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694【慈善家族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11月底,周赫煊已经可以下床走路了,但腹部的伤口依旧需要慢慢愈合。

    几个女人相处得还算“融洽”,张乐怡没有为难阮玲玉和周璇,但也没有允许她们住进郊区那套乡村别墅。阮玲玉和周璇明显被区别对待了,张乐怡给她们找了一家饭店,长期订下一套顶级豪华客房。

    张乐怡这事儿做得十分漂亮,既没有让周赫煊难堪,也保留了阮玲玉和周璇的面子,而且还显示了作为女主人的权威。

    11月26日,周赫煊收到李寿民发来的电报——郑证因、施剑翘夫妇成功刺杀孙传芳,现已被移动到天津地方法院检察处侦讯。

    历史上,孙传芳是施剑翘单独刺杀的,引起全国轰动。社会各界赞其为“女中豪杰”,强烈要求政府特赦,随后冯玉祥、李烈钧、于右任、张继、宋哲元出面救援。结果是,施剑翘一审被判十年,二审被判七年,入狱11个月后被****林森亲自赦免。

    至于郑证因,这位武侠小说家的人生完全因周赫煊而改变。本来应该终生未娶、只与枪棒作伴的他,居然跟施剑翘结为夫妇,而且这次还参与了刺杀孙传芳的行动。

    半年前,夫妻俩打听到孙传芳寓居天津的消息,他们就已经在秘密准备了。首先,是施剑翘通过做术放小脚,以便让自己的行动更加灵敏。与此同时,郑证因剃度出家做和尚,托关系跟随某位法师修行。

    9月17日那天,是施剑翘的父亲被孙传芳杀死的十周年纪念日,夫妻俩在观音寺举行了纪念法会,随后购枪准备实施刺杀计划。

    一直到11月13日,他们终于等来会。

    当天,“一心向佛”的孙传芳,来到居士林听经学佛。施剑翘以女居士的身份到场,当众人闭目诵经的时候,施剑翘和郑证因同时行动,直接对准孙传芳的脑袋、胸口和背心开了12枪,上半身都成筛子了。

    刺杀成功后,郑证因和施剑翘将提前准备好的《告国人书》抛向人群,大声宣布自己的姓名和行刺目的,并拨通警察局的电话等着被抓。

    当天下午,《新天津报》就出了号外。次日,天津、北平、上海等城市各报都以头头条报道,全国为之轰动。

    被杀的可是孙传芳啊,当年与张作霖、吴佩孚齐名的北洋三大军阀,号令浙、闽、苏、皖、赣五省的“东南王”,居然命丧于仇家的女儿、女婿之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有媒体,把郑证因、施剑翘合称为“神雕侠侣”了……

    周赫煊接到李寿民发来的求救电报,简直哭笑不得,随即给常凯申、张学良写信,希望两人能够顺帮一下忙。

    这事儿肯定能够解决,孙传芳的仇家本来就多,他被弄死简直大快人心。就算周赫煊不出,冯玉祥等人也会主动站出来帮忙,顶多也就被关押一年而已。

    咱们把视角拉回英国。

    12月1日,《泰坦尼克号》在伦敦首映,立即引发观影狂潮。男女主角克拉克·盖博和费雯丽,成为这阵子最当红的电影明星,他们两个出门都能引起交通堵塞了。

    伦敦大剧院里,电影刚刚放映结束,一个中年人掏出帕默默擦拭眼泪,另一个50多岁的老男人怅惘叹息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叫做文森特·阿斯特,他的父亲阿斯特四世曾经是美国首富,拥有纽约城区超过半数的房产。就在阿斯特四世最辉煌的时刻,他登上了一条名为“泰坦尼克”的豪华游轮,从此美国首富的宝座换了主人。

    老男人叫做威廉·华尔道夫·阿斯特,他是阿斯特四世的亲弟弟,阿斯特家族英国分支的创立者。几十年后,他的曾孙女萨曼莎,嫁给了英国首相卡梅伦。

    “文森特,走吧!”威廉·阿斯特拍拍侄子的肩膀。

    文森特·阿斯特突然说:“叔叔,我想寻找当年的遇难者后代。如果有谁生活困难,应该帮他们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的主意,算上我一份。”威廉·阿斯特说。

    阿斯特家族曾是美国最大的房地产商,但他们更加出名的是做慈善。这个家族有两句祖训,一句是:“除非为了增加其他地产的价值,否则不要卖掉你中的地产”,另一句是:“金钱就像肥料,不用来布施就是废物”。

