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616【交易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六十万以上真正的革命军,能够绝对服从我的命令,指挥统一,我一定有高明的策略打败这小小的倭寇。老实讲,他们那一般骄妄愚蠢的军人,完全不在我的眼中,我一定有办法可以战胜他们,而最要的条件,就是要指挥统一。”

    这段话是半个月前,常凯申在“庐山军官训练团”做演讲时说的。

    看得出,老蒋对自己的军事指挥能力非常自信。他认为日本的军人狂妄而愚蠢,只要有绝对听从指挥的60万精锐,他就能轻松打败小小的倭寇。

    周赫煊真的很难理解,老蒋这种自信来源于何处。

    常凯申当初虽然也留过洋,但他读的是振武学校(军事中专),而且还特么被开除了。

    开除的原因很简单,常凯申不喜欢读书,花钱又大大脚,于是就动了歪脑筋。他经常装病住院,每天可报销35日元的住院费,然后拿着钱请朋友到处玩耍。

    结果因为病假不归,常凯申被振武学校开除,只拿到了肄业证。在肄业之后,常凯申被分配到炮兵联队实习,每天的主要工作是给拖炮的马匹洗澡,再牵着马儿去饮水和喂料。

    这尼玛能学到什么军事技能?居然还对自己的指挥能力迷之自信,在抗战期间各种微操作。

    常凯申在“庐山军官训练团”的讲话非常扯淡,先是分析国际大势,说日本侵华要得罪全世界列强,让大家不要慌。接着,又说不可与日本轻易开战,日本的军力太强了,三天之内就能占领中国的沿海地区,西南也靠不住,日本轻轻松松就能打到广西和四川。紧接着,他又说中国应该稳扎稳打,靠意志力来抵抗日军的先进武器。最后,他又让军官们忠君爱国,只要有几十万人服从指挥,他就可以轻松灭掉日本。

    整个演讲的内容前后矛盾,毫无连贯性和逻辑性,涉及专业方面都是拾人牙慧,关键问题却各种假大空喊口号。

    在周赫煊看来,如果这篇演讲稿是请人写的,那么写稿子的人可以拖去枪毙了。如果是常凯申的即兴演讲,那么就深深暴露了委员长的真实水平——还不如一个普通的军校毕业生。

    甚至,常凯申还在演讲中有这么一段话:“我们所有的官兵都能绝对不买日本货,不用日本东西,这件事的性质虽然不属军事范围,因为很要紧,所以特别和大家提一提。”

    尼玛,一个国家元首,在给未来的精英军官训话时号召“抵制日货”,还说这是经济抗日的重要段。

    画风清奇啊!

    老蒋就是这么搞笑而矛盾,他一边压制社会上的抗日活动,一边在军队里边宣扬抗日思想。

    常凯申此时看似对蒋百里的应策不屑一顾,但其实已经生出爱才之心:“百里兄,你是军事战略专家,你对两广的军阀力量怎么看?”

    蒋百里毫不保留地说:“国难当头之际,中国必须团结一致,地方军阀必须服从中央。委员长你是国家元首,天然拥有统率中国军队抵抗日本侵略的权力和义务。至于两广的军阀,分化瓦解即可,但绝对不能开战。每一次内战,都会削弱中国的国力,我们必须积蓄力量迎接日寇的进攻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常凯申大赞了一声,他最顾忌的就是蒋百里在军界影响力深远,怕蒋百里和陈济棠、李宗仁、白崇禧等人搅在一起。现在听到蒋百里的拥护中央之意,立即说:“百里兄,不如你来做我的参谋吧。”

    “吾所愿也!”蒋百里二话不说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其实常凯申曾经数次邀请蒋百里做参谋,但都被蒋百里拒绝了。这次之所以答应,完全是为了抵抗日本,巩固中国的国防力量。

    可惜,蒋百里病死得太早,抗日战争爆发初期就去世了。

    此刻“为患多年”的红军就要被“消灭”,又把军事奇才蒋百里收入囊中,常凯申已经有些志得意满的征兆。他笑着对周赫煊说:“明诚,有没有兴趣做官啊。你若是愿意出仕,教育部或者外交部的副部长位子就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连连摆:“我做不来的,当官太复杂了,理不清的人际关系就能让我焦头烂额。”

    这是实话,民国的官儿不是那么好当,各种派系牵扯能把主官逼疯。别说副部长,即便周赫煊做了正部长,他也干不了几天就要辞职。

    常凯申也不再劝,突然说道:“你跟汪兆铭有仇?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没有私怨,只有公仇。在对付日本人方面,我主战,他主和,就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汪兆铭这个人呐,唉,一言难尽。”常凯申感慨道。

    你很难想象,汪兆铭在30年代初是少有的对日主战派。

    “淞沪之战”刚刚爆发时,孙科犹豫不决瞻前顾后,常凯申坐视十九路军孤军奋战,唯独汪兆铭站出来呼吁抵抗。他说“(中国)绝非威武所能屈,决不以尺土寸地授人”,他主持召开最高军事会议,决定把全国划分为四个防区和一个预备区,摆出了进行积极抵抗的姿态,还下令全国的部队增援十九路军,甚至让张学良在北方起兵牵制日本。

    然后,汪兆铭莫名其妙就变成了主和派,没有半点的征兆可言。

    周赫煊突然随口说了一句:“汪院长还是很有人格魅力的,或许他主张和平是有自己的考虑吧。像周佛海这种大学者,就非常支持汪院长,这次两人联在攻击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周佛海?”常凯申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,他没想到,自己的特务头子之一,居然跟汪兆铭搅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周赫煊笑了笑,点到为止就好。

    常凯申很快恢复正常,突然说:“明诚,听说你跟美国总统罗斯福有旧?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是认识。”

    常凯申道:“现在国际银价飞涨,中国白银外流严重,已经危害到国计民生。我们数次与美国政府交涉,希望美国能停止向中国购入白银,但美国政府至今没有答复。我想要派子文去美国走一趟,结果美国拒绝发出外交邀请。明诚,为国为民,我希望你能以私人身份访问美国,说服罗斯福停止外购白银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苦笑:“这恐怕,很难。”

    常凯申说:“如果你能办成这件事,今后没有哪家报纸敢抹黑你,你的《非攻》杂志我也能一直保着。”

    交易,赤果果的交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