位于大姐是资深铁杆戏迷,平时热衷于社会公益活动,属于北方鼎鼎有名的慈善家。她跟孟小冬历来关系不错,以前经常拉着张学良一起听戏,虽然周赫煊和张学良闹得不愉快,但两个女人的私交还是很密切的。

    “明诚,”于凤至主动和周赫煊说话,“汉卿甚是想念,你怎么最近都不来家里走动了?”

    周赫煊呵呵笑道:“平时太忙,改天一定拜访张司令。”

    于凤至刻意缓和矛盾说:“何必那么见外,你称呼他汉卿就行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只能说道:“汉卿兄近日军务繁忙,恐怕没时间搭理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有什么事?”于凤至笑了笑,突然想起这几天张学良频繁召集军议,连忙问道,“明诚,是不是日本人又有动作了?”

    周赫煊面容严肃地点点头:“日本人这次的目标是热河。”

    民国时期的东北有四省,分别为黑龙江、吉林、辽宁和热河。九一八事变以后,日本人只占领了东三省,只有吞下热河省才算完全控制东北。

    如果不出意外,周赫煊他们在戏院看戏的时候,关东军已经在准备进攻山海关了。

    这事儿不需要周赫煊提醒,张学良是早有准备的。

    自从关东军攻陷锦州以后,就迅速调兵安营扎寨,日军的营地距离山海关仅有1里远。

    就在半个月前,关东军悍然向山海关开炮,并于12月底完成海、陆、空军的集结。并公开疏散撤离当地的日本侨民,摆明了要攻打山海关,根本不怕暴露自己的军事计划。

    张学良在丢掉东三省后被全国唾骂,他也想挽回自己的威望。当他得知关东军的动向以后,立即调兵布置长城防线,准备和关东军死磕——他已经退无可退了,只要关东军成功占领热河省,张学良的华北地盘将在关东军的铁蹄下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热河省在什么地方?

    就在后世河北、辽宁、内蒙三省的交界地带,比如承德、赤峰、葫芦岛等地区,此时都属于热河省管辖。

    周赫煊无奈地看着戏台,大概就在今天晚上吧,山海关的守军即将打响长城抗战的第一枪。

    长城抗战,可歌可泣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的关东军,已经不是“九一八”时候的关东军。在海陆空的三军立体打击下,山海关仅坚守三天就被攻破。接下来几个月,中央军、西北军和东北军联合防守长城一线,依旧抵挡不住日本人的进攻,最终以丧权辱国的《塘沽协定》结束战事。而日军在攻陷热河以后,兵锋直指北平、天津,再次打仗就是全面抗战了。

    当然,长城抗战也并非一无是处。全国百姓踊跃捐款捐物,前线官兵则英勇作战,经常以营为单位全军覆没,死战至最后一人都不后退。

    这给日军造成了极大的死伤,也打击了日本军部的嚣张气焰,以至于日军不得不延后全面侵华的计划。

    比较操蛋的就是常凯申了,他虽然派了一部分中央军来支援,但大致上依旧延续着“攘外必先安内”的决策。不但如此,他还刻意压制民间的抗日救国活动,理由是避免彻底激怒日本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多时,胡适也带着朋友来了,坐在观众席跟周赫煊闲聊扯淡。

    终于好戏开场。

    音乐声响起,四个太监引着朱文逊上场。

    一阵念白结束,太监甲面向内侧,念道:“花将军进攻啊!”

    “领旨!”

    孟小冬饰演的花云应声而出,念道:“奉命守要城,日夜哪得宁?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孟小冬出场只走了几步,再来一句念白,就引得全场观众轰然叫好。

    天津名票韩慎先对身边的王庚生说:“小冬拜在余先生门下学艺三载,如今技艺已经炉火纯青,丝毫不输给各位须生名家。”

    王庚生也感慨道:“此次小冬复出,‘冬皇’之名实至名归。当今中国唱须生的,小冬不说排第一,至少也能排进前三。”

    眼下唱的这出戏叫《战太平》,名将花云是朱元璋侄子朱文逊的下。由于朱文逊不肯采纳良策,接着又屈膝投降,导致花云兵败被擒,最后誓死不屈,被陈友谅绑至法场。到了法场后,花云挣断绳索,夺刀力战数名汉兵,结果因中箭力竭而自刎于敌阵当中。

    周赫煊如今也算懂行的票友了,孟小冬今天复出的所有戏码,都是周赫煊亲自选的。没有什么儿女情长的戏,全都跟忠君报国、誓死不屈有关。比如眼下的这出《战太平》,就狠狠地讽刺了一把常凯申和张学良,把他们比作屈膝投降的朱文逊。

    “受君恩当报答臣把忠尽,扫烟尘开疆土定主乾坤。古至今多少人不惜姓名,君依礼臣尽忠哪顾宗亲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孟小冬一开腔演唱,戏院里顿时叫好声如雷,那声势似乎能把天花板掀翻。

    一个叫李志刚的富二代追星族,此刻兴奋得脸红脖子粗,疯狂地从兜里摸出银元扔上去,亟不可待地大喊:“看赏!”

