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620【家事与国事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在外面被人吹上天的周先生,回到家里只能装怂。他这次的绯闻闹得沸沸扬扬,家里几个女人早就炸了,就连孟小冬都连续摆了好几天脸色,张乐怡更是连续一个星期不跟他同房。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费雯丽,她已经产下女儿43天,周赫煊居然才回家看望。

    由于远离他乡、丈夫又长期不在身边,费雯丽有些产后抑郁的征兆,反正无端的就要发点小脾气,周赫煊只能哄着惯着。

    “爸爸,爸爸,你快看我的书包!”小灵均蹦蹦跳跳地跑来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着抱起女儿,在她脸蛋上亲了一口,笑道:“小书包真漂亮,灵均的校服也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小灵均嘚瑟地说:“茀姨给我缝的书包,你看上面这朵花,是我画的。”

    “画得真好。”周赫煊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小灵均已经5岁半了,本来依周赫煊的意思,打算明年再送她去读小学。可孟小冬却显得很着急,非要今年就入学,她对自己的戏子身份颇为自卑,想把女儿培养成一个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。

    民国时期最好的小学有两所,一个叫“成志学校”,另一个叫“南开小学”。

    成志学校,就是后世的清华附小,甚至学校内部还设有幼稚园,清华教职工的子女都在那里读书,学校董事会成员包括冯友兰、朱自清、潘光旦、叶企孙等名家。

    至于南开小学,其前身叫做严氏家馆,比如现任清华校长梅贻琦及其夫人,以前都是严氏家馆毕业的。

    成志学校和南开小学虽为小学校,但教学内容甚至比民国的许多中学还强,开设有国学、数学、物理、英语、音乐、绘画、体育等诸多课程。而且两校非常注重德育,从小就教育学生“勿傲、勿暴、勿怠、宜和、宜静、宜庄”,包括站姿、坐姿、行姿、穿衣打扮都有严格要求。

    以民国的普遍教育水准来看,只要是这两所学校毕业的小学生,智商稍微正常的,以后肯定能归为精英一类。

    真的是德、智、体、美、劳全面发展,连如何待人接物都要教。

    此刻小灵均穿着崭新的校服,头发编成两根小辫,斜挎着漂亮的书包,站在那里装出一副小大人模样。

    小维烈羡慕的看着姐姐,突然扭头说:“妈妈,我也要读书。”

    张乐怡抱着儿子哄道:“乖,明年就送你去学校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现在就想读书。”小维烈没有哭闹,而是噘着嘴生闷气。

    周赫煊抱起儿子,对张乐怡说:“南开小学没有幼稚园,不如把维烈送去成志学校,等岁数到了再去南开小学。”

    张乐怡有些舍不得:“成志学校在北平,肯定不能每天回家,维烈还那么小……”

    小维烈突然冒出一句:“我已经四岁半了!”

    周赫煊想了想,问道:“维烈,你能数到多少数字?”

    “一直数啊,个十百千万。”小维烈说。

    周赫煊又问:“加减法呢?”

    张乐怡帮忙回答:“百以内的加减法他都懂,个位数的乘法他也学会了,就是除法还没教会。”

    “识字呢?”周赫煊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能读写几百字吧,也有可能上千字,”张乐怡有些自豪的说,“维烈在识字和数数方面,学得都比灵均更快。”

    小灵均不乐意了,嘟嘴说:“我会唱歌、跳舞、画画,弟弟都不会这些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的心情非常愉快,他的长子和长女都是小天才啊,只不过一个偏向于艺术,另一个则偏向于文理。他笑道:“那就直接让维烈读南开小学吧。”

    张乐怡担忧道:“他还不满五岁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”周赫煊摸着女儿的脑袋,叮嘱道,“灵均,你是姐姐。到了学校里面,你要保护弟弟,不让他被人欺负。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小灵均挺起胸膛:“我知道,我很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就这样,两个都送去南开小学读书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吧。”张乐怡叹气道。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,在他们母亲的带领下,欢天喜地的跑去学校了。孙永浩从此有了个新任务,那就是每天开车接送灵均和维烈。

    至于婉容的儿子周硕明,廖雅泉的儿子周扬舲,两个小孩儿都才1岁半。虽然走路说话都很快学会了,但表现得中规中矩,没有他们的哥哥姐姐那样令人惊艳。

    婉容是无所谓的,她只想儿子快乐长大,然后开开心心过一辈子,成不成才都无关紧要。

    廖雅泉则想争一争,每天上午教儿子认字,下午教儿子数数。如果同一个字教了好几天都没学会,她就要气得打骂,导致小扬舲非常害怕亲妈,整天腻在崔慧茀怀里玩耍。

    周赫煊看不过去了,就会站出来劝阻——才1岁半的小孩儿,至于这样吗?

