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历史穿越 > 民国之文豪崛起 > 702【元首的赞赏】
    ,。

    庆祝舞会即将开始的时候,艾伯特王子终于露面了。

    跟他同来的,还有个帅气青年。艾伯特王子满脸微笑地介绍道:“女士们,先……先生们,站在我身边这……这位,是希特勒先生的好友,是德……德国最富有才华的青年建筑师。贝……贝托尔德·赫尔曼·施佩尔先生!”

    希特勒的好友?

    周赫煊感到无比惊讶,瞬间想起这家伙的身份。

    贝托尔德·施佩尔,希特勒的好友兼御用建筑师,二战期间担任德国的军备与战时生产部长。

    许多史学家认为,施佩尔对于战时德国而言,在某种程度上比希特勒、希莱姆、戈林、戈贝尔以及那些将军元帅们更加重要,因为事实上是施佩尔在操作这台巨大的战争器。

    在纳粹的核心领导层中,施佩尔是年龄最小的一个,甚至他比周赫煊都要小7岁。他只是个民用建筑师,却因为获得了希特勒的友谊,迅速在德国政坛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这是个非常奇怪而且矛盾的人,他没有任何工厂管理经验,在担任德国军备部长后,却通过一系列改革措施,极大提高了德国军工厂的生产力,为希特勒的扩张计划提供了重要的物质保障。而当希特勒穷兵黩武陷入疯狂时,施佩尔又试图暗杀希特勒,并在战争末期阻止了希特勒摧毁德国基础设施的命令。可当希特勒穷途末路时,他又不顾生命危险,飞到即将陷落的柏林探望希特勒,鼓励希特勒不要放弃,要坚持到底。

    就连专门研究二战的历史学家都搞不清楚,施佩尔到底是个无辜的好纳粹,还是希特勒魔王的最大帮凶?

    此刻,最让周赫煊感到惊讶的是,参加舞会的英国政客、贵族和学者,居然一个个热情地与施佩尔握。他们毫不掩饰地对纳粹德国以及希特勒,表达出尊敬和崇拜,而在前一刻,他们还高呼着世界和平的口号。

    就连萧伯纳和汤因比,都对施佩尔的到来无比热情,大肆赞扬着希特勒上台后的一系列政策。

    周赫煊突然有些看不懂了,此时的英国到底有多么病态?

    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未来爱德华失去国王之位,绝对不是因为他支持纳粹,因为整个英国统治阶级都是支持纳粹的。

    萧伯纳甚至公开表达了这样的言论:“有些人是活在世界上的无用动物……我呼吁化学家去发明一种人道气体,这种气体将迅速的、无痛苦的杀人。这样死亡将变得人道而非残忍。”

    是不是很纳粹?完全契合了希特勒对犹太人的做法。

    很难想象,萧伯纳居然是一个反战分子,曾主动站出来谴责日本进攻中国。

    在艾伯特王子的陪同下,施佩尔走到周赫煊面前,尊敬地说:“周先生你好,我代表元首向您致敬!”

    周赫煊开玩笑道:“那我是不是该举起右臂,回一句:嗨,希特勒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周先生真是幽默,”施佩尔大笑,“如果有时间的话,周先生可以去德国走一趟,元首阁下很乐意接见你。毫无疑问,你是他第二喜欢的作家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有点受宠若惊,问道:“那希特勒先生第一喜欢的作家是谁?”

    “卡尔·麦,一位德国探险小说家,”施佩尔说,“在元首的柏林书房里,收藏了一万多本书。其中有两部作品,长期放在他的书桌上,以方便随时翻阅。一部是卡尔·麦的《荒漠追踪》,另一部就是周先生的《大国崛起》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容古怪道:“那真是我的……荣幸。”

    “元首是这样评价两部作品的,”施佩尔模仿着希特勒的语气:“我读《荒漠追踪》,完全被惊呆了,立刻沉浸在卡尔·麦的小说世界里。他又说,我最喜欢的历史著作是《大国崛起》,它让我热血沸腾,激励我为德意志而奋斗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周赫煊彻底无语了,原来《大国崛起》还是励志文学。

    希特勒是个爱好读书和藏书的人,他读的书五花八门,包括名著小说、军事著作、建筑设计、现代艺术、营养学、占星学等等。他一边读书一边做批注,还经常对打扰他读书的情妇爱娃怒吼:“滚出去!给我保持绝对的安静!”

    希特勒喜欢《荒漠追踪》的原因很简单,因为这本书展现了一个未知的辽阔世界,而希特勒热衷于征服这种未知。他喜欢《大国崛起》同样如此,书中列强的崛起和衰落,让希特勒产生各种想象,他想把德国打造成最强大的帝国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元首阁下难道不清楚,我是反纳粹的吗?”周赫煊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“他当然知道,”施佩尔用狂热的语气说,“周先生在《大国崛起·德国篇》中,预言了德意志第三帝国的出现,元首阁下对此非常喜欢。但他不赞同书中德国必然战败的解决,他认为胜利最终属于德意志。元首是伟大的,他有着打破一些困难的雄心壮志,德意志在他的带领下,将走向更加辉煌的未来!元首还说,他很想跟你谈谈,让你修改《德国篇》的最后一部分。如果你不改的话,他会用事实来证明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周赫煊笑道:“我突然有点兴趣见见希特勒先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最好,”施佩尔说,“如果周先生愿意去柏林,元首将会授予你一枚帝国总理勋章,这是他对我亲口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是越来越有趣儿了。”周赫煊大笑。

    舞会总是那么无聊,周赫煊有伤在身,还不能跳舞,只能坐在沙发上喝饮料。身边陪他聊天的人换来换去,走一波又来一波,话题无非跟文学有关。

    甚至有那么几个贵族,在周赫煊面前高谈阔论莎士比亚戏剧,无非是想展现自己的文学底蕴和艺术品位。

    艾伯特王子喝下几杯红酒后,就勾肩搭背地跟周赫煊扯淡。刚开始还谈文学艺术,渐渐就扯到老国王的病情,还说自己的哥哥不省心,被一个已婚妇女迷得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萧伯纳那边也聚着一堆人,跟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畅谈戏剧艺术,不时用幽默的谈吐逗得众人开怀大笑。

    汤因比跳完两支舞,跑过来对周赫煊说,他要前往德国获授勋章,并希望周赫煊陪他一起去,因为《历史研究》是他们两个合著的作品。

    “我会去看看的,那位元首很有趣。”周赫煊喝着红酒道。