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651【长江大桥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听说周赫煊想要投资修铁路,宋子文有些诧异地问:“明诚兄,你想要注资哪条铁路的修建?”

    “粤汉线。”周赫煊笑道。

    “粤……粤汉线?”宋子文愣住了,随哈哈大笑道,“明诚兄想太多了,粤汉线不用你投资。国民政府就算再缺钱,也不敢挪用粤汉线的修筑资金,那是蒋委员长亲自过问的铁路干线。”

    何为粤汉线?

    即广州到武昌的铁路段线。

    两湖地区是抗战打得最胶着的地方,那时东南沿海被日本占据,西南地区又交通不便,于是英美的国际援助只能走海路到广东,再通过铁路运输(粤汉线)抵达前线战场。

    粤汉线,可以说是抗战中后期的国家生存大动脉。

    这条铁路已经修了快40年了,最初由盛宣怀引进美国资金筑路,但引起粤、湘、鄂三省绅商的不满,强烈要求满清政府收回粤汉线的修筑劝。经过数年的扯皮,张之洞站出来支持本国商人,粤汉线变成了官督商办。

    但这还只是开始,美国暗中各种挑事,还把比利时拉下水,甚至英法德等国也想进来分一杯羹,再加上中国商人筹款不利,粤汉线的修建一拖再拖。

    中华民国成立以后,由于连年军阀混战,政府再也顾不上修建粤汉铁路。只能由各地商人零敲碎打,年复一年的修路,终于陆续修好各个路段,只剩下工程难度最大的株(洲)韶(关)段——按照英国人的勘测和设计,这条路段需要打通70多个隧道。

    只要这条铁路全线贯通,那么到了抗日战争中期,两广乃至两湖的物资运输就有了保障。

    周赫煊问道:“粤汉线有眉目了?”

    宋子文点头道:“中日必有一战,而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。两湖作为中国抗战大后方,这铁路交通是必须要保障的。委员长已经任命凌鸿勋先生为株韶段的工程局长,凌先生是大工程师,经过他的勘测和规划,这个路段需要打通的隧道可以缩减到10多个,早在去年就正式开工了。我之所以知道得这么清楚,是因为工程耗资甚巨,我在辞去财政部长之前,经过多方筹措才凑足了资金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周赫煊点点头。

    老蒋虽然很多时候拎不清,但这件事还干得不错。如果粤汉铁路不修通,等将来日本打倒两湖地区,那么中国官兵就得彻底抓瞎。

    粤汉铁路株韶段的修建,可谓是“一颗道钉一滴血”。特别是修筑南岭隧道时,瘴气丛生、瘟疫流行,时常有工人病死。水泥、钢材、枕木等修筑材料,必须翻山越岭的靠人力运输,一些地方还要雇渔民用小船运送。

    最艰难的时候,有18万工人同时筑路,老蒋是拼了命要把这条路给打通。

    宋子文突然眼睛一亮,似乎想到了什么,他笑道:“明诚兄如果愿意投资粤汉线,不如把这些钱用来修桥。”

    “修桥?”周赫煊没听明白。

    “是的,修桥,”宋子文用指蘸了蘸茶水,在茶几上画着线路说,“这下面一条,是即将全线通车的粤汉铁路。这上面一条,是贯通北方的平(京)汉铁路。中间隔着一条长江,只要修建一座武汉长江大桥,就能直接连通南北,把从北平到广州的铁路连通!”

    周赫煊对此很感兴趣,问道:“武汉长江大桥的修建有难度吗?”

    宋子文说:“很有难度,早在六年前,政府就准备修武汉长江大桥,但因为中原大战而搁置。去年这个修桥方案再度被提出,还请了茅以升先生到武汉测量勘探,并邀请苏联驻华工程顾问协助拟定修桥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计划做出来了吗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“计划是做出来了,”宋子文苦笑道,“可以修建一座固定式的铁路公路联合桥,桥址位于武昌黄鹤楼到汉阳莲花湖之间。但工程估算投资超过1000万元,国民政府只能搁置计划。因为即便向民间募资,也实在拿不出那么钱。”

    “容我考虑一下。”周赫煊不由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武汉会战,是抗战进入防御阶段后,规模最大、时间最长、歼敌最多的一次战役,战场遍及安徽、河南、江西和湖北四省。中国军队浴血奋战,大小战斗数百次,以伤亡40多万的代价,毙伤日军25万余,大大消耗了日军的有生力量。

    如果长江大桥不修通,平汉和粤汉两条铁路之间,就得通过水运转接(用船把车厢运到对岸),极大的减缓了中国的兵员和物资运输速度。

    若是周赫煊出资把长江大桥修好,武汉会战肯定打得更顺。

    周赫煊不求别的,只要这座桥能多拖延日军的进攻一个月,让日军的伤亡多一千人,他就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投资是肯定收不回来的。

    这座长江大桥至少要修两年,等通车时,日军已经开始全面侵华了。到了武汉会战期间,要么是日军派飞轰炸大桥,要么是国军撤退时炸毁大桥,反正这座长江大桥肯定千疮百孔,说不定还没等到抗战成功就直接完蛋。

    周赫煊投资的那1000万大洋,百分之百打水漂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投资修桥,”周赫煊突然睁开眼睛,死盯着宋子文说,“但南京政府必须保证,我投资的每一分钱,都必须用在修桥上面!谁要是敢贪污,老子就终止后续资金,让这座桥直接烂尾!对了,我要安排一个人做财务监督!”

    朱湘那位愤青老兄,已经把《非攻》杂志的同事得罪得差不多了,非常适合做武汉长江大桥的工程财务监督。朱湘虽然不懂财务知识,但可以给他聘请一个专业团队。

    宋子文目瞪口呆,他没想到周赫煊居然答应了,惊问道:“你有那么多钱吗?”

    “这点钱,我还是拿得出来的。”周赫煊轻松一笑。

    不说磺胺和套套生意赚的钱,只是那场美国大股灾,周赫煊就足足赚了700万美元,躺在银行里都快发霉了。而现在的银元兑美元的汇率是1:2.37,1000万大洋也就420万美元而已。

    等中国发行法币后,银元的国际汇率还要暴跌。周赫煊顶多投资350万美元,就能完成武汉长江大桥的建设。

    宋子文惊叹道:“还是你厉害,1000万元都不当回事儿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没多说啥,只希望自己建的长江大桥,别在战争当中被摧毁就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