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571【凝聚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上海信托公司大楼。

    周赫煊摘下礼帽,刚刚走进去,就有一个西装革履的业务员来接待:“先生,请问您有什么业务需要办理?我们上海信托公司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”周赫煊笑道,“我约了你们总经理章乃器。”

    那业务员顿时一脸恭维地说:“原来是章经理的朋友,快请进!章经理在五楼,他说如果有朋友到访,直接去五楼的会议室找他。”

    中国的信托业开始于1921年,当时一下子涌现出十多家信托公司,主要业务是帮助客户搞交易所股票投。结果就在那一年冬天,中国爆发“信交风潮”,100多家交易所倒闭得只剩6家,10多家信托公司也只剩2家。

    说白了就是股票市场不规范,金融行业被玩成了抢劫行业,只半年时间就搞得中国股市直接崩盘。

    上海信托公司是4年前成立的新公司,总经理便是“救国会七君子”之一的章乃器。此君不但是商人,还是有名的经济学家、政治活动家和收藏家。他创立的《新评论》半月刊,曾经大力支持北伐,却又因批评国党而被查封。

    周赫煊被带到五楼的会议室,一开门就看到许多名人,分别有孙夫人、何香凝、沈钧儒、章乃器、邹韬奋、李公朴、王造时、沙千里……

    除了这些进步人士外,还有来自全国十八个省的60多个抗日救亡团体代表。整间会议室坐得满满当当,甚至有不少人坐在临时搬来的小板凳上。

    当会议室大门关闭的瞬间,孙夫人突然鼓掌道:“大家热烈欢迎周先生!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!”

    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响起,靠门口这边的代表纷纷起身跟周赫煊握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请这边坐!”章乃器做为东道主,亲自把周赫煊带到比较靠前的位子。

    周赫煊刚刚坐下,旁边一人就主动握说:“周先生你好,我是白云梯。”

    “白先生你好。”周赫煊笑道。

    笑归笑,周赫煊心里已经在狂呼“我草”了,今天开会真是牛鬼蛇神都汇聚一堂啊。

    白云梯是北伐期间内蒙省的革命军总司令,曾积极帮助常凯申在内蒙清党,属于那种臭名昭著的反动派。此人去年刚刚被任命为国党中央政治会议常委,兼蒙古地方自委会委员,怎么也跑来参加抗日会议了?

    周赫煊对此是真的不知情,因为在历史上,白云梯最后随老蒋败退台湾,甚至还在台湾当过“总统府国策顾问”。这种人居然也曾跑来参加进步活动?

    倒是坐前面的胡汉民参加会议,周赫煊还觉得尚在情理之中。因为胡汉民虽然积极反对共党,但同时也反对老蒋,前两年广州那边成立新政府,起因就是老蒋抽风软禁了胡汉民。

    陆陆续续的,会议室里又进来十多个人,孙夫人终于宣布会议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大会首先介绍了到会成员,周赫煊的身份是“国际著名学者、国际问题专家、国际知名作家、著名教育家和慈善家、国际反法西斯同盟中国分会会长”。这一长串的头衔说出来,立即赢得满场掌声,那声音甚至比介绍胡汉民时更大。

    周赫煊没有沾沾自喜,而是仔细听着其他人的介绍。

    此刻坐在会议室里的什么人都有,军政界、工商界、金融界、学术界、传媒界、慈善界、教育界……真正是社会各界人士。也有国党、共党、民主党派、民间团体、地方军阀和敌后抗日武装派来的代表……各党派人士尽皆汇聚。

    这些人当中有政界死敌,也有私怨仇人,平时见到了能打出狗脑子来。

    但现在,大家却坐在一起,为了抗日救国这一共同目标,放下仇恨、共商大事!

    周赫煊非常感触和欣慰,甚至热血上涌想要落泪。日本前些日子发表的“天羽声明”,已经触碰到国人最敏感的神经,让许多人放弃了最后的侥幸心理,大家都迫切的想要团结起来共同抗日。

    什么党派之争,什么私人恩怨,在国家大义面前通通靠边站!

    日本侵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真的凝聚了民族之魂,让一盘散沙的中国慢慢团结起来。就像《义勇军进行曲》唱的那样:“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,每个人被迫着发出最后的吼声。起来,起来,起来!我们万众一心,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……”

    孙夫人做为大会的发起者,首先发表讲话:“朋友们,同志们,同胞们!自晚清以来,日本帝国主义已经占领了台湾,占领了黑龙江、吉林、辽宁、热河,而今正在慢慢侵占察哈尔、内蒙,中国五分之一的图已经变色。他们的下一步是占领华北、西北、华东、华中、华南……继而占领整个中国,整个亚洲!我们不能再忍耐了,我们已经忍耐了将近一百年……值此形势,我提议成立‘中国民族武装自卫委员会’,我们要万众一心,团结所有能够团结的力量,驱逐倭寇,再造中华!”

    “驱逐倭寇,再造中华!”

    没有掌声,而是全场跟着一起高呼口号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各党派团体的代表发言,周赫煊被安排在第八个上台,他说:“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。周某虽一介书生,不能在前线杀敌报国,但也想为国家尽自己的一份力量。在此,我谨代表‘国际反法西斯同盟中国分会’,赞成孙夫人提出的抗战纲领,同意加入‘中国民族武装自卫委员会’。我承诺,‘国际反法西斯同盟中国分会’将尽最大努力,积极宣传抗日思想,号召全民共同御侮。其次,我个人愿意捐献5000瓶磺胺药,支援东北的敌后抗日武装。愿意抗日的其他武装力量,只要真刀真枪的跟日本人干,有一万人的抗日队伍,老子就捐献十万大洋。有一百万人的抗日队伍,老子就捐献一千万大洋!说到做到!”

    “好!”许多人大声喝彩。

    不管是钱,还是药,都是实打实的东西。

    其他代表说了那么多,无非积极宣传、号召募捐等内容,周赫煊真金白银的承诺,很容易得到大家的尊重和认可。

    大会足足召开了两天,代表们一致通过了《中华人民对日作战基本纲领》,并发起成立了“中国民族武装自卫委员会筹备会”。周赫煊被选举为筹备会的常务委员,负责协助进行筹备工作,至于正式成立还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由于时间仓促,而且国党特务盯得很紧,原本计划的正式筹备会议临时取消,全国各大团体代表匆匆离开上海,只剩下十多个筹备会常务委员留下来继续秘密开会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半个月,周赫煊白天演讲、写作、听戏、看电影,晚上悄悄地跑去开会,小日子过得特别刺激而充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