    可廖雅泉根本不听啊,稍微消停几天,很快又故态萌发。隔三差五就要打儿子屁股,虽然打得不重,只是做做样子而已,但却把儿子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这不,看到张乐怡、孟小冬的子女都可以上学了,廖雅泉又逼着儿子学习。

    小硕明正快乐的满地乱跑,追着一个皮球咯咯直笑。小扬舲却老实坐在板凳上,担惊受怕地数数:“1、2、3……3……”

    “3后面是什么?”廖雅泉敦促道。

    “3……3……哇……呜呜呜呜呜!”小扬舲顿时嚎啕大哭,张开双臂委屈的向老爹求助,“爸爸抱抱,爸爸抱抱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无奈的抱起儿子,对廖雅泉说:“孩子还小,能数到3已经很聪明了。”

    廖雅泉道:“不小了,维烈这么大的时候,已经可以数到10了。”

    “每个人的智力发育是不一样的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廖雅泉不甘道:“凭什么我的儿子不如别人聪明?”

    周赫煊无语道:“不是不聪明,这涉及到大脑发育的科学问题。五岁以下的儿童大脑发育都不完全,有所差异很正常。你这样拔苗助长,让孩子的精神高度紧张,甚至是恐惧,会影响大脑发育的。说不定本来很聪明一个孩子,被你生生吓成了傻子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廖雅泉终于认真对待了。

    周赫煊随口胡扯道:“当然是真的,我在欧洲的时候,跟弗洛伊德讨论过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廖雅泉还是很相信科学的,犹豫道:“那好吧,我以后保证不打他骂他,但每天的学习必须坚持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其实很想说,你一个日本间谍,这么关心培养后代干嘛?

    周赫煊把这些话憋进肚子里,问道:“最近一段时间,那边有人催你做事吗?”

    关于廖雅泉的身份,两人早就心照不宣,廖雅泉摇头道:“已经大半年没有布置任务了,他们让我长期潜伏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又问:“我在杂志上宣传抗日,他们也没有任何反应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宣传抗日的又不止你一个。”廖雅泉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想想也对,还真没有哪个宣传抗日的民间人士,在1937年以前被日本特务盯上找麻烦的——只要不在日占区有实际活动,日本特务根本不予理会。

    倒是中国的实权高官更危险,比如何应钦。

    关东军为了在华北地区挑起矛盾,为进一步侵占华北制造契,于是就盯上了何应钦。土肥原贤二亲自策划,并派出两名刺客行动,结果这两名刺客因为形迹可疑,居然半路被日军第七联队抓去行刑逼供。

    那两名刺客也是倒霉,被自己人抓了还不敢暴露身份,直到快要被下令枪毙了,他们才连忙用日语大喊:“我要见中村馨少将!”

    何应钦则更加憋屈,他两次侥幸逃脱刺客的暗杀,实在对日本人恨得牙痒痒。但却不得不遵从指令,在被暗杀的三个月后签订卖国的《何梅协定》,还被老百姓大骂为“媚日派”。

    实际上,在遭遇暗杀之前,何应钦还真属于亲日派,至少表现出来的是这样,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成为日本人暗杀的对象。

    所以,日本特务想要暗杀谁,不是看你亲日还是仇日,而是看把你杀了有没有实际好处。

    就现在而言,周赫煊在国内搞的那些事情,似乎对关东军没有什么威胁。而把周赫煊杀了,也对日军侵华没有什么好处,反正属于非常鸡肋的目标。

    当然,等中日两国爆发全面战争,周赫煊这种影响力很大的民间爱国人士,日本人肯定是想杀掉的。

    周赫煊拿出一份绝密文件,笑道:“这是我不小心泄露的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廖雅泉也笑了笑。

    周赫煊已经走出房门,突然又回头说:“等两国开战,我们就离开天津。”

    “那样最好,”廖雅泉松了一口气,接着又问,“如果中国被日本占领了呢?”

    周赫煊也不争辩,只笑道:“那就去美国。”

    廖雅泉点点头,心想:如果去了美国,日本特务关肯定就不敢乱来了吧,到时候就可以安稳过日子了。

    廖雅泉一直很纠结,她喜欢现在的生活,不愁吃穿、悠闲自在,而且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。她不想打打杀杀,也不想提心吊胆当间谍,至于日本和中国的战事,她也不在乎谁输谁赢。

    现在周赫煊给出了承诺,说两国开战就离开天津,中国战败就去美国,廖雅泉等于没了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廖雅泉翻开周赫煊刚才给出的绝密文件,却是关于中国货币改革的。文件显示,中国将要废除银本位,改为发行纸币,正在寻求美国提供储备金,如果美国不肯帮忙,那么日本也是候选的对象之一。

    一旦廖雅泉把这份文件交上去,日本政府立即就要行动,试图通过提供准备金把中国财政掌握在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