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598【祥符文会之二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自30年代以后,现代短篇小说当中的概要叙事、心理描写、纵向铺叙等文体形式逐渐弱化,而场景化、场面化、断片化的文体特征愈发凸显,这就是所谓的“速写体”小说。

    比如叶圣陶两年前创作的《多收了三五斗》,就是典型的“速写体”小说。到了今年,“速写体”小说突然疯狂涌现,成为时下最流行的小说创作形式,以至于周赫煊他们开文会也要拿来讨论一下。

    众人从“速写体”小说流行的原因,渐渐谈到它的优点和缺点,最后讨论如何将“速写体”风格融入到长篇小说当中。

    这个话题讨论结束,都已经将近11点钟了,凌淑华突然提议:“只是讨论小说创作太无趣,不如大家画画吧。不拘是国画、洋画都可以,就以今天的文会为题。限时一个钟头,画完差不多就可以吃午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主意好!”苏雪林立即赞同。

    苏雪林、凌淑华和袁昌英并称“珞珈三杰”,个个都画技不俗,她们当然要趁表现一下。

    画纸、画笔、颜料这些都早已备好,众人各自取来自己想要的工具。

    周赫煊随便弄来一支钢笔,再把画纸铺在画板上,盘腿坐地,将画板置于双膝,就这么开始创作漫画。他的速度非常快,只用了半个小时就搞定,然后满地乱转到处欣赏别人的作品。

    “咦,大和尚也画完了?”周赫煊走到中庸法师身后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

    老和尚合十微笑:“拙作而已,贻笑大方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凑近了一看,发现中庸法师画的是一副泼墨。画面主体为山中竹林,隐隐现出寺宇和僧舍的轮廓,林间依稀可以看到点点人迹,左上角还有大量的留白。

    那些留白之处,用毛笔写着四句诗偈:“十方同聚会,个个学无为。此是选佛场,心空及第归。”

    老和尚的画技和书法都只能算一般,难得的是意境比较妙,四句诗偈更有画龙点睛之意味。

    这四句乃唐朝庞蕴所作,此人字道玄,又称庞居士,被誉为达摩东来开立禅宗之后“白衣居士第一人”,素有“东土维摩”之称。

    相传,庞蕴当年前去拜谒马祖,问道:“谁能不羁万物?”马祖回答:“等你一口气喝干西江水,再来跟我说话。”庞蕴顿时恍然大悟,直接进入了禅宗的悟境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,“心空及第归”就成为参禅妙语,意思是说,在某个场合见性开悟,就像高中状元一样兴奋。

    中庸法师引用这四句偈语来给画作题诗,说白了依旧属于商业互吹。按照特定语境翻译过来,可以理解成:啊,今天有四面八方的贤者来聚会,个个都很牛逼。咱祥符禅寺乃英雄道场,讨论的都是天地至理,人人都能在文会当中有所领悟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大和尚,你这幅画不如送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中庸法师说:“施主若是喜欢,尽管拿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周赫煊顺撸走这副墨迹未干的画作。

    周赫煊又跑去徐志摩那边,只见徐志摩正在画工笔画。这家伙不仅诗写得好,工笔画的技法也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只不过嘛,周赫煊看到他画的内容时,顿时一头黑线……

    “喂,今天作画的主题是文会,你盯着一根竹子画什么?”周赫煊无语道。

    徐志摩下意识地伸去摸自己的光头,然后指着竹子说:“此竹大有禅意,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。”

    “请说人话!”周赫煊道。

    徐志摩摊摊:“好吧,我只是不知道该画什么,就随便挑了一根竹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继续。”周赫煊说完就走开,跑去陆小曼那边。

    或许是徐志摩的这次出家,对陆小曼打击很大,她现在画的这一副充满了萧索之意:竹林里众人开怀大笑,而一个孤单女子站在角落里,望着摇曳的竹枝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周赫煊不作任何评价,他其实是有点反感陆小曼的,这个女人太作了。

    再转身走向林徽因,只见这位才女也在画工笔,但她画的是昨晚吃火锅的场景。众人围坐着一口口大锅,胡适站在中间翘起兰花指,一脸滑稽的媚态——估计胡适看到以后,会生出把这幅画撕掉的冲动,太特么丢人了。

    等把所有人的作品都看完,周赫煊不禁感慨,民国的文人就是牛逼啊。不管本身是什么职业,对书画一道都有研究,再不济也能把素描画得似模似样。

    就连一向表现得不学无术的张嘉铸,其素描都有专业美术生的水平。当年闻一多、余上沅等人离开美国时,他还亲给每人画了一副素描做纪念。闻一多先生亦赠画留念,还给家人写信说:“新交中有张君嘉铸者……文学美术鉴赏力甚高,敦敦好学,思想亦超凡俗……”

    阮玲玉溜到于佩琛身边,低声感叹道:“于小姐,他们怎么都那么厉害啊?”

    “基本功而已。”于佩琛并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,她的书法水平就很高,画技虽然不够看,但也不至于太丢人。

    “居然只是基本功……”阮玲玉不自觉的退得更远,顿时拉开了与这群学霸的距离。

    事实上,阮玲玉能歌善舞,会弹钢琴、会拉小提琴,精通英语,能说少量法语,毛笔书法也还过得去,最重要的是演技精湛。这样的女明星,如果放在几十年以后,已经足够被媒体奉为大才女了。

    她此刻只是遇到了一群变态而已。

    午饭时间到,周赫煊掐着点宣布绘画结束,带着大家一起去寺院的食堂吃斋饭。至于那些画,则被僧众们小心收好,挂在精舍之内等着大家互相欣赏。

    等众人吃过午餐,都迫不及待的前往精舍,对别人的作品展开评论。

    周赫煊那副漫画围观者众多,不时有人笑得合不拢腿。原因很简单,他这副漫画属于卡通风格,一个个人物全顶着大脑袋,虽然看起来比例不协调,但每个人的神态都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比如胡适,被周赫煊画得眼镜奇大无比,而镜框后面的小眼睛已经眯成一条缝,笑容里带着三分奸猾,右还伸到咯吱窝抓痒。而徐志摩的大光头格外突出,甚至散发着亮光,而且还用半捂着嘴打哈欠。

    这副漫画,为了凸显众人的性格和外貌特征,进行了无限的艺术夸张,大家可谓是丑态百出。

    超时代的卡通风格,不吸引人才怪,林徽因看着漫画里的徐大光头直接笑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