    这个家族的慈善是真慈善,而非为了合理避税的假慈善。

    当年的美国首富阿斯特四世,也是一位真正的绅士,他把自己的妻子、侍女和护士都送上了救生艇,自己却随同泰坦尼克号一起沉入大海。

    不管是现任家主文森特·阿斯特,还是英国分支的家主威廉·阿斯特,他们都继承了阿斯特家族的慈善传统,一样的乐善好施。

    只可惜,这两人的赚钱能力很差,阿斯特家族正在快速走向衰落。

    刚刚继承家产时,文森特·阿斯特还是美国首富,20多年过去,他连美国富豪榜前十都排不进去。

    看完电影的当天晚上,阿斯特叔侄俩就派人寻找当年的遇难者后代,两人合力拿出100万美元来给予救济。

    第二天,他们又来到医院拜访周赫煊,想见见《泰坦尼克号》的原作者。

    文森特微笑握道:“你好,周先生,我叫文森特·阿斯特,这是我的叔叔威廉·阿斯特。”

    “很高兴认识两位。”周赫煊说。

    周赫煊对他们并不了解,倒是对文森特的老婆比较熟悉——未来鼎鼎大名的美国慈善女王,一个不懂赚钱、只会捐钱和花钱的娘儿们,生生把阿斯特家族的庞大产业给败完了。

    顺便一提,那位慈善女王童年时期生活在北平,会说中国话,喜欢中国文化,还收藏了不少中国古董家具。只不过嘛,这女人如今正在跟第二任丈夫过日子,还没有嫁给文森特·阿斯特。

    为啥周赫煊知道得这么清楚?

    因为他在穿越前,曾经参观过慈善女王的生前收藏展,还看过慈善女王年轻时候的照片。恩,大美女一个,明星脸蛋、超模身材,好奇之下专门打听了慈善女王的生平经历。

    表达了一番对周赫煊的敬意,文森特·阿斯特问道:“周先生,你当初怎么想到写《泰坦尼克号》这部小说?”

    周赫煊早就习惯了编故事:“我在法国流浪的时候,曾经遇到一位老婆婆,听她讲述了许多关于泰坦尼克号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文森特对此很感兴趣,“20多年前,我的父亲也在船上,可惜他遇难了。如果有会的话,我想见见那位老夫人,听她讲当年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当年被阿斯特四世送上救生艇的,是文森特的继母,母子俩关系很不好,还一度打过财产继承官司。他没法从继母那里听故事,也不想知道关于泰坦尼克号的消息,但最近被电影一刺激,突然就生出怀念情绪。

    周赫煊遗憾地说:“抱歉,那位老婆婆已经过世了,她也没有留下子女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是可惜。”文森特略表遗憾。

    威廉·阿斯特也开始加入聊天,讲了许多跟泰坦尼克号有关的话题,最后三人渐渐聊到了慈善。

    文森特说出了他才慈善理念:“慈善并不是给穷人发放食物和钞票,那太低级了,容易养出一堆寄生虫。慈善应该是公益性质的,比如捐建平民医院、图书馆、学校,也可以是帮助穷人自食其力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太好了,”周赫煊好不容易遇到个有钱的慈善家,立即开始下套子,“两位去过中国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对中国并不了解。”文森特和威廉叔侄俩同时摇头。

    周赫煊开始讲述中国人民的悲惨,还聊到自己创办的希望小学,足足说了十多分钟:“现在最需要帮助的不是美国人,而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中国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很糟糕,有会的话,我想去中国看看,顺便帮帮那里的苦难者。”文森特说。

    威廉·阿斯特则摇头苦笑:“恐怕我没那个能力,在伦敦最慈善已经是我的极限了。”

    威廉·阿斯特不仅喜欢做慈善,他更喜欢享受,这家伙过的是纸迷金醉的贵族生活。当世界经济危来临后,他为了自己的奢侈享受,已经变卖了许多产业。

    说白了,威廉·阿斯特就是个顶级啃老族,靠挥霍祖产过日子,还花钱买了个英国世袭子爵的封号。他做慈善也不完全是听从祖训,慈善避税是主要目的,方便他的两个议员儿子继承财产。

    文森特则要单纯得多,他是真的在做慈善,听到周赫煊对中国的描述,他已经有了去中国实地考察的打算。

    周赫煊邀请道:“阿斯特先生,不如跟我一起去中国吧。我们可以合作设立慈善基金,也不止是帮助中国人,还可以帮助全世界的穷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认真考虑的。”文森特点头说。

    威廉·阿斯特突然问:“周先生,你什么时候去瑞典领奖?”

    “下周。”周赫煊道。

    “等你从瑞典回来,我可以为你举办一场庆祝舞会。”威廉笑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周赫煊立即就接受了,他还想忽悠阿斯特家族给中国捐款呢。

    威廉·阿斯特也很高兴,他喜欢举办舞会,喜欢邀请贵族名流,给周赫煊举办庆祝舞会是个涨面子的好会。还有,他的大儿子是英国上议院的议员,如今正在谋求更高的世袭爵位,而周赫煊貌似跟艾伯特王子关系很好,到时候可以借把王子也请来。

    这就是老家伙的打算,相比起来,他的侄子文森特就要可爱得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