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648【P-26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一架双翼教练停在跑道上,周赫煊戴着飞行头盔就往驾驶舱爬。

    冯庸守在他旁边,连忙提醒:“记住踩踏板,不踩着踏板上去,会把翼踩断的!”

    尼玛,上个飞都有可能把翅膀踩断,这听起来很不靠谱啊。

    周赫煊战战兢兢地爬进驾驶舱,由于单排只能坐一个人,冯庸上飞后坐在周赫煊的身后。

    驾驶台的构造并不复杂,比后世的汽车还简单,冯庸随便介绍两分钟,周赫煊就已经完全熟悉,然后心虚地握着操作杆。

    你没猜错,咱周先生要学开飞。

    一个青年站在飞前面拨动螺旋桨,飞渐渐往前跑,达到一定速度后,冯庸喊道:“拉杆!”

    周赫煊连忙拉动操作杆,然后飞猛地抬升,转眼间已经脱离地面。

    “好神奇!”周赫煊乐呵呵地往下看。

    地面的事物越来越小,咧咧罡风吹得周赫煊面如针扎,他说道:“五哥,这玩意儿不会掉下去吧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冯庸大喊。

    周赫煊跟着喊道:“我说,出了状况你要给我兜住!”

    冯庸喊道:“没事,这是教练,我坐后排也能操作!”

    周赫煊兴奋地飞了几分钟,感觉有些无聊,猛地把操纵杆往旁边掰。飞立即就变成侧飞模式,周赫煊甚至感到了身体失重,肾上腺激素疯狂分泌。“

    “哟呵……咳咳!”周赫煊兴奋地大叫,狂风灌进嘴巴连声咳嗽。

    等飞重新保持平衡后,冯庸大喊:“拉拉拉拉,拉到底!”

    周赫煊立即把操纵杆拉到底,飞开始大坡度攀升,差点就倒翻回来,那种瞬间失重的感觉太特么刺激了。

    在冯庸的指挥下,周赫煊这个新很快玩起了侧翻,天旋地转导致胃部不适,开始出现强烈的呕吐感——飞行员还真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。

    周赫煊在度过最初的不适后,渐渐恢复过来,疯狂地玩起各种花样。这可把冯庸吓坏了,一架老古董教练实在经不起折腾,他生怕周赫煊会把飞给玩散架。

    直到飞的油箱都快见底了,周赫煊才开始着陆,好吧,着陆的时候主要由冯庸操控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玩,开飞真好玩!”周赫煊一落地就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冯庸装逼地说:“蓝天,才是男人真正的梦想,比开汽车要爽一万倍!”

    周赫煊点头道:“确实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冯庸竖起大拇指:“你小子很适合开飞,第一次上天就能完全适应,干脆留在美国跟我一起训练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,我就过过瘾而已。”周赫煊连忙拒绝。

    接下来大半个月,周赫煊都住在飞行俱乐部,把俱乐部的各种飞都玩了一遍,已经完全可以单独驾驶了。

    俱乐部陆续又来了四位教练,都是参加过一战的美国空军士兵。大萧条期间嘛,工资都很便宜,要不是学员数量太少,周赫煊还想一口气多请几个教练。

    到三月底,周赫煊终于收到个好消息,波音公司愿意向周赫煊出售p-26战斗。

    这是美国陆军航空队采用的第一款单翼战斗,经过数次改动,去年才真正定型,堪称是此时美国最先进的战斗。

    周赫煊能够顺利买到p-26,还要多亏了美国经济危。这些年来,波音公司一直在跟老对柯蒂斯公司竞争,变着各种花样扩大自己的销量,对发展新客户更是积极。而由于美国军费逐年缩减,波音公司耗费大量时间和资金研发的p-26战斗,现在面临一个很尴尬的状况——军方只采购了25架,而且不准备扩大采购量。

    亏到姥姥家了啊!

    在得知周赫煊想要购买战斗后,波音公司那边很快给出回馈,疯狂推销他们的p-26战,并且还主动做通了美国政府的工作。

    附带条件是:第一,不得把p-26运出美国;第二,必须一次性采购10架以上;第三,不得给飞加装任何武器;第四,每架p-26的售价高达30万美元(非常坑爹的离谱价格)。

    周赫煊一口就答应下来,都懒得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这相当于什么?

    相当于21世纪,在f22隐形战刚刚研发出来的第二年,就高价卖给私人。

    好吧,或许这个比喻不恰当,毕竟p-26只是达到了世界一流水平,并非只有美国掌握这种技术。但它也是美国最先进的战斗啊,连美国空军都只采购了15架,这种会周赫煊怎么能错过?

    当耗资300万美元的10架p-26运到俱乐部时,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冯庸直接两眼冒光,就跟色鬼遇到了绝世美女,足足摸了飞半个钟头都不松。他啧啧赞叹道:“国之重器,国之重器,只看一眼就赚到了,老子居然还有会亲自开它!”

    一个青年插嘴道:“校长,这种单翼的战斗,做高难度飞行时不会翅膀折断吧?”

    “断你老娘!”

    冯庸一巴掌扇在那个青年的后脑勺,笑骂道:“人家研发了好几年,飞行试验都不知做了多少次,连美国空军都在采购。这要是还能把翼折断,美国人都该去吃屎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那边的两个美国佬,负责教你们这种飞的保养和简单维修。如果出现大问题,就直接打电话给波音公司,他们会全权负责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没问题,”冯庸哈哈笑道,“我保证把那两个美国人当爷爷供着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那你慢慢当孙子吧,我明天就回国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回去,这里都交给我了,”冯庸低声道,“对了,这种飞真的不能运回国?要是能采购上几百架,老子保证在天上干翻小日本儿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摇头道:“运回国是肯定不行的,这些飞都有编号,每个月还有军方的人来检查,少一架咱们的飞行俱乐部就开不下去,你们这些人全都要坐监狱。”

    “太可惜了。”冯庸失望地说。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可惜个屁啊。老子被波音公司敲竹杠了,每架飞30万美元。这要是买几百架,就算能运回国,谁又能负担得起?那些钱足够装备几个满编师了。”

    冯庸乐道:“那倒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”周赫煊说,“咱们现在的飞比学员还多,要不再从国内弄些学员过来?”

    冯庸道:“这事儿你可以去找小六子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点头道:“行,我回去就跟他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