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539【忧患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咱们把目光重新放回中国。

    3月中旬,红军打破国党的第四次“围剿”,中央苏区和闽浙赣苏区连成一片,红军迅速壮大到8万多人。

    南京国民政府焦头烂额,常凯申和汪兆铭再次会商,下定决心全力“剿匪”。常凯申甚至宣布说:“抗日必先剿匪,匪未剿清之前,绝对不能言抗日,违者即予最严厉的处罚。

    3月底,东北发生了一个可歌可泣的事件,事件的主角是个叫伊田助男的日本人。

    伊田助男在关东军间岛辎重队服役,他的隐藏身份是日本共党。他用汽车把关东军的10万发子弹,偷偷运给我党的抗日游击队,随即自杀身亡,留下遗书写道:“我很想和你们见面,同去打倒共同的敌人。但我被法西斯恶兽们包围着,走投无路。我决心自杀了,我把运来的10万发子弹赠送贵军,它藏在北面的松林里,祝神圣的共产主义事业早日成功。”

    东满抗日游击队将伊田助男先生掩埋,并举行了追悼会,把马家大屯小学改名为伊田小学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在左翼刊物上大肆报道,但其他报刊杂志只能有意识的忽略掉,因为很容易被当局查封。即便如此,伊田助男的义举,还是获得了中国人民的广泛赞誉。

    周赫煊也是感慨不已,虽然大部分日本国民,都需要为侵略战争负责。但还是有那么一小撮日本友人,为中国的抗战事业贡献了力量,这些日本友人值得我们尊重。

    5月初,张学良基本上戒掉鸦片,携夫人于凤至前往欧洲考察。

    南京国民政府顺势成立北平“政务整理委员会”,以加强对华北各省政务的控制。说白了,常凯申和汪兆铭想要控制华北,拼了命想要挖张学良的墙角。

    被派去华北夺权的关键人物叫黄郛,同盟会出身,当过北洋政府的教育部长,以及北伐期间的外交部长。此君是常凯申的拜把子兄弟,因为“济南惨案”而背锅撤职,现在属于重新启用。

    黄郛此行有两个任务,一是抢夺华北的民政事务,二是稳住华北的内外局势——说白了,就是靠出卖国家利益,换来日本不要再大规模出兵,同时分化控制晋绥军和西北军队伍。

    张学良不敢明着反抗,只能悄悄的抵制。

    黄郛来到华北以后,非常郁闷的发现,他完全无法插华北民政。甚至他发出的各种命令,也会被下边的人阳奉阴违,活脱脱就是个摆设。

    此时的北平,已经成为华北最大的鸦片贸易基地。黄郛以禁毒为理由,向常凯申讨了北平市长和铁路局长两个职务,展开轰轰烈烈的禁毒运用。

    禁毒,当然只是个幌子。

    黄郛的真正目的,很快就暴露出来。他厉声斥责北平官员禁毒不力,从青岛调来两个官员,担任北平公安局长和北平军分会委员。

    这是要掌控北平的警察部队和驻防部队啊!再加上北平市长和铁路局长都是南京的人,等于把北平的行政、财政、警察和驻军全搂过去。

    张学良下那些当官儿的直接炸了,余晋接任公安局长的当天,就有800多人围堵公安局大门。

    经过多方角力,黄郛被迫做出让步。张学良和黄郛任命的公安局长全部撤职,该职务改由常凯申的亲侄子担任,同时黄郛不得再过分插华北政务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北平也被常凯申渗透得差不多。

