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669【成舍我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霞飞路别墅。

    阮玲玉依依不舍地把周赫煊送到车库,叮嘱道:“一路小心!”

    “你也保重。”周赫煊拍拍她的肩。

    周璇跟在旁边一直没说话,直到周赫煊上车了,她才问道:“哥哥,你什么时候回上海看我和阮姐姐啊?”

    “很快的,记得用心补课。”周赫煊笑了笑。

    周璇点头道:“嗯,我会的。家庭老师说,我的国文底子很好,已经可以直接读中学了。等哥哥下次来上海,我肯定把数学也补上来,到时候我就是中学生,肯定不给哥哥丢脸!”

    “真乖,”周赫煊坐在车上挥说,“好了,我走了!”

    “周大哥,再见!”

    “哥哥,再见!”

    阮玲玉和周璇挥喊道,不约而同的跟着车走,直到汽车驶出别墅才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这些天以来,周璇跟周赫煊已经混得很熟了,只可惜尊敬有加,却少了些亲人之间的随意,还需要继续培养感情。

    沙逊那帮英国商人和政客,希望周赫煊立即启程去伦敦。但周赫煊刚在欧美逛了一圈,已经半年多没回家了,这次怎么也要先回天津陪陪老婆孩子。

    轿车很快来到火车站,周赫煊身边只有保镖孙永振,孟小冬在半个月前就去苏联了。

    是的,去苏联,国际交流演出。

    历史上,1935年的京剧交流演出,苏联那边只邀请了梅兰芳。但由于周赫煊带来的影响,孟小冬也在美国闯出名气,于是苏联给梅兰芳和孟小冬都发了邀请。

    周赫煊一下车,立即就被人认出来。这也是他不让阮玲玉、周璇到火车站送行的原因,如果再加上那两位女明星,估计整个候车室都要轰动。

    大部分路人还是比较克制的,只有少数几个过来要签名,当然也有许多人朝周赫煊点头微笑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,你好,”一个戴眼镜的中年人过来,打招呼说,“鄙人成舍我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连忙握:“原来是成先生,你好,你好!成先生这是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南京。”成舍我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要顺一段路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成舍我笑道:“恭喜周先生收藏到一副传世名画!”

    周赫煊连连苦笑:“别提了,天天有人想看画,我是烦得不行。”

    易培基写得那篇论文很短,也有5000字左右,详细比较了周赫煊和溥仪里的《韩熙载夜宴图》的区别,最后得出周赫煊拿到的是真本的结论。

    这篇文章一发表,整个民国古玩圈的人都疯了,就连鲁迅都亲自上门求看画,远在北平的马衡专门拍电报询问情况。

    易培基吓得连忙把画还给周赫煊,他如今在上海租房子住,生怕有小偷入室盗窃,要是把画弄丢了,把易培基卖了都赔不起。

    “成先生在哪里高就啊?”周赫煊随口问。

    成舍我说:“暂时赋闲在家,无事可做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立即邀请道:“不如来《大公报》吧,我想要在重庆开分社,成先生你来做重庆分社的社长。”

    成舍我委婉拒绝道:“周先生亲自相邀,实在令我受宠若惊。不过我打算自己办一份报纸,连报纸的名字都想好了。这次我去南京,就是因为办报经费有些不够,想找朋友投资合伙。”

    成舍我在民国时期,也是响当当的知名报人,只可惜他的办报之路颇为坎坷。

    最开始,成舍我在北平开办《世界日报》,张恨水的《金粉世家》就是在这份报纸连载的。因为披露张作霖枪杀林白水的新闻,成舍我惹上杀身之祸,经朋友斡旋才逃过一劫。但成舍我在北平待不下去了,只能转让报纸股份,跑去南京创办《民生报》。

