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590【无锡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海格路,周公馆。

    于佩琛快步走进书房,对正在创作小说的周赫煊说:“周先生,无锡发来的电报!”

    “无锡?”周赫煊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于佩琛说:“徐志摩找到了,就在无锡的祥符禅寺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哑然失笑:“他倒是悠闲自在。”

    这份电报是徐申如发来的,希望周赫煊能够去一趟无锡,把徐志摩给劝回来。

    话说还是银子最管用,就在两天前,无锡县一家书店的老板,发现了前来买佛经的徐志摩。那个老板没有轻举妄动,而是一路跟随徐志摩来到祥符禅寺,将徐志摩的落脚地打探清楚。

    紧接着,书店老板又坐火车来到上海,当面向徐申如通报消息。

    徐申如这些天收到太多虚假线索,对此将信将疑。但那个书店老板信誓旦旦,还拿出500大洋做押金,说如果自己是骗人的,那这500块钱就不要了。

    徐申如立即带人赶往无锡,果然在寺院里发现了徐志摩。可无论他怎么劝说,徐志摩都不愿离开,就连陆小曼出面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眼见儿子铁了心要当和尚,徐申如急得团团转。他一口气发出30多封电报,请求徐志摩的好友们前往无锡,希望这些朋友能够说上话。被邀请者,不仅有周赫煊,还有林徽因、梁思成、胡适、梁实秋、闻一多、朱湘、饶孟侃、孙大雨、沈从文、蒋百里……

    于佩琛问道:“周先生,你要去吗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周赫煊笑道。

    于佩琛说:“我觉得应该去,毕竟徐先生是你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吧。”周赫煊感觉无所谓。并非他不关心徐志摩,而是林徽因肯定要去,林徽因说话比谁都管用。

    于佩琛道:“我先去买票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不用了,咱们直接去火车站。”

    简单收拾一番,拿了几身换洗衣物,周赫煊便带着于佩琛、孙永振出门。

    汽车刚刚驶出周公馆,就撞见坐黄包车而来的阮玲玉。阮玲玉问道:“周先生有要紧事吗?”

    周赫煊让司停车,回答说:“受人所托,去无锡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时候回上海?”阮玲玉紧张地问,生怕周赫煊一去不回。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不太清楚,可能三五天,也可能半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跟你一起去。”阮玲玉说着就上前拉开车门。

    周赫煊有些懵逼,搞不懂阮玲玉想干嘛,但又不好赶人下车,好笑道:“你不是要拍新戏吗?”

    “不拍了。”阮玲玉说。

    周赫煊没有理解这句话的深意,他也懒得再问,吩咐司道:“开车!”

    直到汽车奔驰在马路上,阮玲玉才终于冷静下来,有些后悔刚才的冲动行为。按照她一贯的被动性格,绝不可能死皮赖脸的跟着男人到处跑,刚才的举动纯属头脑发热。

    场面显得有些尴尬,阮玲玉有一肚子话卡在喉咙,此刻却不知该如何开口。更何况,车上还有于佩琛和孙永振,她总不能当着旁人的面倾吐爱意吧。

    周赫煊为了缓解气氛,没话找话道:“阮小姐以前去过无锡吗?”

    阮玲玉摇头道:“没有,我一直住在上海。只有拍戏和避难的时候,到过苏州和香港,我连南京都没有去过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真该多走走了。”周赫煊笑道。

    做为全国有名的当红女星,阮玲玉实在太宅了,居然一直蜗居在上海滩。你看人家胡蝶就到处跑,三年前还跟张学良见了一面,嗯,顺带变成了“红颜祸水”。

    相传,“九一八事变”爆发的当晚,张学良正搂着胡蝶跳舞,只爱美人,不顾江山。

    马君武就此赋诗一首:“赵四风流朱五狂,翩翩胡蝶正当行。温柔乡是英雄冢,哪管东师入沈阳。告急军书夜半来,开场管弦又相催。沈阳已陷休回顾,更抱佳人舞几回。”

    这首诗的信息量太大了,“赵四”指“赵四小姐”,“朱五”指“朱五小姐”,都是张学良的地下情人。而整首诗的女主角却是胡蝶,还说沈阳陷落的战报传来,张学良依旧不屑一顾,只抱着胡蝶继续跳舞。

    此事闹得全国沸腾,胡蝶由于忙着在北平拍外景,居然毫不知情。等她回到上海家中,母亲哭得眼睛都红了,父亲则在生闷气。胡蝶忙问怎么回事,父亲抓起一摞报纸摔来:“你在北平干什么事,我们不知道啊,你自己看看吧!”

    胡蝶捡起那些报纸,只见各种大字标题写道:《红颜祸国》、《不爱江山爱美人》、《东三省就是这样丢掉的》……

    其实纯属扯淡,沈阳陷落那天晚上,张学良正在观看梅兰芳唱戏,陪同的还有宋哲元等人,根本就和胡蝶八竿子挨不着。

    马君武写诗这事儿干的不地道,就算他跟张学良有私怨,又或者反感张学良的不抵抗,也不该平白无故把一个女明星牵扯进去。幸好胡蝶的抗压能力强,被全国报纸唾骂成祸国妖女也能抗住,换成阮玲玉估计早自杀了。

    不过空穴来风,未必无因。

    胡蝶当时去北平拍戏,确实跟张学良见过面,马君武就是抓着这一点来造谣的。

    可见女明星还是少跟政治人物接触为好,随便牵扯进去,那都是身败名裂的下场。

    闲话休提,言归正传。

    众人一路聊着闲天儿,火车很快便来到无锡站。

    刚刚走到出站口,就有徐家的人过来迎接,一个50多岁的苍头说:“周先生,车已经准备好了,老爷请你马上去祥符禅寺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周赫煊点头道。

    祥符禅寺在县城外的马迹山上,又名小灵山寺。周赫煊先是坐了一阵汽车,然后又换乘牛车,快天黑了终于到达目的地。

    这个寺庙曾被太平军毁坏,虽然重建,却早已不复当年的辉煌。包括住持在内,寺里只有16个和尚,过着自耕自足的清平生活。

    但今天却显得格外热闹,光是徐志摩在上海的朋友,就足足来了十多个,有些还是不请自来的。而其他省份的朋友,许多还在路途之中,想来以后的几天会更热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