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596【狂欢晚宴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一  “咔嚓,咔嚓……”

    照相连续响起快门声,徐志摩已经放弃了无谓的挣扎,无精打采的摊在太师椅上,一副被玩坏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现在才是真的了无生趣啊!

    那该死的《大公报》记者陈良吉,居然还笑着说:“徐先生,提起点精神来,今天是你的大好日子,我们把照片拍漂亮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够了!”徐志摩突然坐起来大吼。

    陈良吉笑道:“对,就是这样,不过你的表情应该祥和一点,不然就变成怒目金刚了。”

    徐志摩气得发笑,继而意兴阑珊道:“你爱怎样,就怎样吧。”

    张嘉铸招呼众人说:“大家都过来吧,咱们跟志摩一起合影,这种会难得啊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现场顿时热闹起来,一个个来到徐志摩身边勾肩搭背。幸好丘吉尔的招牌动作还未问世,否则估计有不少人亮出合影大杀器——剪刀。

    杨端六大笑:“他们真是玩得开啊。”

    “志摩都快崩溃了。”凌淑华有些不忍。

    陈西滢乐道:“没事的,我们也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苏雪林忍俊不禁道:“真是没想到,徐大才子也有这样狼狈的时刻。”

    跟袁昌英、凌淑华的显赫家世比起来,苏雪林就要差得多了,她爷爷只不过是前清的县太爷而已,父亲也没当什么大官。所以她后来在回忆散文中,提起早年跟凌淑华、袁昌英的交情,用的是“攀上关系”这种词汇。

    而在论及徐志摩的时候,苏雪林几乎是用一种迷妹的口吻在讲述,还把去听徐志摩的演讲形容为“瞻仰”。

    在苏雪林的心目中,徐志摩是高大的、光辉的、睿智的,犹如散发着万丈光芒的太阳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偶像的形象彻底崩塌了,只剩下一个被人玩坏的大光头。

    苏雪林跟着凑了过去,她虽然在文坛名头响亮,是无数文学爱好者心目中的女神,但在这种场合却极不起眼。周围随便拎出来一个,都可以将苏雪林碾压,她只能默默的站在边上跟众人合影。

    徐申如笑盈盈的站得老远,任由自己的儿子被人摆弄。他不但不生气,反而很感激周赫煊等人的行为,原因很简单,越荒唐热闹越好,没听徐志摩刚才都吵着要回上海了吗?

    大家都很明白,虽然表面上是在作弄徐志摩,真正目的是要彻底打消徐志摩出家的念头。

    合影完毕,周赫煊拍笑道:“诸位先生、女士,咱们的欢送大会明天正式举行,今天晚上安排了火锅宴。大家吃好喝好,饭钱都记载志摩法师的身上,以后他下山化缘慢慢还债!”

    “好,吃火锅了!”张嘉铸第一个跟着起哄。

    徐家的下人已经在竹林里安置好十口大锅,寺里的和尚也被请来一起用餐。火锅底油用的是菜籽油,食材也是清一色的素菜,酒没有,茶管够,反正不能让僧众们破戒。

    众人呼朋引伴,五六个聚成单独的小圈子,各自围着一口大锅畅聊起来。

    太阳还未下山,竹林里依旧炎热。但如此多的好朋友聚会,大家说起种种趣事,回忆着彼此的经历,即便汗水流个不停也兴高采烈。

    最喜欢写回忆性散文的苏雪林,70年代在台湾写了一篇《忆祥符禅会》:

    “那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文坛盛会,五十余位学者名人共聚太湖之畔,用王羲之的话来说,就是‘群贤毕至,少长咸集’。我与朋友袁兰子(袁昌英)、凌淑华,以及她们的丈夫结伴而来,途中遇到沈从文和他的太太张兆和女士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乘船飘过太湖,来到祥符禅寺时的场面,猛的吓了我一大跳。无数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徐志摩先生,被剃去头发,由周明诚、胡适之、宋春舫、张嘉铸四位先生拖出来,被按在椅子上供记者拍照。说句对徐大诗人不敬的话,当时听到他愤怒无助的吼声,让我联想起乡下杀猪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天傍晚吃的是火锅,每个人不论身份名望,俱都席地而坐。我因此结识了周赫煊先生、梁思成先生、陆小曼女士、金岳霖先生、宋春舫先生、陈梦家先生……这个名单可以排很长。对了,还有阮玲玉小姐,她是当时红遍全国的大明星。”

    “周赫煊先生本人,比报纸上的照片更加英俊。他个子很高,足有180多公分,我站在他身边只及肩膀。他最好看的是眉毛和眼睛,两条眉毛就像精心修裁过一样,犹如两把锋利的长刀。他的眼睛深邃而明亮,眸子反射着火光如同星辰。当时我就在想,传说中的‘星目剑眉’大抵便是这样吧。”

    “周赫煊先生的言行举止很随意,这一点跟徐志摩先生截然不同。徐大才子在聚会的时候,虽然也诙谐幽默,但他能够照顾每个人的情绪,而且总是风度翩翩保持形象。而周先生呢,他肆无忌惮的开玩笑,若是你跟他关系很熟,那就千万担心别被他提起糗事。他挖苦起人来,简直尖酸刻薄,让人哭笑不得,而又生不出反感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我仔细想想,周先生其实是个极聪明的人。他开玩笑也是要挑对象的,比如心思敏感的沈从文,周先生就绝对不取笑挖苦,因为这种做法会让沈从文难以下台……”

    咱们回到现实,周赫煊折下两根竹枝,打着拍子大声起哄:“唱一个,唱一个,适之兄该你了,记得要反串啊!”

    胡适郁闷的站起来,他刚才划拳输了,必须当众表演节目。他瞪了周赫煊一眼,突然翘起兰花指,细着嗓子唱《红娘》:“小姐小姐多丰采,君瑞君瑞大雅才。风流不用千金买,月移花影玉人来。今宵勾却相思债,一双情侣称心怀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众人拍喝彩,好些个已经笑得肚子痛了,胡适反串花旦的模样实在太滑稽。

    周赫煊又找到祥符禅寺的方丈,拖着老和尚的袖子说:“来来来,中庸法师,我们也来划几拳。”

    中庸法师摆苦笑:“老衲就不必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不拘老幼僧俗,中庸法师且尽兴。”周赫煊早就看出这老和尚是个妙人。

    寺院的僧众们,顿时对周赫煊怒目而视,认为他的举动亵渎了方丈。

    中庸法师的表现,却让他的徒弟们大跌眼镜,笑眯眯地说:“那咱俩就走一个?”

    “来吧!”周赫煊道。

    中庸法师立即出拳:“五魁首啊!”

    “六六六啊!”

    “八匹马啊!”

    “满堂红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自家的方丈划拳吆喝,僧众们已经惊呆了,瞬间感觉三观尽毁。

    随着中庸法师的加入,今晚的宴会达到最高潮,就连最矜持的阮玲玉都玩疯了。

    谁又能想到,在四年以后,侵华日军进山扫荡,遭到当地抗日武装的顽强抵抗。日军气急败坏之下,竟然放火烧寺。中庸法师没有选择逃跑,而是带领僧众奋起抗击,全寺十六个和尚死伤殆尽,只剩下一个残疾僧人守此香火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些僧众,都是未来的抗日烈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