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689【推波助澜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在我们的印象中,民国时期的报纸,标题应该是严肃的、内容应该是文白夹杂的。

    其实绝非如此……

    比如何应钦当湖南高官时,清明节回乡扫墓,报纸标题是《何高官昨日去岳麓山扫他妈的墓》。

    比如赞扬丰子恺画技高超,不需画表情就能凸显人物情绪,报纸标题为《丰子恺画画不要脸》。

    又比如报道物价飞涨、工资不涨的标题:《公教人员不是东西——是东西也应当涨价!》、《物价容易把人抛,薄了烧饼,瘦了油条》。

    这次《新闻报》就取了个好玩的标题,叫做《诺贝尔炸不死周先生,周先生征服了诺贝尔》:

    “……据悉,刺客向周先生投掷的三枚炸弹,使用的是自制胶质炸药。这种炸药,威力巨大,恰好由诺贝尔发明。而在周先生遇刺的第五天,他征服了瑞典文学院,顺利斩获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……”

    “从周先生创作出《神女》至今,已是第三次提名诺贝尔文学奖。据某位欧洲学者透露,周先生这次拿奖过程波折,他最大的竞争对是欧尼尔。欧尼尔先生开创了美国民族戏剧,是美国戏剧界第一人,他的作品在欧洲也广受追捧。”

    “一般而言,诺贝尔奖决选投票最多四轮。周先生与欧尼尔棋逢对,将遇良才,竟让瑞典文学院的院士们难以抉择,连续三轮投票都不分伯仲。诺奖官方破例增加投票轮数,一直到第七轮投票时,周先生才终于取胜。”

    “周先生之获奖,证明中国也有伟大的文学,也有伟大的文学家。周先生之战胜欧尼尔,可说是中国文学打败了美国文学,让我四万万同胞在国际上扬眉吐气。放眼整个亚洲,荣获诺奖者,只有印度泰戈尔,以及中国周赫煊。泰氏获奖,令世界不可小觑印度;今周氏获奖,亦令世界不可小觑中国。”

    “《字林西报》主编哈维德先生,日前告知笔者,周先生已在欧洲被誉为‘伟人’、‘大文豪’,其所有作品都已卖缺货。只伦敦一地,就有12台印刷日夜不歇,专门赶印周先生的著作。”

    “包括伦敦大学、剑桥大学、牛津大学、巴黎大学、柏林大学在内的14所欧洲顶级学府,已向周先生发出学术交流邀请,并拟颁发荣誉文学博士学位。伦敦市长近日宣布,将授予周先生‘伦敦荣誉市民’称号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实,就在世界各大通讯社,公布周赫煊获得诺贝尔奖那天,中国也发生了一个大新闻。

    汪兆铭遇刺了!

    而且幕后黑的第一嫌疑人是老蒋。

    常凯申有非常大的作案动,比如他最近正在收劝,跟汪兆铭闹得很僵。又比如刺杀发生在高官合影的时候,本该到场的常凯申,当时恰好没有露面。

    其实老蒋这次是真的背了黑锅,杀的第一目标就是他,由于老蒋临时改变行程,才贼不走空顺给了汪兆铭一枪。

    但这种事说不清啊,人们已经认定是老蒋指使的。甚至在常凯申赶去刺杀现场的时候,汪兆铭的老婆紧紧揪住他,边哭边喊:“你不要汪先生干,汪先生可以不干,为什么派人下此毒啊!”

    老蒋当场脸色就黑了。

    11月2日,汪兆铭遇刺的第二天。

    南京,憩庐。

    军统第一处处长徐恩曾、第二处处长戴笠,此刻战战兢兢的等候在会客厅。

    常凯申披着件大衣出来,翘腿坐在沙发上,语气平淡地问:“说吧,有什么进展?”

    见到老蒋这副模样,徐恩曾和戴笠愈发心惊胆战,他们倒更希望老蒋破口大骂“娘希匹”。

    “还,还没有进展。”徐恩曾低着头,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戴笠的头也低着,嘴角偷偷露出一丝阴森冷笑,说道:“当天参加开幕式的两名记者李星和王立文有重大嫌疑,他们是中央党部的记者,此次采访任务是王思诚安排的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徐恩曾惊恐万分,因为王思诚是他的心腹干将。

    “委座,卑……卑职一定彻查到底,绝不姑息!”徐恩曾连忙表态,他知道自己这次被戴笠坑惨了。

    常凯申眯着眼:“既然第一处出了问题,你就先歇段时间吧,这次的调查不必参与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卑职遵命。”徐恩曾浑身无力地说,他感觉自己有可能不会被重用了,心里恨不得把戴笠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常凯申挥道。

    徐恩曾强打着精神,立正敬军礼道:“卑职告退!”

    等徐恩曾离开以后,常凯申吩咐戴笠:“限你三天破案,超过了期限,你也别来见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刚刚还暗自得意的戴笠,瞬间就傻眼了,苦涩道,“委座,卑职定当竭尽全力,不负重望!”

    将戴笠也打发走,常凯申焦头烂额的回到卧室,见宋美龄正躺在床头看报纸,他挤出笑容道:“达令,又在看什么有趣的新闻?”

    宋美龄说:“还能有什么新闻?除了汪兆铭遇刺,就是周赫煊获奖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获奖?

    常凯申突然灵光一闪,急步走出卧室,对侍从副官说:“给我打萧同兹的电话!”

    萧同兹是中央通讯社的社长,老蒋的耳目喉舌,以前跟周赫煊聊得很对胃口。电话接通以后,常凯申立即命令道:“汉杰,传令所有党媒报纸,明天的头头条全部刊登周赫煊获奖。给我不遗余力的使劲吹捧,一定要把汪兆铭遇刺的新闻给盖下去!”

    “明白,请委座放心。”萧同兹瞬间就领会了。

    一个新闻传得沸沸扬扬,最好的办法,就是用另一个大新闻来压制它,周赫煊获奖恰好就足够分量。

    跟萧同兹通话完毕,常凯申立即又命令国党中央宣传部,让宣传部立即行动起来,发起各种研究学习周赫煊的活动。反正不能让大家歇着,把注意力都转向周赫煊获奖上面,别再议论汪兆铭到底是谁杀的。

    于是乎,从11月3号开始,国党统治下的所有官方媒体,步调一致的对周赫煊大唱赞歌,举国上下全是周赫煊获奖的消息。

    《中央日报》如此吹捧道:“自明清以降,中国之伟大思想家,王阳明当论第一,周明诚可论第二。王阳明的思想,对近代日本影响深远;周明诚的思想,对当今世界影响重大。两位先生之著作,吾国民不可不读也。”

    听说,伟大领袖空一格蒋委员长中正先生,正在考虑给周赫煊颁发一个大勋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