    就在去年,成舍我又因报道汪兆铭的属下贪污渎职,被汪兆铭弄进了监狱。还是经过朋友斡旋,成舍我答应永久将《民生报》停刊,汪兆铭才把他释放。

    说实话,民国那么多知名报人,周赫煊最认同的就是成舍我,因为他们都是自由主义者。

    成舍我的自由主义,并非无限度的自由,而是在合乎道德法律之下的自由,有利于国家、民族和人民的自由。

    如果把张季鸾、史量才、成舍我三位报人拿到一起做比较,张季鸾最为圆滑,喜欢“小骂大帮忙”,无论是国党还是共党都比较满意。史量才在30年代变得激进,跟左翼文人走得很近,总是高举着爱国旗帜,喜欢讨论参与政治问题,让常凯申生出必杀之心。

    而成舍我呢?

    他是最纯粹的报人,他的原则是尊重事实,只要是真的新闻他就敢报道。他的报社左、中、右各派都有,因此也哪边都批评,但这种批评都是围绕着真实新闻而进行的,所以哪边都不喜欢他。

    这人较真儿,认死理。

    而在报社经营方面,成舍我又是最科学的,引进了一整套西方管理方式,并且还结合中国情况进行改变。在经营管理上,成舍我比史量才、张季鸾都更高明,可惜他总是因为触怒当权者而倒霉。

    比如成舍我现在要创办《立报》,简直堪称办报的经典案例。

    他首先做市场调查,在上海最大的报纸零售市场——闸北火车站蹲守,发现两个字的报名最吃香,比如《申报》。而四个字报名的报纸,售卖者在叫卖时喊得很少。因为火车站往来匆匆,名字越短就越好喊、越好卖。

    于是成舍我给自己的新报纸取名《立报》,两个字。

    紧接着,成舍我又发现上海报纸市场已经被几份大报占领了,他根本就接不到广告。于是他又在《新闻报》登广告说,自己的《立报》日销不满十万份,就永远不接广告,从此专心打造新闻内容。足足亏损了半年,《立报》销量居然达到5万份,他越不接广告,商家就越是主动上门求打广告。

    成舍我感觉时已到,然后刊登声明,宣称《立报》日销已经破十万,瞬间扭亏为盈,只用了一年时间就成为上海排名前三的报纸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奇迹,上海是民国最繁华的城市,而报纸市场份额又早被瓜分了,成舍我居然用最短的时间硬生生杀出血路。

    如此人才,周赫煊很想招到自己麾下,他说:“成先生,我认为上海不是个办报纸的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说笑了,”成舍我乐道,“上海是全国最大的报业市场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说:“两三年之内,日寇必然入侵上海。到时候,成先生的一番心血,全都要化为乌有。”

    成舍我顿时默然,思索片刻后才说:“没那么快吧。”

    “了解日本情况的人都清楚,这是必然的,”周赫煊说,“这几年日本一直在储备战略资源,一直在制造枪炮弹药,如果不在两三年内侵略中国,那些成堆的武器全都要烂在仓库里。”

    成舍我愣了愣,居然就被周赫煊说服了,或许是因为周赫煊有足够威信吧。他问道:“周先生,你觉得在武汉办报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最好在重庆,”周赫煊说,“《大公报》的总部以后也要搬到重庆,所以我想聘请一个开路先锋,而成先生就是最合适的人选。如果你愿意加入《大公报》,不但可以担任重庆分社社长,我还可以给你一些股份。”

    成舍我摇头说:“《大公报》的报道,往往避实就虚、抓小放大,不符合我的办报原则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苦笑:“没办法,有些新闻不能刊登,否则报馆就要被查封了,比如成先生的《民生报》。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不用再劝。”成舍我还是不肯合作。

    周赫煊只好改变计划,说道:“不如这样,我出一些钱,跟成先生合作办一份新报纸,总部设在重庆。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成舍我说:“我认为武汉要好一些,重庆实在离中央政府太远了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离得远才好,可以放开脚。如果成先生的报纸办在重庆,第一,我可以介绍刘湘跟你认识;第二,《大公报》可以为你提供最新的新闻讯息。”

    “容我再想想。”成舍我有些心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