    北平市长、铁路局长、公安局长、宪兵团长、军分会……这些部门的负责人,全都换成了常凯申的嫡系。

    张学良这次下野损失惨重,等他从欧洲访问回来,北平已经不再姓张,城头变幻大王旗啊。

    黄郛在北平当搅屎棍的时候,戴笠领导的蓝衣社也震动北平。

    蓝衣社经过两年的发展,实力迅速扩张到北边,甚至在东北都有他们活动的迹象。比如抗日英雄马占山,就是在蓝衣社的帮助下,从东北成功撤离的。

    而今蓝衣社又干了一件大事,在北平成功刺杀汉奸张敬尧。

    张敬尧就是当初拜访周赫煊不成,气得把周赫煊的作品扔路边那位。这家伙先后投靠过吴佩孚、张宗昌和张作霖,现在又投靠了日本人,还参与了伪满洲国的建立,即将被任命为平津第二集团军总司令,密谋在天津进行暴动,策应关东军占领北平和天津。

    蓝衣社还是很给力的,迅速得知了这一消息。并由戴笠亲自指挥行动,郑介民负责实施,在北平六国饭店将张敬尧刺杀,只留下张敬尧的一妻十二妾闹着分家产。

    蓝衣社一战成名,其“锄奸救国团”也被广为赞颂,热血青年们纷纷报名加入。

    此时的蓝衣社名声还比较正面,可惜,再过两三年就要变得臭名昭著,成为令人闻之色变的特务组织。

    汉奸张敬尧被刺杀的第二天,印度的甘地开始21天绝食,抗议英国占据印度。不仅在英国引起很大反响,就连中国也有甘地的支持者,似乎靠不抵抗运动能够打败日本侵略者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思想混乱的年代,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,都能找到它的拥护者。

    比如英国就有很多支持甘地的和平主义者,九一八事变爆发之后,居然有英国人号召组建世界和平纵队。他们提出的想法是,组织数百人的国际和平团队来中国,大家不携带任何武器,站在中日双方的军事阵地中间,用爱和生命来感化日本侵略者,从而达到日本撤军、中国停战的目标。

    这种脑子进水的和平方案,居然还有很多人报名参加。

    只可惜,最后由于路费问题没解决,这个用爱拯救世界的计划只能搁浅。否则的话,去年的淞沪之战,就能在上海战场看到几百个和平主义者。

    估计到那个时候,中国和日本两边的军队都是懵逼的——上哪儿来这么多逗逼?

    5月底,冯玉祥、方振武和吉鸿昌,在张家口成立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。常凯申得知后大为震怒,因为这是西北军复出的信号,他立即命令黄郛,不惜一切代价来取缔冯玉祥的抗日同盟。

    然而冯玉祥非常给力,以方振武为前敌总司令,吉鸿昌为前敌总指挥,毅然率军出征,先后收复被日军占领的保康、宝昌、沽源、多伦等失地。

    一时间,冯玉祥、方振武和吉鸿昌,成为百姓敬仰的抗日名将。

    而中央政府则想方设法的压制舆论,不准报道冯玉祥的辉煌战果,甚至在7月初直接出兵攻击冯玉祥。

    这就是常凯申干的好事,为了不让西北军再次崛起,居然在西北军征讨日本人,连续收服失地的时候,兵分三路在冯玉祥背后捅刀子。日军都完全占领热河省,并部分占领察哈尔省了,国难当头,常凯申还在主动挑起内战。

    冯玉祥一边抵抗中央军的进攻,一边派吉鸿昌继续跟日本人打仗。吉鸿昌一举克服沦丧72天的塞外重镇,举国上下为之振奋。

    然而,在中央军的疯狂进攻下,冯玉祥最后还是被迫解散了抗日同盟。其武器弹药和兵员,很多都被宋哲元的29军接收,29军借此会迅速膨胀。

    周赫煊对此感到很痛心,同样痛心的,还有杨杏佛遇刺。

    杨杏佛为了保护儿子身中数枪,不治而亡,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因此瘫痪。

    国党一系列倒行逆施的做法,激起全国上下的集体愤慨。无数进步人士怎么都想不通,常凯申这到底是想干什么?凶狠残暴的日寇不去打,却专门攻击抗日队伍,还悍然刺杀杨杏佛那么有名的人物,那可是中山先生的秘书啊。

    周赫煊的东北史诗《黑土》,就是在这种黑暗的时期开始连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