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547【全运会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《非攻》杂志编辑部那边,几乎快要成为天津的地下党基地。

    南汉宸在暗中经过多方试探,很轻松就知道于佩琛的共党身份,而且还是一个跟组织失去联系的共党。在某个周末,南汉宸约于佩琛进行了秘密谈话,于佩琛从此就成为南汉宸的助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庐隐也成为南汉宸的重点发展目标。因为庐隐跟左联走得很近,一直表示出有革命倾向,这类爱国女作家是很容易发展成党员的。

    至于朱湘嘛,南汉宸有十足的把握将其发展成党员,毕竟朱湘是一个爱国愤青。

    但面对朱湘的时候,南汉宸退缩了。因为朱湘的性格实在太激烈,很容易做出失控的行为,稍不注意就会给党组织带来巨大危害。

    《非攻》现在是全国最有名的抗战爱国杂志,而且似乎受到了格外开恩,南京政府并没有站出来取缔。

    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,其他稍微有影响力的抗战杂志,全都会遭受来自当局的打压,甚至直接封杀。历史上,南汉宸马上就要在天津创办抗战杂志,但只能作为地下刊物而存在,影响力远不能跟《非攻》相比。

    南汉宸想把《非攻》慢慢改变成一个同情并倾向共党的刊物,甚至有时候可以带点私货,在文章里面添加支持共党的言论。

    一旦成功,说不定会成为南汉宸在天津最大的工作成绩。

    南汉宸打算用一年的时间,至少在编辑部发展出3个以上的党员,或预备党员。

    对此周赫煊当然有察觉,但他仍旧假装不知道。甚至为了避嫌,同时方便南汉宸操作,周赫煊直接带着老婆孩子去了南京,做为嘉宾出席“第五届全国运动会”。

    这次全国运动会,本来应该在两年前举办。

    最开始是被大洪灾延误了日期,接着又遇到“九一八”和“一二八”事变,一拖再拖直到现在才举行。

    此次“全运会”共有30个单位参加,其中包括海外华侨团体和华侨运动员,现场观众六万余人,男女运动员总数多达2243名,算是晚清以来中国规模最大的运动会。

    周赫煊做为享誉世界的大学者,不但被邀请做开幕式观礼嘉宾,而且还受邀给运动员颁奖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超级面子工程,常凯申想利用运动会给自己刷威望。

    早在1930年,第四届全运会在杭州闭幕,常凯申就决定第五届必须在南京举行。为此,南京政府成立了全运会筹备委员会,成员包括林森、何应钦、朱培德、宋子文、王正廷、蒋梦麟、吴铁城、刘瑞恒等政要名流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还专门在中山陵东侧兴建中央体育场。其占地面积1200亩,各种场馆设施非常齐备,光是主体工程的造价就耗资85万元。

    为什么一场全国运动会搞得如此隆重?

    因为中国人有个“东亚病夫”的称号,国人因此自卑而又愤怒,迫切地想要从身体素质上证明自己,社会各界也有许多关于发展体育的呼声。

    常凯申在中央体育场的奠基典礼上,直接把体育事业上升到民族国家高度,他说:“欲恢复民族地位与精神,须先养成健全之体格,故体育一端,比较德智育尤为重要。”

    10月10日,正是双十国庆。

    周赫煊带着张乐怡、孟小冬、费雯丽,以及女儿周灵均、儿子周维烈,早早出门来到中央体育场。至于婉容、廖雅泉,则留在天津带孩子,她们所生的儿子都还没断奶。

    观众席前排都是些名流政要,常凯申忙着指挥“剿匪”,只派了宋美龄来参加开幕式。另外还有国家主席林森、行政院长汪兆铭、立法院长孙科、考试院长戴季陶、交通部长朱家骅、实业部长陈公博、教育部长王世杰等,以及英、苏、比、波、德、日等国的公使和家属、馆员参加。

    周赫煊领着老婆孩子到场时,宋美龄、汪兆铭、林森等人都还没出现。最高领导嘛,自然不能来得太早,否则显不出自己的地位崇高。

    周赫煊刚刚来到观众席前排,朱家骅、王世杰和各国公使纷纷起身握问候。戴季陶和陈公博的动作稍慢,等周赫煊走到他们面前了,才象征性地站起来寒暄两句。

    孙科是最后站起来的,但表现得极为热情,笑道:“周先生,久仰大名,早就想见见你这位大学者了!”

    “孙院长客气了。”周赫煊亦笑道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的交流也到此为止,实在没什么好多说的。

    周赫煊的座位在第一排比较靠边的地方,身边是各国外交使馆的馆员。周赫煊又没有什么官职身份,即便他名气再大,也只能和洋人的普通外交官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至于杜月笙、黄金荣这种来自上海的地头蛇,他们到了南京以后,是龙得盘着,是虎得卧着,绝对没有撒野的实力。这不,两位风光无限的青帮大佬,虽然掏了不少银子买高价门票,但座位已经排到第三排去了。

    随后不久,宋美龄、汪兆铭和林森等人相继到场。

    10月10日10点,以海军军乐队为先导,各省裁判员和运动员从正门入场,并绕场一周,在主席台前面列队。

    整个运动会开幕式跟后世差不多,男女主持人通过麦克风,宣读着各个代表团的情况,其中比较特别的就是华侨代表团。

    随即,大会主席王世杰恭读《总理遗训》,并致开幕辞。紧接着褚民谊上台做运动会筹备报告,并讲话。然后是宋美龄上台,宣读常凯申从“剿匪”前线发来的贺电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各省选代表发言,刘长春代表东北选发言时,嘶声力竭地说:“东北沦为异域,屈指两载,吾人徒闻政府高呼长期抵抗之呼声,而终未见收复失地之事实,在日本帝国主义贴地下辗转哀嚎之数千万东北同胞,日日盼求解放,而国内同胞,亦莫不引领翘盼东北之能早日规复。然事在人为,吾同胞若能统辖决心,亦莫不自励,则安之数年而后,东北之收回不能成为事实耶……以雪东北沦亡之国耻!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啪!”

    掌声雷动,全场六万观众和运动员们疯狂拍。

    汪兆铭和日本驻华公使则面色难看,林森神在在的微笑不语,宋美龄的脸色阴晴不定。他们显然被扫兴了,好好的一场全国运动会,结果刚开幕就有人提东北沦丧的话题。

    210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