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687【七轮决选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一般情况下,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结果,会在10月的第一个星期四公布,最迟不得超过10月15号。

    但凡事都有例外,比如1935年的诺贝尔文学奖。

    历史上,由于霍尔斯陶穆强烈反对奥尼尔拿奖,这一年的评选结果直到10月底才公布——取消颁发,无人获奖。

    虽然尤金·奥尼尔在1935年没有获奖,却在1936年成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。因为瑞典文学院的一票否决权,每五年才能使用一次,即便霍尔斯陶穆再怎么看奥尼尔不顺眼,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。

    10月31日,星期四。

    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的第七轮决选投票,马上就要开始。

    原则上,决选投票最多只有四轮,罕有投到第五轮、第六轮的,更别提什么第七轮投票了。

    在座的十八位瑞典文学院院士,一个个都无精打采,旷日持久的投票表决已经把他们的热情消耗殆尽。

    瑞典文学院常务秘书、诺贝尔文学奖主席霍尔斯陶穆,正在做会前发言:“上周末发生了让人愤怒的事件,一位伟大的文学家、历史学者,在伦敦做和平演讲时遭遇刺杀。这是野蛮向文明发起的挑战,这是让人无法接受的政治丑闻……而这位被刺杀的先生,正好又是这一届诺贝尔文学家的最终候选人。我认为,非常有必要以诺贝尔文学奖的名义,对日本政府发出严厉谴责!同意的请举。”

    十八只齐刷刷举起来,文化人嘛,大都比较感性,他们愿意站出来表达自己的愤慨。

    “很好,”霍尔斯陶穆微笑道,“关于周赫煊和尤金·奥尼尔的情况,我就不再复述了。那么,现在开始第七轮投票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约翰·贝里曼喊道。

    霍尔斯陶穆问:“有什么问题吗?贝里曼先生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问题,”约翰·贝里曼说,“第一,周赫煊先生遇刺,现在生死不明,诺贝尔奖不能颁给已经去世者;第二,我们已经进行了六轮投票,如果这次还不能选出获奖人,是否要继续投下去?”

    霍尔斯陶穆回答道:“首先,我已经获得确切消息,周赫煊先生的术很成功,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。而且就算他死了,我也认为他有资格获奖,因为他是在决选投票期间被刺杀的。其次,这是最后一轮投票,不会再有下一轮了。我明明白白的告诉大家,如果选出的获奖者是尤金·奥尼尔,那我将行使自己的正当权力,取消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!大家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尤金·奥尼尔的支持者脸色极其难看,更加下定决心坚持自己的选择。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霍尔斯陶穆开始唱票:“尤金·奥尼尔1票,尤金·奥尼尔2票,周赫煊1票,周赫煊2票,周赫煊3票,尤金·奥尼尔3票,周赫煊4票……”

    人们略微紧张地看着霍尔斯陶穆,因为前面的三轮投票,结果都是尤金·奥尼尔和周赫煊9比9打平。现在如果再次打平的话,要么两人同时获奖,要么霍尔斯陶穆宣布取消颁奖。

    “尤金·奥尼尔8票!”

    “周赫煊9票!”

    “周赫煊10票!”

    霍尔斯陶穆得意微笑道:“我宣布,周赫煊先生获得10票,得票数过半,符合诺贝尔文学奖评选标准。先生们,结果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约翰·贝里曼蹭的就站起来,愤怒地扫视众人,质问道:“是谁放弃了自己的立场?是谁把那关键1票投给周赫煊?只要我们坚持下去,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就皆大欢喜了,奥尼尔和周赫煊可以同时获奖的!”

    “贝里曼先生,接受这个结果吧。”霍尔斯陶穆乐呵呵地说。

    约翰·贝里曼盯着众人看了半天,也没有找出谁是叛徒,他只能憋着一肚子火生闷气。

    上午投票结束,下午就公布结果,欧美各大通讯社的记者都得知了周赫煊荣获奖的消息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决选很有问题,甚至可以说是违规暗箱操作。早在第一轮投票表决时,尤金·奥尼尔就以压倒性的优势胜利,但偏偏瑞典文学院的常务秘书不承认这个结果。

    只能怪尤金·奥尼尔倒霉啰,这种事有理都说不清。

    恰巧,周赫煊又在投票期间遇刺,无疑激起了某些人的同情心,最终得到关键性的一票。若非如此,两人继续打平,多半就是谁都不能拿奖——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被霍尔斯陶穆作废。

    约翰·贝里曼虽然感到无比愤怒,但他也不会乱说,因为他签了保密协议。

    诺贝尔奖的所有评议和表决记录都是对外保密的,有效期为50年。也即是说,至少要等到1985年以后,人们才能知道这一届投票的内幕。

    11月1日,欧美各大报纸同时披露诺贝尔文学奖评选结果,获奖人:周赫煊(中国)。

    至于今年的诺贝尔医学奖,周赫煊跟他的小伙伴明显没份儿,获奖者是来自德国的汉斯·斯佩曼,授奖原因是“发现了胚胎发育中的组织者效应”。

    周赫煊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传出,都不需要沙逊家族再买通媒体,整个欧美的报纸杂志都一窝蜂报道。

    没办法,周赫煊被刺杀是热点,诺贝尔文学奖也是热点,这两大热点撞在一起,立即产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,吸引来全世界的目光。

    英国《泰晤士报》如此评价:“周赫煊无疑是当今最伟大的作家,他的《神女》气势恢宏又奇幻瑰丽,粗犷中带着细腻的笔法,勾勒出一个血腥、愚昧、冰冷、颠倒黑白,而又潜藏着无限生的中国。他让西方认识东方、了解东方,他是东西方的一座文化桥梁。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,实至名归!”

    法国《费加罗报》的评语则更加浪漫:“作家是世界的影子,用虚无轮廓映射真相。而周赫煊,则是那个投下影子的人,他在散发耀眼光芒。”

    美国《基督教科学箴言报》热情赞扬道:“每当巨人行走一步,都会在地面留下深深的脚印,我们只需要踏着他的足迹前行。在文学界,周赫煊就是这样的巨人,他的魔幻现实主义开创了一个时代,让无数后来者追寻其脚步。”

    美国《时代周刊》的记者正在赶往伦敦,如果不出意外,周赫煊将是这本杂志的某期封面人物。

    至于中国那边,已经闹翻天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