    历史上,这个家伙早在5年前就死了。

    他因为迷恋孟小冬不可自拔,多方追求未果,又听说孟小冬嫁给梅兰芳做小老婆,于是直接提枪跑去找梅兰芳算账。《大陆晚报》的经理张汉举在旁边劝架,结果被李志刚一枪打死,李志刚也因杀人罪而被枪毙。

    追星追到动枪杀人,可见孟小冬的魅力有多大。

    幸好孟小冬嫁给周赫煊做姨太太的事情,还没有彻底曝光,不然李志刚估计已经带着枪来找周赫煊麻烦了。

    今天是孟小冬的复出专场,除了中间几场戏借休息外,孟小冬足足唱了一个下午,戏迷们叫好叫得嗓子都哑了。当演出结束后,整个舞台上下到处是银元、珠宝等打赏物,后台更是堆了几十束鲜花。

    费雯丽虽然听不懂,但还是被这些戏迷的疯狂给吓到。她在伦敦虽然受追捧,但在演戏的时候,也没见有人往台上疯狂扔钱啊。

    突然间,费雯丽对京剧产生了浓厚兴趣,她跑去找孟小冬说:“孟小姐,我想跟你学戏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孟小冬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接下来一段时间,孟小冬在平津两地连唱32场,几乎场场爆满,名气比几年前更进一步。已经没人敢质疑“冬皇”这个名号了,因为实力摆在那里,甚至有很多人把孟小冬视为“须生第一人”。

    《中国戏曲史》里面就有记载:“(孟小冬)自拜(余)叔岩,则每日必至余家用工,寒暑无间……是余派唯一得到衣钵真传的人……假若余派的东西是真正研究院的玩艺,孟小冬倒真是一位唯一够资格的研究生。”

    “余派唯一得到衣钵真传的人”,这个评价不可谓不高。

    放在武侠小说里,孟小冬大概相当于带艺拜入武当派,在苦修数年后,成为武当首席弟子兼未来掌门人。

    自此之后,孟小冬的名气在华北地区直逼梅兰芳,并渐渐流传到南方地区。以至于有上海的土豪过生日,专门发电报到天津,重金邀请孟小冬去上海唱堂会——出场费500大洋,包食宿路费,另外还有打赏。

    孟小冬爆红的同时,张学良再次被民众唾骂。因为长城防线接连失守,日军不断攻入热河,张学良再次成为民族罪人,到处都是让他滚蛋下野的声音。

    当热河全省沦陷之时,就是张学良引咎下野之日。

    其实张学良这次是真背锅了,热河失守的责任并不全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热河省属于汤玉麟的地盘,自从东三省沦陷以后,汤玉麟就不再听张学良的指挥。当张学良和宋子文前往热河督战时,汤玉麟闻讯大骂道:“小六子是不是勾结宋子文,要来打我的主意!”

    做为老牌奉系军阀,日军都大举逼近了,汤玉麟首先想的却是保存实力,对张学良和张作相的作战命令各种阳奉阴违,结果导致热河的防御体系漏洞百出。

    当面临日军的飞坦克时,汤玉麟下的崔兴武部率先投降,“开鲁”一线的防御破开大洞。紧接着万福麟负责防守的“凌源”一线闻风而逃,朝阳地区随即跟着失守。

    三条阵线的同时溃败,致使日军如入无人之境。

    张学良倒是想撸起袖子打一场血战,可下军阀不听他指挥,徒呼奈何?

    热河之役的主帅张作相也表现糟糕,眼看着几条战线失守,他想的不是如何补救,居然扔下部队坐汽车跑路了。而汤玉麟看到主帅都特么跑了,自己还打个屁啊,于是也带着部队撤退。

    反倒是土匪出身的孙殿英表现英勇,率部与日军血战七天七夜。可惜这位摸金校尉后来投靠日本,做了汉奸,否则他也算抗日爱国将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