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656【我的祖国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“呜~~~”

    江轮的汽笛声飘荡在水面上,周赫煊靠着栏杆抽烟,说道:“六帅,你说自己见过希特勒,他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张学良回忆说:“非常擅于演讲。我虽然听不懂德语,但他演讲时抑扬顿挫,配合着势和表情,让人不由自主的感觉热血沸腾。他个子不是很高,不过气势却很足,而且彬彬有礼,不像欧洲媒体说的那样神经质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对希特勒印象很不错,难怪会认为法西斯主义是好东西。”周赫煊笑道。

    张学良道:“不管如何,德国确实帮中国做了很多事,希特勒是中国人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吧。”周赫煊吐了个烟圈出来。

    30年代中前期,中国和德国的外交关系非常好,老蒋隔三差五就要派人到德国考察学习,甚至德国“国防军之父”冯·西克特还亲自访华。德国不仅帮助中国培养军官、训练部队,帮助中国引进步枪生产线,还帮助中国组建防空体系。

    德国“国防军之父”西克特被老蒋聘为军事顾问,西克特专门为中国写了一篇《陆军改革建议书》,如此说道:“中国急需的不是人数庞大的陆军,而是全力建设一支训练精良、装备齐全的精质部队,应先建立一支模范队伍,再逐步推广到其他部队完成国军的改造。”

    这个建议被常凯申虚心采纳,并在1934年底进行“国军六十个师的整军计划”。到全面抗战爆发前夕,国军已完成35个调整师和24个整理师,另调整东北军10个师、广东军10个师、川康军26师及9个独立旅,可谓是中国近代第一次军政军令系统的大改造,极大的提高了中国军队的战斗和指挥水平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次大整军也彻底确立了常凯申的军事独裁地位,他趁把原本不听指挥的许多杂牌军和地方军掌握在中。

    就在去年,常凯申向德国购买了价值1500万银元的军火,明年还要买价值2300万马克的军火,后年再买价值8200万马克的军火,保障了抗战前期的军火需求。如此数量庞大的国际军售,是英法美等国无法提供的,因为害怕引起日本的抗议。

    而德国才不管什么日本抗议,德国的经济体系已经全面转向军工。在德国正式入侵其他国家之前,必须找一个大买主消耗剩余产能,而中国无疑是全世界最理想的军火客户。

    即便日本和德国签署了秘密协定,正式结成轴心国联盟,德国依旧在悄悄向中国卖武器。比如1938年,全面抗战已经打响一年,德国又暗中卖给中国步枪30万支、枪5万支、枪2万挺、战防炮500门、迫击炮800门、高射关炮300门、水雷若干……以及弹药数千万发。

    没有德国的帮助,中国在抗战前期就买不到足够军火,抗战必然打得更加艰难。没有中国的订单,德国就无法消耗里多余的武器,其政府财政必然捉襟见肘。

    这种默契的国际合作,是任何其他国家都无法代替的。

    各取所需而已。

    顺便一提,德国卖给中国的这些军火,基本上都由粤汉线进行运输,所以说粤汉线是中国抗战初期的交通命脉。等到日本占领广东,中德两国的军售就停止了,因为买了都很难再运进来。

    如果交通依旧便利的话,很可能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:即德国和日本互为盟友,但德国却一直悄悄给中国卖武器,而且是卖到天荒地老那种。

    同样的,美国表面上谴责日本,却数年如一日,疯狂卖给日本无数战略物资打中国。

    国际外交就是这么扯淡,一切以本国利益为准。

    滚滚江面上,来往着数不清的船只。有小渔船、有古旧帆船、有新式轮船……好像在开古今中外船只博览会。

    周赫煊突然笑道:“六帅,我想起了一首歌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歌?”张学良问。

    周赫煊望着江水和船只,轻唱道:“一条大河波浪宽,风吹稻花香两岸。我家就在岸上住,听惯了艄公的号子,看惯了船上的白帆。这是美丽的祖国,是我生长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一曲唱完,旁边的赵四小姐拍赞道:“周先生的歌声情真意切,不知道这首歌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《我的祖国》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张学良凝望江水喃喃自语:“朋友来了有好酒,豺狼来了有猎枪,豺狼来了有猎枪……唉,不知什么时候能够打回东北。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一天的。”周赫煊肯定道。

    赵四小姐挽着孟小冬的臂,窃窃私语地笑道:“孟小姐,你这位周先生唱歌很好听啊,你们平时在家没少切磋唱功吧。”

    孟小冬笑道:“他在家可很少唱歌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说悄悄话的时候,一艘小船靠过来。

    钱昌淦顺着舷梯爬上甲板,擦汗道:“周先生,以我这几天测量的数据来看,武汉长江大桥的建造难度很大啊,也不知道能否在两年内竣工。”

    “钱不是问题,不要为了省钱而耽误工期。”周赫煊道。

    张学良好奇地问:“明诚,你那么着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周赫煊担忧道:“两年时间,足够日本打倒河南、安徽了。再继续拖下去,这座桥修来毫无用处,就算修好了我都要亲炸掉!”

    张学良默然,钱昌淦则是无比震惊,他没想到周赫煊预估的战争时间如此紧迫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周先生,我会全力以赴,”钱昌淦说完又苦笑道,“不过未来两三个月都无法开工,我们只能做一些前期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周赫煊问。

    钱昌淦解释说:“武汉的汛期就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瞬间头疼无比,因为他想起1935年的武汉大洪水,武汉三城足足被淹90多天。抗洪抢险都来不及,还修个屁的长江大桥啊。

    大家也没啥兴致再游览长江,周赫煊郁闷地返回洋园,只希望武汉长江大桥的工期别拖太长。

    张学良则收到一封电报,喜滋滋地说:“明诚,你要招飞行学员,不用再煞费苦心慢慢选了。南京那边即将举办防空展览会,届时中国航空协会也要参加,你可以去找他们帮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