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668【不是摹本,是祖本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(ps:《韩熙载夜宴图》此时被溥仪带去东北了,张大千是抗战胜利后购得的,前面章节叙述有误,已改正。)

    易培基被卷入旷日持久的“故宫盗宝案”中,现在已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。跟去年比起来,他好像一下子衰老了20岁,头上的白发明显增多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画?”易培基似乎对鉴赏古董已提不起兴趣。

    周赫煊回答说:“《韩熙载夜宴图》。”

    《韩熙载夜宴图》有好几个摹本,易培基并没有太当回事儿,他以为周赫煊拿来的只是其中一个摹本。两人配合着小心翼翼地打开卷轴,随着画卷内容展露得越来越多,易培基终于表情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“稍等一下!”易培基找来放大镜,整个人都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易培基首先做整体观察,然后细细研究历代收藏者的题跋、印章,接着又观察画作的各种细微之处。良久之后,易培基脸上写满了震惊神色,连连自语道:“原来是这样,原来是这样啊!”

    周赫煊问:“寅村兄,我这幅真是北宋摹本?”

    易培基摇摇头,苦笑道:“怕不是摹本,而是真正的祖本!”

    “祖本?”周赫煊惊讶无比。

    “溥仪从皇宫里带出的那副《韩熙载夜宴图》,我曾经有幸见过,当时就怀疑它不是祖本,而是南宋摹本,”易培基感慨道,“没想到祖本居然到了明诚里!”

    溥仪从皇宫偷运出来的《韩熙载夜宴图》,由于被清朝历代皇帝所收藏,因此民国时期一向认为是祖本真迹。只有少数亲眼品鉴过的专家,才怀疑是宋代摹本。有的认为是北宋摹本,有的认为是南宋摹本,但这些质疑都被当成哗众取宠,因为人们下意识的觉得,皇宫里的就应该是真正的祖本。

    周赫煊请教道:“有什么依据吗?”

    易培基认真解释说:“我为什么认为溥仪里的是南宋摹本?第一,从印章上看,最早的收藏印为南宋中期。而根据《宣和画谱》记载,宋徽宗收藏了五副顾闳中的作品,其中一幅就是《韩熙载夜宴图》。如果溥仪里的是祖本,那么肯定有宋徽宗的收藏印,但偏偏却没有;第二,溥仪里那副,从屏风上的山水画来看,其技法已经接近南宋马远等人的裁剪法,五代的画家恐怕达不到这样的水平,那幅画的技法太超前了;第三,溥仪里那副,艺术表达法偏于精丽,跟南宋的《女孝经图》比较类似,我猜测应该出自‘南宋院中人’之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周赫煊点点头。

    艺术跟科学一样,都是一代代积累的。《韩熙载夜宴图》是五代作品,而溥仪里那副的某些技法和风格却属于南宋,这是个非常大的漏洞。

    易培基继续说道:“明诚你里的这幅,收藏印符合文献记载,有宋徽宗的题诗和玺印。从技法上也找不出漏洞,风格非常接近南唐的其他画作,当属祖本真品无疑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是北宋摹本,而是真本呢?”周赫煊又问。

    易培基解释说:“因为有宋太祖赵光义的玺印!《韩熙载夜宴图》这幅画,是顾闳中奉南唐后主李煜之命而作。李煜跟赵光义属于同时代的人,如果赵光义的收藏印是真的,那么你这幅就应该是最原始的祖本。而且据我推测,这幅画应该是南唐灭亡的时候,随着李煜一起被宋室俘获的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哈哈大笑:“那我这次是赚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止赚到了,”易培基激动道,“这幅画见证了一段历史,它的历史研究意义,并不低于画作本身的艺术价值。唉,如果有南唐后主李煜的题跋,或者是宋太祖赵匡胤的题跋就更好了,可惜最早的收藏者是赵光义。另外,我们还可以研究北宋之后的收藏印,根据这些收藏者的信息,能够推测出一条比较完整的收藏脉络,每个收藏者背后都藏着一段历史。仅这幅画,就足够文物专家研究一辈子了!”

    周赫煊见易培基对这幅画爱不释,不由笑道:“既然寅村兄喜欢,那就暂时放在你这里吧,你可以慢慢研究考证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怕我把画给私吞了,”易培基苦涩的开着玩笑,“我现在可是中国最卑鄙的文物盗窃犯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大笑:“哈哈,这种事,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明白,寅村兄就别自嘲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这世界上的人,大多数都没长眼,或者闭着眼不想睁开。”易培基感慨道。

    周赫煊问:“需不需要我帮忙?”

    “不用,清者自清,”易培基说,“我已经连累了石曾先生,不想再连累你了。”

    易培基卷入“故宫盗宝案”以后,李石曾也曾站出来帮忙说话,结果不仅被逼得辞职出国,连李石曾自己也成了盗卖国宝的嫌疑人。

    易培基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,是李石曾的门生弟子;李宗侗担任故宫博物院秘书长,是李石曾的侄子;而李宗侗又是易培基的女婿。这相当于他们一家人掌握了故宫,眼红者太多!

    就连顾颉刚这样的大学者,都空口白牙地说:“提取宫中古物以出,装运至巴黎售卖,以彼在巴黎设有文物肆也。”翻译成白话文就是:李石曾把故宫文物偷运去巴黎贩卖,还在巴黎开设有文物店铺。

    当易培基被公诉偷卖故宫国宝后,整个北方教育界、学术界都在落井下石,还有人故意把李石曾扯进来。

    这只能怪李石曾当初搞教育改革得罪了太多人,包括周赫煊在内都很不喜欢李石曾的做法,两个字:瞎搞!

    而且李石曾做事的时候,要么不做,要么做绝。这种人放在古代为官,必然是那种玩党争的积极分子,排除异己不择段,偏偏心里还认为自己是绝对正确、毫无私心的。

    现在李石曾被人陷害,那真是纯属报应,易培基很大程度是被李石曾连累的。许多人明知易培基做官清白,但就是不愿站出来帮忙说话,没有趁落井下石已经够难得了。

    易培基和女婿李宗侗掌管故宫好几年,只被查出600块钱的账目问题,搞得张继想陷害他们都拿不到把柄。

    就在去年底,张继操纵地方检察院,对易培基、李宗侗提起公诉,说他们盗取珍珠1319颗,盗取宝石526颗,以假换真珍珠9606颗,以假换真宝石3251颗。

    这个公诉其实屁证据没有,到现在还处于调查阶段。但一经报道,易培基立即成为无耻盗宝贼,那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。

    又讨论了一会儿《韩熙载夜宴图》,周赫煊起身道:“寅村兄,什么时候需要帮忙就说一声,今天我就先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“明诚慢走,”易培基把周赫煊送出门,说道,“我相信事实自有公论,我没做过,就是没做过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随你吧。”周赫煊笑着抱拳离开。

    易培基似乎完全忘了自己的冤屈,回到书房就开始研究《韩熙载夜宴图》,三天之后便写出第一篇相关论文,立即引起金石古玩界的轰动。

    于是周赫煊就郁闷了,天天都有人上门拜访,想要借传世名画一观,逼得他连夜坐火车返回天津。

    只不过易培基的鉴定结果,让周赫煊很是高兴了一阵子。《韩熙载夜宴图》乃是中国十大传世名画,只一副宋朝摹本就被列为国宝,现在他居然得到了真本。

    如果放到21世纪,这玩意儿拿出来拍卖……嗯,无法估价,最好的选择是捐给故宫当镇馆之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